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检察厅神话”破灭

打印

村木局长成了“13号”犯罪嫌疑人

   2009年2月,大阪地方检察厅发现有人利用国家对残疾人邮件的减额(邮费)制度,大量邮寄和残疾人没有任何关系的邮件。涉案的不仅有家电企业,还有销售西服的店铺、兜售保健品的函购公司等。发出的邮件总数多达3180万封,如果按普通邮件邮寄的话,将会多花数十亿日元。

   邮局并没有决定哪家企业的邮件可以享用邮件减额的权力---残疾人团体需要提交厚生劳动省的相关科室出具的证明,才能享用邮件减额。

   寄送邮件的残疾人团体“凛之会”,号称从厚生劳动省拿到了相关证明。特搜部决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当时能出具这个证明的是厚生劳动省负责残疾人问题的课长村木厚子。但村木此时已经调任局长,作为级别很高的官员,逮捕需要慎重行事。

   大量通过“凛之会”邮寄广告的广告公司总经理在2009年2月被逮捕,接着是家电企业的老板、“凛之会”的相关人员。到了5月,特搜部开始传讯厚生劳动省的股长及邮局的相关人员。

   2009年6月14日,大阪特搜部的检察官来到了厚生劳动省雇佣均等及儿童家庭局,逮捕了局长村木厚子,原因是村木局长在之前的岗位上命令下属为“凛之会”开具了相关的证明。第二天,检察官们开始大规模搜查厚生劳动省,从那里拿走了成箱成箱的文件。局长非法为假残疾人团体开具证明、导致国家损失数十亿日元的消息开始充斥媒体版面。

   当时的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公开为村木局长辩护说:“(村木)是非常有能力的局长,在我们这里一直备受期待,对职业女性来说是个希望之星。”

   但即使如此,村木局长仍然成了监狱中的“13号”犯罪嫌疑人。

   村木后来回忆说,审讯室里永远只有三人:审讯官、做笔记的事务官及犯罪嫌疑人。说是审讯室,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可以审的内容,审讯官已经把相关的笔录做好了,不过一件一件反复地确认,“我有时会有种错觉,觉得他们说得非常在理,开始丧失自信,否定自己。”

   但是,村木最终没有在供词上签字。“我是有丈夫、有两个女儿的人,我不能违心说我干了我没有干的事。我更是个国家公务员,不能让那么多的公务员因为我而感到耻辱。”

   在164天的拘留生活中,村木始终未承认自己命令下属出具了相关证明一事。

   而村木的部下上村勉股长此时早已经招供,说是当时的村木课长直接命令自己出具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