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一步退半步,日本再次就殖民统治“道歉”

打印

   每年的8月都是日本全国集中反思战争的时期。8月6日和9日是1945年美军用核弹轰炸广岛及长崎的日子,这天两市分别会有数万人举行的纪念仪式。15日是宣布战败的日子,不论是普通民众中在战争中失去亲人的人还是为战争辩解的保守党政治家,他们都愿意去靖国神社。一些人是为了追思自己的亲人,也有一些人穿上旧军装,亮出闪闪的刺刀,在靖国广场上操练。

   同样的8月,在1910年8月22日,日本强迫当时的“大韩帝国”与之签订了《日韩合并条约》,让朝鲜半岛成为日本的一部分。29日该条约生效。日本在1894年打败清王朝,吞并台湾后,越发有了膨胀的野心,吞并朝鲜后开始为后来侵略整个亚洲垫下了基础,这也是日本最后在1945年全面战败的开始。

   2010年日本吞并韩国百年,在8月这个日本集中思考战争问题的时期,菅直人首相发表了“谈话”,就这个问题向朝鲜半岛南半部的韩国“道歉”。

   就吞并朝鲜半岛一事道歉,显示了菅内阁直视历史的勇气,但只向韩国道歉,则又让日本的道歉不具备向全体朝鲜半岛居民诚意,日本在侵略他国历史问题上依旧走的是“前进一步退半步”的老路。

“再次痛切地反省”

    “在日韩合并条约生效100周年的时候,为了反省过去的殖民地统治,购足未来志向的日韩关系,菅直人首相决定发表一个谈话。”在8月10日菅直人首相给韩国总统李明博打电话通报了谈话内容后,日本最大报纸之一的《朝日新闻》,立即发出了通稿,解释了首相发表谈话的背景。

    “违反韩国人民的意志进行的殖民地统治,夺走了(韩国)国家与文化,深深地刺伤了民族自豪。”菅直人首相是这样认识日本的殖民统治的。“用直视历史事实的勇气及谦虚的态度,来直率地反省自己的错误。”菅首相承认殖民地统治是一种“错误”。“对于殖民地统治带来的巨大损害与苦痛,我在此再次痛切地反省,并发自内心表示道歉的心情。”菅首相使用了1995年村山首相发表谈话时一样的语言。

   日本问题专家刘柠对本文记者说:“菅直人首相的这次谈话,最大特点在于要构筑一种未来趋向的日韩关系。”在菅首相的谈话中,特别强调了在构筑未来的东亚共同体时,日韩两国关系能够在亚洲地区和平与稳定、核裁军、气候变暖等方面,能够“共同合作,发挥领导作用,成为伙伴。”可以从谈话本身看到,日本把韩国放在了特殊的两国关系上,菅首相特别强调了日韩两国在民主主义、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上的一致性,在谈话的本质上与过去的安倍晋三、麻生太郎等自民党首相等主张的“自由与繁荣之弧”“价值观外交”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日韩合并条约的签订,让朝鲜半岛纳入日本领土,道歉应该是对整个朝鲜半岛的,但目前从谈话内容看,仅是对韩国一方的。”日中关系史学家、东京大学研究员岗村宏章对本文记者说。岗村还注意到,战后50周年的1995年的村山谈话,以及战后60周年的2005年小泉谈话都是面对整个亚洲的,但菅谈话仅仅面对韩国,连朝鲜一个字都没有带,更不用说亚洲其他国家了。

    痛切的反省显示了菅直人首相的诚意,但在谈话内容上却后退了半步,虽然道歉谈话时内阁通过的,但听起来又像是首相个人的意思。

   之所以这样做,与日本国内对战争问题一直争论不休,到现在也没有拿出一个定论来,有着很大的关系。

   在内阁同意首相正式发表谈话前,自民党等保守派政治家闻风而动。8月6日,原首相、自民党议员安倍晋三与奋起日本党党首平沼赳夫超越了政党间的政见的不同,联合发表了一个声明:“坚决反对轻率的谈话。”看到保守党内和着甚寡,两人去纠结了一些地方政府的领袖成为联合声明的支持者,这里面有神奈川县知事松泽成文、埼玉县知事上田清司等人。其后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通过给官房长官打电话等方式企图阻止首相发表谈话,但10日上午内阁一通过该谈话内容,旋即由菅首相本人给李明博总统去了电话,通报了谈话内容。

“引渡”《朝鲜王朝仪轨》

    与过去几次首相谈话不同的是,在10日的菅直人首相谈话中,决定将《朝鲜王朝仪轨》(也称《朝鲜王室仪轨》)“引渡”给韩国。

    “本来法律权力在我这里的标的物,交给对方,日语称引渡。权力在对方的标的物交给对方时是返还。我们的一些媒体把日本政府强调的引渡直接翻译成返还了,这个不对。”刘柠看了国内的报道后,对本文记者说。

    《朝鲜王朝仪轨》通过文字和图画的方式,详细记录了王朝大婚国葬、册封、筑城、国王实录等内容,其内容极为详尽,册数繁多。目前在首尔大学藏有546种2940册,韩国学中央研究所287种490册,法国在1866年从韩国掠走191种297册。日本在吞并朝鲜后,夺走72种141册。韩国一直在向法国、日本追要显示其民族重要历史的这些书,法国在归还了一部分以后,剩余部分是否“永久出借”给韩国,目前还在争论中。菅直人则准备将日本宫内厅书陵不所藏该书“引渡”给韩国。

    据韩国国立文化财研究所调查,日本吞并韩国期间,有6万1409件文物被拿到日本,主要由250个日本的大学、寺院等收藏。除了宫内厅以外,主要藏于东京及京都的国立博物馆、国立公文书内阁文库、东京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处。另外东京的增上寺、京都的知恩院等也藏有大量的韩国文物,其主要内容是书籍、佛像、陶瓷器等。

   1965年,日本与韩国签署过《文化财文化协力协定》,当时将1300件从半岛传来的日本国有文物引渡给了韩国,“我们已经从法律层面解决了相关问题。”日本政府一直这样说。此次引渡《朝鲜王朝仪轨》,则是日本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一大进步。

   至于韩国要求的归还其他文物一事,日本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日本在战争期间从大陆等地掠夺的文物该如何处理,也留下了一个很大的课题。

日本在显示道歉的真意

   接到菅直人首相打来的电话后,李明博总统立即表示“强力的谢意”,并说“韩国与日本将来能够构筑更加坚强的合作关系。”

    韩国外交通商省也在10日发表了发言人的谈话,说:“对于能够返还朝鲜王室仪轨等图书,我们高度评价。”又说:“我们期待(菅直人首相反省的错误)能够成为所有日本国民的共识。”

   但实际上,日本国内对菅直人谈话有多种反映。在执政党内部,负责公务员制度改革的大臣玄叶光一郎就道出了党内反对之声。他说:“我希望慎重探讨,否则会出现一大堆赔偿、补偿方面的要求。我绝对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有大臣出来说话,执政党议员中,民主党国会对策委员会副委员长笠浩史、另一名副委员长松原仁等立即出来说:“我们应该在执政党政策调查会上认真进行讨论。”希望能通过无休止的讨论来回避发表谈话。

    在野党则把话说得十分明白。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说:“是否有必要发表谈话,我觉得很是个疑问。”安倍则说:“(首相发表谈话)是对国民对历史的一个重大的背信弃义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日本已经迈出了正视历史的一步。菅直人首相的谈话如期在8月10日发表。

   8月15日,谷垣、安倍等保守政治家参拜了供奉着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而菅直人内阁大臣中,无一人在这天参拜。这天《读卖新闻》淡淡地写道:“无一位大臣参拜,这是1980年人们开始注目在终战纪念日这天参拜靖国以后,首次出现的一个现象。”

    这天,菅直人首相在正午参加了武道馆纪念仪式。他发言说:“每每想到故去的将士万念俱空,无尽的悲痛之情便涌向心头。”他没有忘记战争给其他国家带来的痛苦,接着说:“(日本发动的战争)给众多的国家,特别是亚洲诸国的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与苦痛。”在8月15日的东京上空,在纪念死去的日本军人的时候,第一次对亚洲邻国也有了一个说法。菅直人首相在这里也表明了深刻的反省与哀悼,尽管同一时刻,保守党的议员们在靖国神社也是对着面前的排位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