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检察厅神话”破灭

打印

检察官“灵机一动”,改动了文件日期

   按特搜部的推想,这个案件的脉络应该是:政治家游说高级官员,高级官员命令下属出具证明,“凛之会”大量邮寄邮件,把应该缴纳的邮资“节省”了下来。

   但在政治家那里,特搜部似乎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通过“供词”,他们确定了政治家去找村木课长的日子,然后开始“请”政治家到特搜部来“喝茶”。涉案政治家们非常明白特搜部的意图,都带来了自己的数年的日程记录。结果,应该在“游说”村木的时间里,政治家们都在打高尔夫球。

   最后,焦点只能回到厚生劳动省。通过现有的供词看,应该是在2004年6月上旬,村木课长命令上村股长开具了相关证明。从上村家里抄出来的软盘上,果然显示有2004年6月1日他制作相关文件的记录。但问题是:不可能是他先制作证明,然后村木再发出命令的吧?时间对不上。

   检察官们此时“灵机一动”:只要把文件制作的日期做一些改动,一切就可以说得通了。

   于是,主任检察官前田从家里带手提电脑,在特搜部将软盘制作的时间改成了6月8日。事后,前田非常得意地对他的上司大坪和佐贺说:“我给她埋了定时炸弹”,并将修改后的软盘还给了上村股长。

   这颗定时炸弹本来能让村木无处可逃。但没想到的是,村木到最后死不招供,其他招供的人又在法庭上先后翻供,村木犯罪嫌疑不足,法庭没有采纳检察方面提出的证据。2010年9月10日,大阪法院宣布村木无罪释放。

   逮捕后却未能定罪,这已经让骄傲的日本检察厅颜面扫地。更可怕的还在后面。9月21日,《朝日新闻》发表了独家报道,揭露了检察厅修改软盘文件制作日期一事---《朝日新闻》记者在阅读案宗时,发现原软盘的文书制成日与检察当局方面公布的日子不同,检查后发现有人改动了文件制作日期。

   主任检察官前田在当日被逮捕,其上司也受到了牵连,之后日本检察厅的更高级别长官亦有可能引咎辞职。

   反思这次“神话破灭”事件,日本检察厅虽然具有独立于政府的地位和检察权,但由于心态过于骄傲和急躁,滥用了权力,丧失了公正的立场。所幸仍然有媒体和民众的监督---在一个公民社会里,任何一方监督的缺位都可能导致问题。而重新找回日本民众对检察厅的信任,可能需要花费比从前更长的一段时间。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