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鸠山时代日本观察

打印

            陈言(发自日本东京)

   菅直人在6月8日晚上和其他16名新老大臣毕恭毕敬地一一走到天皇面前,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接下大臣认证国书。包括总理大臣在内的17名政治家,组成了新的菅直人内阁。

   这天东京一早就开始下起了小雨,最高气温在25度左右,比往年要冷不少。菅直人及其他男性大臣一概是深色燕尾服,竖条西裤,系一条浅色领带。在天皇颁发认证书的仪式上,日本政治家很少系红色或者是其他深色领带。白色领带通常在婚礼上才使用,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尽可能选择灰颜色的,喜庆而不张扬。

   自从6月2日宣布辞职后,鸠山由纪夫就清闲了起来。按说在留守期间,特别是退出首相公邸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记者招待会的,但鸠山并没有这个意思,差不多是唯一的一个身体很好,但没有举办退职会见的首相。这也更多的让人们觉得鸠山比其他自民党世袭政治家更完美地演示了二世、三世日本政治家的特点:说不干就不干,并不去解释什么。至于菅直人内阁今后会怎样,他更不愿意在媒体面前多说什么了。

   东京银座街头的大屏幕电视很快就开始播放认证式以后菅直人等大臣们接受媒体拍照的情况。大臣们每个人都喜气洋洋,对今后的政治活动似乎信心十足。8个月以前鸠山由纪夫的内阁成立时,街头放映过类似的照片,那时比现在要热闹很多。毕竟是民主党54年来第一次通过选举将自民党赶下政治舞台。街上很多人驻足观看电视上的报道。但现在则少了很多,就像福田康夫首相接替安倍晋三,或者是麻生太郎首相接替福田时那样,一年,或者是不到一年就更换首相,让日本国民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民主党需要在3个月后重新选举党首,一旦换党首的话,现在在大臣中身处中心位置,笑得非常灿烂的菅直人,就有可能和鸠山一样默默地退出政治舞台的中心。

   在日本,首相走马灯般地一年一变,在这几年已经属于正常,如果出了一个能三、四年一直任首相的人,反而不正常了。维持一个比较长期的内阁,这是菅直人最先要考虑的问题,但他似乎还不能保证自己真的能干两年或者更长时间。日本政局依旧充满了变数。

鸠山的“破”与“立”

    “鸠山由纪夫首相最大的功绩在于推翻了自民党1955年以来的一党专政。历史也会重重地为他留下一笔。”原《朝日新闻》记者、退休后从事独立撰稿工作的田上干夫对笔者说。

   记者对政权的观察是非常具体的。2009年8月,田上去日本各地采访选举时,已经明显感受到了民意转向了民主党。对于民主党获得众议院的多数席位确信不疑。“选举前,日本社会非常的沉闷,民意希望直接造成这种沉闷的自民党下台,让日本走向一个新的时代。”田上说。

   政治家的选举演讲是需要动员听众来会场的。民主党候选人中,初出茅庐的人占了大多数,而且大多不是演讲的高手,组织也很不严密。但是“你能看到很多人不约而同地来到会场,人数不见得多,气氛却十分的热烈。有组织地来到自民党候选人会场上的人,人数不少却很难听到发自内心的掌声。”田上回忆说。

    自民党党首小泉纯一郎在任期届满后,随即于2005年让出党首席位。自民党是执政党,让出党首席位就等于让出了首相职位,政权从小泉转让到了年轻的安倍晋三那里。原指望用安倍年富力强,带领日本走出十余年来的经济发展停滞状态,但是引入市场自由竞争机制后,过度竞争让日本社会很不适应。虽然有党务工作的经验,但并没有当过具体行政机关大臣的安倍,很快就感到了自己的局限性。一年之后,便草草将政权转让给了福田康夫。

   福田康夫同样不能扭转小泉时代的自由竞争体制。在该调整小泉路线的时候,在相关政策的调整方面,显得犹豫不决。加上福田本人同样缺少出任过大臣的行政经验。于是与安倍一样,一年前后就放弃了首相席位。

    接下福田转让过来的首相席位的是麻生太郎。自民党选择麻生接替福田,多少吸取了前两位首相只懂党务,缺少行政经验的教训,让在经济、外交方面比较有能力的麻生出任党首、首相,有了在首相任期届满时,通过全民选举,维持自民党执政党地位的可能。

   但是,在对待美国引发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一事上,麻生首相明显判断失误,以为自己能对付金融危机,实际上却是一直在延误处理时机。

    “日本民众希望出现一个革新政权,把这个希望全部寄托在了民主党身上,让民主党在2009年的大选中获得了绝对胜利。”田上说。鸠山率领的民主党击败了自民党。但是,“选民并没有看到,鸠山本人与安倍、福田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是世袭政治家,同样是从参加自民党开始自己的政治活动,更重要的是同样没有行政经验。”通过对鸠山政权8个月来的观察,田上看到民众已经感觉到了鸠山政权的局限性。鸠山有打倒自民党的巨大功绩,但在建立新的体制上,却重复走了安倍、福田了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