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途:变成寄生虫、变成加拿大

打印

            陈言

   在炎热的东京,观光大轿车开足了空调,把一车车中国游客运送到银座高级百货公司的门口,从车上走出来个头和日本人基本上一样,但腰围要大出普通日本人一尺的中国男人,从个头身材看中日女人基本上一样,但穿戴则大不相同,哪个中国时髦女郎走在东京大街上时,身上没有穿件名牌服装或者手里没有拿个名包的?买东西的劲头,中日则大不相同,那些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欧美名牌的中国观光客,嘴里说着“比北京便宜”“比上海便宜”,像买萝卜买白菜一样,把一件件名品掏钱买下。高级百货店里最优秀的店员就在中国游客的身边,会中文的店员也在近处,随时可以为这些不会日语的游客担任翻译。观光大轿车在客人都下车后也一直开着空调,让中途回来将购物放回车上的观光客一点也不会有不舒适的感觉。

   翻翻报纸,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中国企业在收购日本公司的消息不时刊登在最显眼的版面上,基本上听不到反对的杂音。只要发出一则和中国企业建立了资本合作关系的消息,股票价值便会蹿升很多。即便没有和中国建立这种关系,却也一定要把在中国的业务状况做详尽的解说,因为日本股民很多时候就看这些内容。在欧美日市场已经饱和的时候,谁都知道日本企业开拓中国市场,和中国建立关系比什么都重要。

   二十年前拿着大把日元去世界各地疯狂购物的日本游客,今天改为在廉价小店仔细挑选商品,失去了往日的霸气。虽然傅高义的《日本独占鳌头》(或译为《日本第一》)的书在旧书店偶尔能够看到,但书店中谈日本经济从失落的十年走向失落的二十年的书,更引人注目。谈中国GDP总量就要超越日本的杂志更是琳琅满目。政治上的动荡,对民主党政权的幻灭,比经济上的失落更真切地反映了日本的现状,一种无奈、无望在社会上徘徊着。

   不论是国家GDP还是人均所得,五年、十年后的日本比现在在世界上的排名将更加靠后,日本在国际社会到底该处于何种状态,学者、外交家这些对日本未来特别敏感的人,开始议论这个话题。

   “在过去一、两千年里,日本一直寄生在中国文化躯体上,靠着中国文化的养分,走向了这一百多年的强盛。在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以后,日本还会回到寄生道路上的。”日本一位从事中日关系研究的大学教授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寄生在巨大无比的中国身上,就能食用无忧。过去是这样走过来的,今后还走这条路不足为奇。到二战结束为止,日本在历史上对中华文化破坏远远大于建设。如果从寄生论来谈过去的日本,似乎找对了路子,但现在的日本已经是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先进国家,继续走寄生之路恐怕不是日本最佳选择。

   外交官对“寄生论”多少有些不满。一位熟悉美国的外交官认为日本应该走美国邻国加拿大之路,“有一个强大的美国在身边,加拿大就能保持长期的富裕稳定。中国走向强大,同样让日本有了当加拿大的可能。”这位外交官说。但是加拿大更是个资源大国,在社会文化各个方面与美国有着极为融合的一面。日本虽是中国的邻国,走加拿大之路则不容易。

   中国游客、中国企业在日本的表现仅体现了在经济上中国由弱渐强。日本应对中国的心理正在发生变化,无论是走寄生之路,还是当亚洲的加拿大,这些还不能从日本商人脸上的笑容及企业表现出的恭顺看出所以然来。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