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中国城市化的一个缩影

打印

   1970年,《日本经济新闻》北京记者站记者鲛岛敬治经过深圳进入香港时,深圳的还只是紧邻香港的一个渔村,夜晚只有零星、灰暗的灯光。刚一走进香港,便看到高楼大厦,万家灯火通明,这让鲛岛记者觉得深圳香港如同天地两个世界。十年后的1980年,深圳成为经济特区,鲛岛也数次去那里采访过,深圳与香港的区别在那以后三十年中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深圳从两万人的渔村,发展到了拥有1400万人口的巨大城市,与中国逐步增加城市化比率,推进城市化的期间重合。二十多年前来深圳设计居民小区的香港建筑师,设计出了高层、密集型的住宅,深圳市民觉得虽然特区土地多得“用不完”,但只有这样的设计才像香港,才有住上和香港一样住宅的感觉。如今密集型住宅小区在中国遍地皆是,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程度,与小区住宅的密集状况成正比,深圳正是中国城市化的一个缩影。

    一个大型城市的建成,大都需要上百年或几百年的时间才能做到。但在深圳用短短的30年时间就完成了。在中国,不仅深圳是这样,几乎所有城市都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内,人口出现了增加,工业成为主要财富来源,国民经济开始由城市来支撑。城市除了政治、文化意义外,经济意义变得更加重要起来。深圳是这样走来的,中国大多数城市走的是同一条路子。

城市居民开始变成公民

   在深圳市福田区,“公民社会,共同成长”的标语格外鲜明地写在田面村的墙上。

   在城市中有一份工作,通过几年的努力在城里购置了自己的财产,能够在社区活动中提出自己的建议,同时能代表社区组织活动,这样的深圳市市民,更应该称作深圳公民。

    1998年,来自四川的邹家健在深圳购置了自己的房产。住房应该由企业免费提供,这在国营企业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没想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一家企业的邹家健,拿出了自己的积蓄,购买了自己的房产。既然房子是自己的,当然电梯该如何使用、小区的安全该如何保证等等,由业主说了算,而不是物业公司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出于对自己财产的保护这一共同目的,小区的业主有了相同的话题,有了自己的组织,他们开始决定小区该如何管理,而不再是一切听从和自己财产并没有任何关系的物业管理公司的决定。有了这样的组织,邹家健在2003年开始以非正式候选人的身份,自荐参加深圳市福田区人大换届选举。公民权力从小区自治开始向社区民主制的建设走出了一步。

   也正是在这样的深圳,发行了中国第一张股票、建立了第一家中外合资酒店、第一次用公开的形式有偿出让土地使用权。

    今天在推进城市化的中国,私人购买住宅、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已经非常的普遍。拥有城市户籍、具有足够的财产,这是成为城市公民的先决条件,很长一段时间这些与大多数来城里打工的农民没有直接关系。农民工在城市接受教育、医疗等方面,基本上处于无权的地位,在打工几年后,再次返回自己在农村的老家。在深圳是这样,在中国几乎所有大城市基本上也都差不多。中国城市化在发展,今后建设成共同成长的公民社会,不仅让城市居民变成公民,也需要让农民不断成为城市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