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强硬的前原诚司缘何“释放”了中国船长

打印

《中国经营报》2010年10月11日

         撞船事件的日本主角转向背后

陈言、张一君

   过去,日本方面承认中日之间在钓鱼岛附近有“领土领海争端”,但在此次撞船事件中,日本已经不再提这个说法,开始谈钓鱼岛是日本固有的领土。前原外相能够拿到这些成果,释放中方船长便顺水推舟。

   不论是作为国土交通大臣,还是9月17日以后作为处理扣押中国渔船事件的决策人、直接负责处理中日钓鱼岛问题,前原诚司的一举一动,都成为了日本媒体报道的重要对象,很多时候对他的报道超过了菅直人首相。

   事实上早在2010年8月底,前原诚司作为国土交通大臣来中国参加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记者注意到他。一些人还记得2005年12月他作为民主党党首在北京外交学院的讲话,那时他谈到了“中国的现实威胁”,结果第二天他发现中国民众再看他的时候眼光变了。“后来回到日本,前原很有些后悔。”一家大报的政治部长对笔者说。

“中国威胁论”的扩音器

   前原诚司在日本政界是个大放异彩的人物。

   1991年,29岁的前原刚刚从松下政经塾毕业,便开始从政,参加了京都府议会议员的选举,并一举成功,成为当时年龄最小的议员。这也是前原后来走向国家政治的开始。1993年参加众议院议员竞选,让他再度成功。

   2005年9月17日,前原通过竞选成为民主党党首。那年12月,他先后访问了美国和中国。出访前,前原在东京的一所大学里发表了演讲,他说:“日美安全保障,日本防卫对美国的单方面依存是日本过度依靠美国的一个表现。”严厉地批判了当时的执政党自民党的对美追随政策。

   到了美国以后,在美国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时,前原开始大谈“中国军事威胁及日本应该采取毅然决然的态度”,指出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加,对日本造成了现实的威胁。美国舆论顿时从对前原的怀疑改为积极支持,特别是前原谈到了为了保障日本海上交通渠道的安全,日本有必要修改集体自卫权,修改宪法。对于这个提法,美国国内的见解虽然不太一致,但对前原欲挣脱美国束缚,还半信半疑。

   很快前原到了中国,在北京的外交学院有一场演说。外交学院的一些教师也去旁听了他的演讲。一位教师对笔者说:“会场上的气氛很好。当时正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日之间出现了不愉快的时候,在靖国神社等问题上,前原的态度很明确,师生们听了以后,也觉得民主党虽然是在野党,但能够理解国外的民意。”

   也正是前原在外交学院的这场演讲,让“前原炒作中国威胁论”在国际上流行了起来。日本一位大报的政治部部长对笔者说:“当时民主党内并没有炒作中国威胁论的意思。前原演讲后,来自党内左派的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加上后来与中国一些领导人的见面被临时取消,前原很不满,但后来也很后悔。”

   到2006年4月,因为民主党在追究堀江问题时使用了假证据,前原受到牵连,辞去了民主党党首的职位。

   日本问题专家吴寄南在谈到民主党的一篇论文中说,民主党少壮派在主张走出美主日国的外交地位时,也强调中国军事威胁论。前原在这点上尤为显著。早在2005年前后,这个思维模式已经在前原那里成型,后来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党与自民党并无二致

   民主党政权在2009年建立起来以后,随着鸠山由纪夫前首相强调“东亚共同体”概念,人们似乎认为民主党与自民党在亚洲外交路线上有很大的不同,但其实并非如此。

   日本外务省上一任发言人儿玉和夫和笔者在2009年10月10日有过一次单独会谈的时间。那时民主党政权刚刚建立不久,笔者问到民主党政权会不会执行一个和自民党很不一样的外交政策。儿玉发言人回答说:“一个国家的国家利益,不会因为政党的变化而出现太大的变化。外交更是如此。”那时,儿玉是作为外务省发言人来北京的,他并没有认为鸠山内阁会发生和麻生内阁截然不同的外交变化。

   其实从前原诚司与自民党的关系上看,也能看出几分。

   前原与原首相安倍晋三同年当选为国会议员。日本人本来就很有一种“同期樱花”的意识,同一年当选的议员,通常会有比其他年份当选的议员在感情上有种连带意识,这种连带意识很多时候是超越政党政见的。

   同样在1993年当选为议员后,前原在国会的办公室紧挨着安倍。安倍的办公室是其父亲安倍晋太郎用过的,而前原的办公室在以前则是安倍晋三的姥爷岸信介办公的地方。

   一种历史上的渊源,让前原与安倍两人关系非常贴近。特别是在国家安全保障政策方面,两人肝胆相照。议员需要不断接受选民的选举考验,进入到第二期议员的生活中以后,时间上也充裕了一些,能够和其他议员有较多的交流。安倍尽管滴酒不沾,但如果是前原邀请去喝酒的话,安倍总会欣然应诺,尽管安倍不喝酒,总是一个劲地要各种果汁喝。

   现在,前原和安倍之间也会经常地用手机通话。到了选举的时候,安倍都要到京都的选区为自民党候选人声援的,每到这时,安倍会非常恭敬地事先通报前原:“对不起,我要去你的地盘拉票了。”

   前原不仅和安倍的关系甚好,和自民党原防卫大臣石破茂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两人在首相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在国防各个方面“意见基本一致”,一位熟悉日本政界的企业老板对笔者说。

   日本政权进入到了民主党时代,很多自民党想干而未能实现的抱负,就有了实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