大阪的用水智慧-1 现代新治水:防止污染

打印

   大阪在1970年成为亚洲第一个举办世博的城市,接着在1990年还举办了“花卉世界博览会”。上海世博期间,大阪案例馆设在城市最佳实践区内。

   大阪案例馆的主题为“环境先进城市 水都大阪的挑战”,展示面积为646平米。 该馆模仿中国人尽皆知的《清明上河图》的布局空间进行的设计,展示水都大阪对环境采取的措施以及大阪的魅力。

   大阪馆中展示丰臣秀吉时期繁荣景象的大阪屏风画、天正长大判以及一对大阪城天守阁的鯱(一种海兽)等珍贵史料的复制品,以及用实物和影像介绍大阪在水和能源领域的先进环境技术。

走进大阪案例馆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阪之春:影像再现了大阪市民育樱、赏樱的情景,街边的樱花如同彩云如白霞,落英一片的樱花雨等。除了春季的樱花外,还穿插了夏日的天神节、秋天的银杏及冬天大阪闹市中之岛的彩灯等。

   走过樱花大道后是表现水都大阪的过去与现在的展示部分。在这里可以看到大阪治水及成为环境先进城市的过程,特别是卫星照片显示了大阪与上海在地球上的准确位置,一衣带水的近距离让两城市能够不断加深友好与理解。

   展馆的 “关西城市魅力信息”展示角,通过“观赏”“品尝”“游览”,用影像的形式介绍了关西各个府县市的魅力。

现代新治水:防止污染

   飞机机身底下不再是大阪湾蔚蓝的海面后,很快就掠过数不清的低矮楼房上空,没有几分钟便摆出了下降的姿势。大阪展现在了眼前。

   从机场到大阪市区,需要过一条不太宽的河,日本人称之为“淀川”。日本虽然也有不少被命名为“河”的地方,但大多数河名都被冠上了“川”,和我们见过的“河”相比,的确这些川都不是很宽,但水流湍急,即便是到了入海口,淀川也还是急着性子要往海里涌,一点不像我们看习惯了的黄浦江,或者是黄河入海口那样平静。

   如果是春天来大阪,顺着淀川逆流而上,便会看到数不清的人在樱花树下载歌载舞。白日是一些老年人等在树下饮酒,到了晚上,下班的职员们参加进来,在各种灯光映照下,同样在树下饮酒放歌。畅饮归畅饮,很少见有人去观望一下那盛开的樱花。到了樱花该要凋谢的时候,淀川河面便像是被铺上薄薄的一层淡粉的轻纱,花瓣伏在水面上,最后消失在西去的河流中。

   淀川从大阪的东北部斜穿过市区,消失在了大阪湾中。这里不仅是大阪人赏花的好去处,也是大阪用水的主要供应地。淀川及其支流构成的水系,加上大阪东北部琵琶湖慷慨无限供应的湖水,让大阪有了“水都”之称。古代靠治水来保障农业收成、大阪居民的生活,近代随着日本工业化及城市化的推进,大量废水、生活污水进入到了淀川、琵琶湖中,治水因此也有了新的意义。

   城市的智慧,很多就反映在了这治水上。

    在大阪的市中心也能充分感受到河川与这座城市的关系有多么的紧密。

   如果你和一个新来咋到中国的大阪人说在北京的哪座桥附近集合,那么他们多半相信桥下会有一条河流过,而不会是在北京学院桥、中关村桥看到的只有车流流过的现象。一方面是日本人称立交桥为“立体交通路”,“桥”的下面肯定会有河流。而大阪市里的淀川及其支流上,有桥的地方,桥下自然会有水。

   随着东京地位的不断提升,大阪相对滞后了一些,但从整个大阪周边地区的经济规模看,这里大致为日本国民经济1/10;大阪府的人口为882万,为日本总人口的7%左右,大阪面积只有日本国土面积的0.5%,所以可以说是日本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

    多少年来,淀川就是大阪生活用水、工业用水的来源,同时也是生活污水、工业废水排放的唯一渠道。在工业发展特别快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淀川就特别像几年前的上海黄浦江,或者是南京秦淮河。

   “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天天穿西装上下班了,生活明显地好了起来,但是我们身边的淀川却不再清澈,鱼已经很少。”早已经退休在家的富冈先生回忆着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观察河面,淀川的流速要比中国的黄浦江、秦淮河快很多。换句话说,大量的水流过去,新水补充过来,按说不会有太多的污染的,但在工业迅速发达的时候,不仅淀川的水质很差,就是几十公里上游,淀川的水源琵琶湖,也成了日本污染非常严重的湖泊之一。

   治水在这里有了新的含义。古代是要防范水灾,现代更需要淀川水质不被污染,保证能让市民喝上水,工厂能有水用上。大阪周边到现在也还有众多的水田,农业用水同样非常重要。历史上治水目的无非是市民饮用、农业灌溉、防灾等,到了现代更加入了防止污染,处理污染等新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