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襟见肘的百万年终奖

打印

            陈言

   “过去是老板把一个大信封直接交给我们,里面装满了现金。现在是直接汇到账户上,已经没有拿‘宝纳斯’(bonus——年终奖)的感觉了。”在一家大企业工作的志村雅久先生说。他特意使用了外来语“宝纳斯”,而没有用企业正式使用的“年终临时工资”这个词。

   日本奖金一年发两次,一次在暑假前,有点抗高温的意思,数量通常不多,真正的“宝纳斯”只有年终前的这一回,大家也特别地关注。

   志村工作的企业有数千人,在日本属于大型企业了。三十多年前刚参加工作时还发现金,而且没有工资单,只是上司口头告知金额。志村也多少能在把工资口袋交给家里的“领导”前,从中抽出几张供日后零用,但现在完全转账了,工资单上也写得清清楚楚。今年的宝纳斯虽然过了百万日元(约8万人民币),但志村自己能支配的并不多。

   报纸特别关心各家企业的“宝纳斯”金额。从报道上看,2010年大企业平均发70万日元,但中小企业只有40万日元多一点。平常的工资大企业已经比小企业高出了许多,加上住宿补贴、交通补贴、高额的加班费等等,和那些没上大学在家乡当工人的同学比,志村的工资要高出几倍,奖金再高出这么多,他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在没有拿到“宝纳斯”前,志村已经和妻子说好,其中数十万日元的刷卡贷款是首先要还的。妻子看过隔壁家里都已经买了大屏幕液晶电视,觉得自己家也该有个,夫妇两人多次去量贩店看过样机,虽说各家都在减价,但妻子看上的那款最新版液晶电视要几十万日元,让志村下这个决心有些困难。这两项一除,百万奖金已经去了将近一半。

   公司的纯利润出现了较大的增加,今年的“宝纳斯”也终于比去年有了不少提升,但志村并不是很乐观。谁都知道那是“无增收,靠减支”实现的,换句话说裁员是企业利润增加的一个重要方法。“我们这些岁数大,工薪高的职员,是下次减支时的重要对象。”志村自嘲地说。

   “我这身西服穿了两三年了,也该换换新了。过去衬衫穿几次便买新的了,现在差不多一件衬衫也穿一年。”的确,志村穿的服装只能算七成新,和年轻职员们永远笔挺崭新的服装比起来要旧不少。不过志村的妻子准备让他再坚持一段,至少到明年暑假发下一轮“宝纳斯”前,先不考虑服装换新问题。

   百万年终奖刚一汇到志村的账号上,当天下午妻子就去银行补登了存折。当晚是一餐比平时丰富了许多的家庭晚宴。虽然需要支出的项目很多,这让志村感到有些捉襟见肘,但毕竟“宝纳斯”的数额有了增加,给了志村很多希望。他觉得明年该比今年好,自己离“被减支”还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当晚的洋酒也比平日醇许多。

《新快报》2010-12-30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62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