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死的地主与手机玩家

打印

   陈言

   晚上9点,大部分超市都该关门了。临关门前的二十分钟,店里忽然顾客又多了起来。那些卖剩下的面包、蔬菜、生鱼片,会在这个时候减价销售。很多人正是为了买这些减价产品,特意选择在关门前来的。

   如果还有一些食品最后未能卖出去的话,店员多半会用一个黑色的垃圾袋把这些食品装进去,然后扔到不远的一个垃圾站去。有时一些流浪汉会从这里拿走够他们吃上几天的食物。

   日本本来是物质生活(包括食品在内)极其丰富的国家。很多流浪汉患有肥胖症、高血脂,和他们喝了太多的从酒吧淘汰出来的洋酒、吃太多的过期食品有关——饥饿在日本本来应该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但是,1月9日,大阪警察发现了一对六十多岁姐妹的尸体,经解剖没有从胃里找到任何食品。63岁的姐姐大概因突发心脏病在12月22日前后死亡,61岁的残疾妹妹则在其后饿死。身高1米47的姐姐最后剩下37公斤,1米58的妹妹仅有30公斤。

   在大阪这个地方,姐妹两人曾算是有钱的。她们的父亲当过银行董事,生前置下大量物业,对两姐妹人们都称“大小姐”,无人敢怠慢。20年前老父亲离开了人间,接着老母亲也撒手人寰,姐妹两人靠收房租仍能过上不错的日子。

   谁想到日本在这二十年里经济一年不如一年,姐妹两人借钱重新盖的房子,竟然租不去,银行就来催还款。姐姐的账号到2009年还有11万日元(约8000元人民币),但到去年的6月,就一分也没有了。等人们发现姐俩已经离开人间的时候,两人的钱包里仅剩下了90日元。

   她们住的房子早已抵押给了银行,门上有法院贴的通知,要她们去法院办相关手续。日期是去年9月的,但两人还住在这里,法院传唤没有起到作用。7月因为一直没有交水费,自来水停了,9月以后电也停了。

   “大小姐”的生活是如此的悲惨,这是周围邻居想都没有想到的。“能借我1万日元吗?”10月,姐姐向一位她认识的人伸出了求援的手。“干什么用?”借这么点钱,让对方感到有些意外。“我想买点吃的。”姐姐说。姐妹两人穿着满是泥污的破旧衣服,蓬乱的白发披在肩上,看上去有七八十岁。

   从富裕家庭中走出的两位大小姐,最终也没有向政府提出困难补助,在新年到来之前离开了人世。

   无独有偶,2010年4月,在福冈县发生了另外一起37岁的年轻男子饿死在家中的事件。男子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找到工作,靠打零工过活。其父早亡,母亲在时,还能靠母亲的一点退休金勉强生活,自从母亲去世后,男士打的零工不足以维持生计,于是要靠借高利贷度日。转眼间150万的债务就背上了。男子打零工每小时能挣到680日元,靠这点钱根本无法还债。

 

   男子无论去哪里打工,总能遇到高利贷上门追债,男子也每每地因此而失去工作。

   等人们发现男子饿死家中的时候,看到他身边有5部仍不时有人打入的手机,桌上则有一封写给他叔叔的信:“救救我……”另外就是钱包中的9日元了(Kuen,“9日元”与“无食”在日语中谐音)。在火化完自己的侄儿后,叔叔将这9日元送到了寺院的钱箱中。

   年底从日本报纸中读到这些凄惨的故事,让人不知道日本社会到底是怎么了。一些人已经穷得连买超市关门前的剩余食品的钱都没有了,甚至没有了去等超市扔出食物的气力。过去那些在土地上赚足了的人,如今落到了这个地步。而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却找不到工作,找不到一口饭吃,可是他又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钱,去签每月都要交不少费用的手机呢?

   《新快报》2011年1月13日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630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