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的东京

打印

               陈言

   东京的时髦似乎总在与时间赛跑。郊外的枫树还没有染上一丝红色,气温刚刚从30度的高温下降到23、24度,不少年轻的女士已经穿上了雪地靴,有些人还披上了羊毛外翻的坎肩,似乎时刻在告诉人们,秋天已经完全到来了。不过从裸露的胳膊看,也能知道她们一点寒意都没有,不过是在展示先人一步的季节感而已。

   商店里的装饰也略微走在了季节的前面。门前装饰着红叶,店内夏装已经打折,色调深沉的秋装,成了店铺的主旋律。店主们在催促秋天的到来,季节的变换每每地能够召唤出新的消费欲望。不论外面的天气多么的炎热,也不管商店里、地铁上的冷气是否开到最大,唯有在店内的装饰上,现在的东京绝对已经进入到了秋季。东京的时髦更强调的是“时”字,和时节结合的那么紧密。

    “设计师在日本的时装、时尚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设计公司的老板天野譲滋说。在最能展示东京时尚的青山大街上,有一家由天野设计的商店“喜博内”(CIBONE)。“不仅整个店铺是我设计的,商店的主要销售商品的选择,店员的培训我都会参与其中。”天野说。实际上天野本人也是该店的副总经理。

    “20年前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设计师单管设计,不用理会设计出的商店其销售结果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必须在对商店卖什么,怎么卖有一整套思路后,才会去从事图纸上的设计。青山大街上流行什么式样的建筑、铺面,我们了如指掌,至于哪家商店以何种概念在销售什么商品,我们这些设计师也会如数家珍。东京的时髦与我们这些设计师有着很深的关系。”天野充满自豪地说。

   在时髦的后面,原来有这么深地与之交融在一起的设计师。这是我们在中国所很少能看到的现象。

   东京的时髦和那里的市容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从成田机场出来,很快就看到了绵延不断的各种日本住宅,虽然进入市中心以后,也能看到不少高层建筑,但更多的是二层小楼。东京的建筑在外表的构成上远比不了北京、上海及广州,大都严肃有余,缺少变化。但就在这样的社会理念中,我们却又看到了东京在时尚方面,与亚洲国家拉开了很大的一块距离。

   日本设计中心总裁原研哉认为,“看似相同的日本建筑,却又大不一样,那些在个别地方上的区别,是日本人特别在意的。”从街头看到的日本时尚,也表现了这个特点。穿短腿靴时,有些人用一圈长长的羊毛在脚跟部位裹上了一层,如果人能有四条腿的话,差不多是在装扮一头骆驼了。看似平平整整的建筑,也都融入了设计师的微妙的创新,让每座建筑看起来又都完全不一样。外形有雷同之嫌时,日本设计师便会像在脚跟处裹上一层羊毛一样,加上其他装饰等方法,以显示出某种异样的特点来。

   在时装方面强调的“异样”,在建筑等各个方面也均如此。没有过分离奇的外观上的设计,但又各不相同,这也可以说是日本时髦的一个特点。

   时髦的东京,现在还以“Cool Japan”(酷日本)的形式在集中展现自己。2010年11月,日本经济产业省以“酷日本”为主题,要全面展示东京的时尚。经济产业省负责出口方面工作的副局长市川雅一说:“时髦不仅仅表现在时装上,还和设计、内容、观光、饮食等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是追求生活方式多样化、提高生活质量的一个重要因素。”

   东京的时髦,和季节相关,又稍微超前,有着一种走在时间前面,走在世界前头的感觉。除了二战结束后的十年,那里生活十分艰苦外,最近的五十余年,日本总的来说比较富有,而且是全民基本上共同富有。那里的时髦也就建立在了这样的社会基础上,虽然没有过分奢华的表现,变化的尺度也以大多数消费者能否接受为准。这样的时尚、生活情趣,是日本较长的经济发展、社会平稳的一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