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接下短命首相职位

打印

               陈言(东京报道)

   没有什么悬念,63岁的菅直人就在6月4日接下了突然辞职的鸠山由纪夫交出的首相席位。

   鸠山在6月2日上午众议院、参议院所有民主党议员面前说,自己在美军基地的搬迁问题及政治与金钱的关系上没有处理好,要辞去民主党党首、内阁首相的职位。当时已经决定新党首的选举在6月4日进行。按照日本法律的规定,首相从众议院议员中选出。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新首相自然非民主党党首莫属。

   出来与菅直人竞争党首的是一位在政坛上知名度不高的樽床伸二。没有竞选时的候选人论战,从时间上看,从2日到4日能做的工作非常有限。况且当过党首的党内重头政治家前原诚司、冈田克也一开始就决定支持菅直人,对于菅出任党首、首相,一开始就已经定了。

   5年来,除了鸠山由纪夫通过选举成为首相以外,权力一直在政治家那里相互转让。安倍晋三接过小泉纯一郎交过来的首相席位时没有民众的选举,结果一年后年轻的安倍就因身体支撑不住,把席位转让给了福田康夫。福田没有在政治上作出太大的建树,不到一年就把权力交给麻生太郎。自民党拿不出振兴日本经济的策略与成绩,麻生内阁在选举中失利,执政时间不到一年,就交出了政权,自民党本身退为在野党。

    “我们对民主党政权寄托了太多的希望,没有想到鸠山内阁在执政时间上,甚至不如他的几个自民党前任首相干得长。”名城大学教授涩井康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权力又一次在未试问民意的情况下,在政治家内部转让。“菅内阁到底能干多长时间?不经过7月参议院选举结果来测试的话,还很难说清楚。此届民主党党首的任期到今年9月。菅首相能否获得民意及民主党内部的支持,最终要看参议院选举及9月的党内选举。”涩井教授说。

   尽管在议员席位上民主党有绝对优势。但是就像2009年9月前在议会中占有绝对优势席位的自民党一样,光有席位上的绝对优势,并不能保证首相地位的绝对稳定。现在菅直人面对同样的问题。

市民运动家

   “小泉、安倍、福田、麻生等当过首相的自民党政治家,无一不是世袭政治家。鸠山虽然打破了自民党的一党独裁,但他自己也是出身于政治豪门,延续了自民党政治家的世袭特点。只有到了菅直人时代,草根政治才在最近这几年首次走到政治舞台中央。”日本最大的经济新闻网站J-CAST总裁蜷川真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从2001年小泉成为日本首相,到2010年菅直人接下鸠山转交的首相席位,十年里虽然有民主党取代自民党的巨大变迁,但蜷川总裁更看重的则是政治家的新变化:日本终于从二世、三世政治家出任首相,走到了让一个做市民运动的人出来经营日本的时代,给草根政治一个试手的机会。

   今年63岁的私营企业老板佐藤谦一郎,几年前曾经是一名在国会庙高之堂议论国是的众议院议员。在他眼中,菅直人及63岁的鸠山由纪夫与自己不仅同岁,而且在政治上也是市民运动的“同志”。

   “同样是市民派政治家,鸠山出生于政治家豪门,他没有按部就班走豪门政治的道路,反而成为了市民运动的一员。菅直人则从市民运动开始参与政治的,今天也成为了一国首相。”在佐藤谦一郎看来,自己的两个同龄同志有着巨大的不同。

   四十多年前,佐藤还在大学学习的时候,已经和菅直人一同开始做学生运动。“他那时在东京工业大学学习,举止谈论与我们这些文科学生很不一样,很有理科逻辑清晰的特点。”佐藤回忆说。

   大学毕业后,看到菅直人成为妇女运动的倡导者市川房枝麾下的人物,成为了其竞选参谋,特别是看到年老的女运动家身边站着一位身材修长的男青年时,“两人站在一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佐藤说。同样做市民运动,鸠山先加入自民党,在自民党内从事相关的活动,而“菅直人从来没有加入过自民党,一直就从事草根市民运动。他比其他政治家要更加艰难,三次参加选举,都未能如愿。直到1980年日本参众两院同时选举的时候,才以社会民主联盟的政治背景,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佐藤强调了菅直人与鸠山等其他市民派议员的巨大不同。

   在日本政治中,保守的自民党与革新的社会党之间的各种论争一直是政治中的主旋律。草根、市民运动只是各种政治活动中的一小部分。在自民党势力逐渐减弱,联合政权在日本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以后,菅直人成为执政党中的一员,开始逐步以执政者的态势去实现自己的市民运动理念。佐藤则越发感到在政治理念上已经与菅直人有了很大的差别,渐渐脱离了政治,开始去做自己的企业。

焦躁与成果

    “过去他就是个很容易焦躁的人。”今年63岁,曾经很多年为菅直人当秘书的汤川宪比古说。

   在成为众议院议员前,菅直人在协助市川从事市民运动的同时,也在一家处理专利工作的事务所工作。申请专利是个争分夺秒的活儿,晚一天就会失去一切。“大概是在专利事务所工作的原因,菅直人对工作要求非常严格,稍有差错,他便会大怒,那时就有人称他为焦躁的菅。”汤川对日本媒体说。

   雷厉风行成了菅直人工作的一大特点。

   很多日本人因为使用了不干净的血液产品染上了艾滋病,一旦染病在身,单追究制药厂的责任不足以杜绝相关疾病的再次出现。国家应该承认在监管上出了问题,这一直是药物导致艾滋病病人运动的一个目标。1996年2月16日,时任负责医药管理的厚生省大臣菅直人,正式代表国家向200名相关患者道歉,全面承认的国家的责任。当时已经有些患者死去,菅大臣在死者的遗像前正襟危坐,双手合十。

    “他是个有市民运动感觉的政治家,他当上大臣以后,在厚生行政方面发动了一场革命,我觉得那是他最光辉灿烂的时候。他现在应该还具有这种感觉。”在现场亲眼看到菅大臣道歉的花井十伍,如今这样评价菅直人首相。

   但也是在1996年,大阪地区发生了病原性大肠菌O157导致食物中毒事件。菅直人立即断定与那里生产的萝卜苗有关,给当地的农家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后来不得不在大臣办公室公开食用萝卜苗来呼吁大众放心消费。

   能否在保持雷厉风行的同时,保证决策的准确性,现在依旧摆在菅直人面前。

民主党8个月的执政经验

    “很难沉住气的菅直人,如今在电视上回答记者问题时,已经很沉稳了。”看到电视上正在转播菅直人回答记者提问的镜头后,蜷川总裁评价说。

   民主党政权在8个月前成立以后,J-CAST把相当多的报道重点放在了新政权的政治经济上。看着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鸠山内阁在美军基地问题上,在政治与金钱的关系上给不出个明确的说法,内阁逐步失去了民意支持。“但是,菅直人是内阁中的一员,他看到了鸠山的所作所为,也深知干事长小泽一郎的问题所在。菅直人当选为首相后,应该能解决鸠山遗留下来的问题。”蜷川总裁认为。

   菅内阁基本上全盘继承了鸠山内阁的原班人马,只是在民主党干事长及相当于副首相的官房长官的人选上作出新的决定,其他只做微调。在过去的8个月中,鸠山内阁获得民众掌声最多的,是对自民党时代遗留下来的各种经济组织的甄别工作。那些退休官员只拿高薪,却没有为经济发展做出太多贡献的组织,在这期间有不少被废除了。直接负责这项工作的是华裔出身的参议院议员、42岁的莲舫。莲舫在菅新内阁中任行政刷新大臣,会继续从事行政组织的甄别工作。莲舫的入阁成为菅新内阁的一大亮点。

   6月8日,基本继承了鸠山内阁的人马与政策的菅内阁开始启动。目前日本政治经济上的问题在哪里,该如何解决,菅直人内心应该清楚。

   日本媒体报道说,6月12日是上海世博日本日,菅直人新首相将排除万难,去上海参加该仪式。不过6月7日,在北京的日本使馆新闻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尚没有接到菅直人访华的日程。派贸易及投资企业伊藤忠商事公司原董事长、71岁的丹羽宇一郎来中国出任大使,则是菅内阁的另一个亮点。“日本还很少有民间人士出任大使的,而中国大使更是重中之重,派丹羽到中国任大使,可见是日本更加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熟悉日本对外经济外交的早稻田大学教授木下俊彦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日本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一位在京日本外交官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通常媒体会给新内阁100天的观察期,今后在7月的参议院选举及9月的民主党党首选举结果,将会对菅内阁给出直接的评价。日本能否摆脱持续5年的短命内阁命运,人们对菅首相正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