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失踪的百岁老人与失落的家庭关系

打印

            本刊记者 陈言

   从户口上看,东京都内年岁最大的老人古谷布佐今年113岁。在媒体连续爆出百岁老人下落不明以后,东京警察来到了这位113岁老人的户口所在地。

   古谷老人的女儿今年已经79岁。虽然警察的态度祥和,语言恭敬,但还是让她感到平静的生活被一下子打乱。女儿的回答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妈在20年前就跟我弟弟走了。”二十年来,她既没有和母亲联系,也没有去找过自己的弟弟,似乎走的是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旁人。

   又是一起百岁老人失踪事件。当警察找到71岁的弟弟时,弟弟说:“我的确和母亲一起生活过,不过20还是30年前,母亲离家出走,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了。”就算是20年前,这位当时刚刚50岁的男人,对九十多岁亲生母亲的出走,好像一点都没有担过心,以后也似乎并没有什么负疚感。

   老人还有一个今年74岁的女儿,警察赶紧去那里问了一下,“四十多年了,我没给我妈打过一个电话,根本不知道我妈、我姐、我弟的情况。”原来母子亲情在这个家庭是如此的平淡,淡得如同路人。二女儿反复声称对母亲失踪一事毫不知情。

   唯一知道老人去处的可能是早已不在世的长子了,但日本警察已经无从去他那里打听老人的下落。

   一个把每年9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当做“敬老日”,全国休息一天的国家,在人人皆有养老保险,75岁老人看病基本免费的日本,良好的社会保险制度并没有消除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而“死者的养老金成了一些人多吃多占的对象,现在媒体揭露出的不过是冰山上的一角。”日本网络新闻J-CAST采访此次事件的记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一方面是制度上存在漏洞、官员不作为,另一方面则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在地缘血缘上的连带日益弱化,老人的失踪如果不是媒体披露也就这么日复一日地增加,家族、社会可以不闻不问,只有这些老人在户口上的岁数年复一年地增加着,曾几何时竟然打破了东京最长寿的记录,如果不被揭发出,这个记录还将不断创新,更大更深地讽刺日本社会。

户口本上的百岁老人

   东京都地方政府在7月22日发现,户籍上本地区男性最高龄的111岁老人加藤宗现,早在三十多年前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天东京警察打开了加藤在足立区的住宅房门,发现老人早已化作一堆遗骨,室内积下了厚厚的灰尘,已经有很多年无人来过这里。警方询问了加藤现年53岁的外孙女,“我姥爷是个非常严厉的人,好像在三十多年前,姥爷说他要立地成佛,不准备吃饭喝水,不准许任何人进他的房间,从此以后就一直没有从屋里出来。”她淡淡地说。

   “姥爷要立地成佛的事,我们全家人都知道。”加藤的外孙女补充说。同一所住宅里,住着年过八十的加藤大女儿夫妇及49岁和53岁的外孙女。

   加藤的妻子是在2004年故去的。按照人寿保险(遗族共济年金)的相关条款,加藤在妻子故去以后,从这年开始领取相关的抚恤金,加上他本人的老龄福祉年金(老年福利退休金)等等,有1000万日元(约75万人民币)按时按点地汇到了他的账号上。其中大部分已经被人支取走了。

   在日本的日常生活中,负责为老年人、儿童等提供福利补贴的大都是一些热心于公共事业的大妈大爷们,他们从政府那里并不领取任何费用,在老年人、儿童等需要帮助的时候,在他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帮助。这些热心人在日本被称之为街道上的“民生委员”。

   足立区的民生委员曾多次提出要见见加藤宗现老人,但家里人一直用各种理由拒绝提供见面机会。多少年来一直是只接受地方政府发放的各种敬老礼品,却不让民生委员见上一面,平日也从未见家人将老人推出出来晒晒太阳,甚至不见老人外出看过病。在和警察商量后,才在7月22日让警察进去调查,结果发现老人早已化为一堆白骨。

   “我们没有搜查权,家里人不让进屋的话,我们总不能闯进去调查。”负责医疗卫生及社会福利的厚生劳动省的官员,在得知警察的调查结果后说。

   很多情况也让地方政府无法判断百岁老人是否还活着。古谷布佐生于1911年4月1日以前,按照日本法律的规定,只要本人或者家人申请老龄福祉年金,就能够得到每月数万日元的费用,但古谷及其家人都没有申请,结果古谷的状况就无人能从这个角度去了解了。而且古谷老人的国民健康保险费、为老人提供护理的护理保险费,每月按期从她女儿的账户上转账到了相关机构那里。只要这个费用一直在交,就应该是本人还活着。但在设计这个制度的时候,没有考虑到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会从自己的银行账号上按自动转账的方式,为自己的母亲缴纳各种保险费用,也没有定期确认投保人是否还活着的相关条款。

   但是政府并不是不掌握任何信息。人活着谁都免不了生病,老人更需要有人照顾、护理。百岁老人能几年不用报销医药费,不用别人去帮助护理,显然这不正常。日本的医疗记录需要保存5年,在过去的5年里,加藤、古谷都没有接受过任何医疗机关的治疗、也没有任何人为他们做过护理记录,都是过百岁的人了,这显然不正常。

   2009年,古谷居住的衫并区还特意认定她为东京都最高龄女性,区里既没有去直接见老人,也没有去个电话询问一声,“我们未能掌握具体情况,要向大家道歉。”田中良区长后来对日本媒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