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一步退半步,日本再次就殖民统治“道歉”

打印

“引渡”《朝鲜王朝仪轨》

    与过去几次首相谈话不同的是,在10日的菅直人首相谈话中,决定将《朝鲜王朝仪轨》(也称《朝鲜王室仪轨》)“引渡”给韩国。

    “本来法律权力在我这里的标的物,交给对方,日语称引渡。权力在对方的标的物交给对方时是返还。我们的一些媒体把日本政府强调的引渡直接翻译成返还了,这个不对。”刘柠看了国内的报道后,对本文记者说。

    《朝鲜王朝仪轨》通过文字和图画的方式,详细记录了王朝大婚国葬、册封、筑城、国王实录等内容,其内容极为详尽,册数繁多。目前在首尔大学藏有546种2940册,韩国学中央研究所287种490册,法国在1866年从韩国掠走191种297册。日本在吞并朝鲜后,夺走72种141册。韩国一直在向法国、日本追要显示其民族重要历史的这些书,法国在归还了一部分以后,剩余部分是否“永久出借”给韩国,目前还在争论中。菅直人则准备将日本宫内厅书陵不所藏该书“引渡”给韩国。

    据韩国国立文化财研究所调查,日本吞并韩国期间,有6万1409件文物被拿到日本,主要由250个日本的大学、寺院等收藏。除了宫内厅以外,主要藏于东京及京都的国立博物馆、国立公文书内阁文库、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处。另外东京的增上寺、京都的知恩院等也藏有大量的韩国文物,其主要内容是书籍、佛像、陶瓷器等。

   1965年,日本与韩国签署过《文化财文化协力协定》,当时将1300件从半岛传来的日本国有文物引渡给了韩国,“我们已经从法律层面解决了相关问题。”日本政府一直这样说。此次引渡《朝鲜王朝仪轨》,则是日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一大进步。

   至于韩国要求的归还其他文物一事,日本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日本在战争期间从大陆等地掠夺的文物该如何处理,也留下了一个很大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