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立百年转身:走创新及全球化之路

打印
100812.jpg

   一百年前,日立也是一家小作坊:在距离东京一百多公里的日立市,小平浪平在矿山脚下的一间130平米左右的木板房中,创建了日立制作所,主要为矿山修理各种进口机器。不过这家从小修理厂起家的企业,没有只想修理矿山机械,而是要动脑筋自主制造当时日本还制造不了的电动机。这年就造出了三台5马力电动机,这些电动机一下子就是连续用了70年,到1980年才从工厂中正式退休,直接被放进了日立纪念馆。

   在快要迎来百年华诞的2008年,日立突然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亏损,出现了78亿美元的巨额赤字。2010年日立需要真切地总结百年来的经营经验,走向新的百年。

   在日立制作所总部第27层,董事长川村隆接受了本报专访。

百年后的“社会创新”

记者:   日立在今年7月迎来了百年诞辰。川村董事长如何看待日立百年的?站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是如何展望未来的呢?

川村:   中国消费者可能对日立电视知道的比较多,但日立是家综合电机企业。在日立过去的百年中,最初的50年主要是以电力、社会产业、电气产品等事业为中心追求发展,其后进一步扩展了家电事业;之后的50年主要是以电子、信息通信等事业为主,有了让中国消费者十分熟悉的日立家电事业。家电只是日立业务中的一小部分。在已经过去的百年中,有些事业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所保留下来的是这百年中所凝聚下来的东西。

   今后的百年,我相信将会是把日立所有的优势事业融合起来继续发展的百年。特别是IT与社会产业基础设施这两者融合形成的系统和产品将会是我们发展的重点。我们将通过在环境领域的先进技术及经验,来提高环境系统的构筑能力。把日立集团所拥有的信息、经验及信用放在国际舞台上,全面开展日立的各项业务。

记者:   我们看到,日本经济由高速发展期进入到了平缓成熟的发展阶段,每年的经济增长在1%左右,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日立如何追求自己的发展?

川村:   其实我们现在在日本国内的事业正面临着很大的变化。

   以前日本人口不断增加,内需也不断扩大,在40年前仅仅通过内需就能拉动日本经济的发展。但现在日本人口在不断减少,市场也开始变小,维持在日本国内的事业就会面临诸多的新问题。

   日立要根据实际情况,在潜在的可能性市场中不断开创新的事业。比如建立高度先进医疗体系,通过IT将医疗系统全部连接起来,建立起具有深度和广度的医疗机制,即便医生不在身边,也可以进行远程医疗诊断,甚至进行治疗等等。日本的老龄人口在不断增多,整体人口下降,但这也让日本出现了一个潜在的新市场。日本是最先迈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之一,让这种潜在的业务转变为一种新产业,日立需要作出自己的努力。

   我想10年或20年后,在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出现日本现在面临的这些社会变化,到那时日立的这些努力结果就能在其他国家推广了,这是日立发展的一个新的方向。

记者:   即便如此,用医疗事业来拉动的社会发展非常有限。

川村:   当然我们不只是在做医疗事业。我们引进了一个新的概念:“社会创新”。日立有很多研究开发成果,把这些发明组合起来就能成为一项真正的事业,成为一个能够改变社会的事业。除了我刚才谈到的医疗事业以外,我们一直在强调将社会基础设施与信息通信系统融合起来,这是与迄今为止传统的社会基础设施所不能做大的。

   我想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解释一下。比如日本新干线列车,我们希望使它变得更加娱乐化,在制造车辆的时候,加入了很多娱乐化的东西,除了让它的噪音更小、空调更加舒适外,人们还可以在车厢内的显示屏上看到很多时事新闻。

   我们要将这种能够让人感到愉悦的事物不断加入到人们的生活中,除此之外,包括在电器用品中加入游戏功能,让汽车的震动和噪音减小。我们希望通过技术让环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