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似又重返“自由与繁荣之弧”

打印

   陈言

   在经济上日益依赖中国,在政治上却重新回到日美同盟及日韩同盟,这是一个值得中国人深思的日本新走向

   华盛顿当地时间1月6日,出任下届首相呼声最高的日本外务大臣前原诚司抵达美国访问。此行最大的关键词即为“日美同盟”。

   他在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后表示,“将继续深化美日同盟关系”。会见前他在华盛顿智库发表的演讲中也明确向美国表态:“美日同盟关系是日本外交的基石。”

   前原已预定于1月14日访问韩国,此前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已于10日先期访问了韩国,“日韩军事同盟”一说随之被媒体传开。虽经日本外务省否认,但日韩政治上接近似已成为事实。

   从安倍晋三的“价值观外交”、麻生太郎的“自由与繁荣之弧”,到鸠山由纪夫的“东亚共同体”、菅直人的“政治上的日美同盟”,表面上日本外交方针似乎一年一变,但实际上,执政的民主党在外交上已经越来越走回自民党的老路。

   “人们看到的是首相从鸠山由纪夫变成了菅直人,却很少看到外交已经从重视亚洲转向重新走日美同盟的老路。”东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经济上日益依赖中国,在政治上却重新回到日美同盟及日韩同盟的道路,这是一个值得中国人深思的日本新走向。

“日美同盟”要回到2005年

   前原诚司与希拉里•克林顿已经有过多次的交往。1月6日,前原与希拉里会面结束后不久,日本《朝日新闻》就从华盛顿发回报道称:“由于中国开始进入海洋、朝鲜局势等安全保障环境方面出现了变化,今后有必要进行日美外务、防卫大臣2+2会谈,对2005年制定的共同战略目标进行修正。”

   言下之意,日本不仅要回归到2005年与美国深化军事同盟的时代,而且同盟的指向更加明确。

   在确认了日本会继续是远东的军事盟友后,希拉里很高兴地表示:“今后几个月内,我们将进行2+2的会谈。我们邀请菅直人首相在春季的晚些时候访问美国。”“日美要探讨在中国的南海及东海方面海洋航行的自由。”《朝日新闻》进一步报道说。

   尽管日本国内反对在冲绳继续驻扎美国军队的呼声越来越高,普天间基地的搬迁问题难以收场,但至少在现阶段,两国高层回避了矛盾,突出了共识。

   而军事演习更是表现这种同盟关系的最佳方式。1月9日到10日,美国海军“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空母舰与日本海军“鞍马”号驱逐舰在临近韩国、同时也是与紧靠中国的长崎县附近海域进行联合演习。期间双方不仅进行了通讯演练,还让舰载直升机到对方军舰上起降,显示出极为亲密的军事同盟关系。

   日本保守舆论的代表《读卖新闻》在1月6日发表社论说:“由于朝鲜的核武器、导弹威胁,及中国不断与周边国家发生摩擦,在制定东海、南海确保安全的规则上,有必要强化日美关系,同时加强与韩国、澳大利亚及印度的多国间的联系。”

   这一说法,让人不由联想起由美国保守派学者首先提出、麻生太郎时代发展出的“自由与繁荣之弧”外交理念。麻生时代未能实现的想法,如今在民主党内阁,被前原诚司以“现实外交”的方式继承了衣钵。

“日韩同盟”深思熟虑

   日韩之间在进入2011年以后,经过深思熟虑和精心安排,一系列的外交活动也正在展开。

   1月3日,韩国报纸《每日经济新闻》发表了对前原诚司的专访。据报道,前原说:“我希望与韩国在安全保障方面建立同盟关系。”这是日本方面首次公开对韩国提出建立安保同盟关系的提议。

   不过日本外务省在同一天提出异议,说该报的报道与事实不符,前原从未提过“日韩同盟”。

   紧接着10日,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访问了韩国。这是日本防卫大臣级别人员在相隔6年之后首次访问韩国。

   一抵韩国,北泽大臣立即去见了韩国国防部长金宽镇。两人就日本军队与韩国军队之间互通食品、零部件及互相协助进行运输作业一事进行了协商,做好了签订《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的准备。

   而早在去年,日本就已经开始和韩国谈交换秘密情报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在《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签订后,又在情报方面互通有无,就更加有了军事同盟的基础,新保护协定的谈判也将大大加速。日韩间的防长及副防长间的相互访问今后也将成为惯例。韩国媒体把这种关系理解为“军事同盟”,其实并不算离谱。

   表面上看,日韩同盟的主要对象是朝鲜,但从国力上看,朝鲜经济

   力量仅相当于韩国的1/37,更无法和日本比拟。军队用的燃料严重不足,武器更是落后了几十年。日韩在军事上具有绝对优势,炒作朝鲜威胁,把朝鲜当做共同应对目标,并不很站得住脚。

   1月10日,在与金防长会谈结束以后,北泽大臣与日本记者有一个简短的见面时间。日本记者反复追问的并不是日韩想强调的朝鲜威胁,而是日韩军队今后如何对待中国。

   北泽说:“朝鲜的(军事挑衅)行动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今后该如何对应,中国的立场极为重要。我和金防长进行了非常深入的会谈,但不便于透露会谈内容。可以说日韩对中国的作用都非常的期待。”从中不难看出,中国是日韩军方之间谈论的重要话题。

   值得补充的是,日韩《物品劳务相互提供协定》是日本与美国及澳大利亚之外签订的第三个类似协定。

“国家利益不会因为执政党的变化而发生巨大转变”

   2009年10月,鸠山由纪夫当选首相后访华时,向中国方面谈到“东亚共同体”理念,似乎表现出与自民党外交的巨大不同。

   当时记者与外务省发言人儿玉和夫有一个单独见面的时间,问到日本外交会不会发生巨大转变时,儿玉很明确地说:“国家利益不会因为执政党的变化而发生巨大转变,外交也一样。这是西方的一个外交原则,这个原则也适用于今天的日本。”

   如今看来,儿玉的表态得到了证实。外交路线上的回归,在菅直人内阁表现得更加明显。

   在经济上,日本强调借势新兴国家经济发展机遇,振兴日本经济;但在政治上,则以打压朝鲜为幌子,摆出组建日美韩军事同盟的态势,强化了与中国对峙的姿态。外务大臣前原诚司的访美,防务大臣北泽俊美访韩,都体现了这个路线。

   “日本完全没有和中国打一仗的想法,但是日本确实在强化与美国的军事演习及与韩国的军事交流。”日本言论NPO组织理事长工藤泰志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不是要和中国立即进行一场战争,而是要在外交、军事方面显现出与中国的对峙,这种矛盾的行为方式似让人难以理解。

   “经济按经济自有的规律办事,外交不会影响经济交往的。”有不少日本企业界的人士则这样看待中日关系。不止一家日本企业的总裁对《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说过,他们要耕耘好中国市场,在这里获得企业发展的动力。但谈到日本外交、军事上表现出的与中国对峙的态势时,他们也常常解释不出原因。

《瞭望东方周刊》2011年03期

http://www.lwdf.cn/wwwroot/dfzk/world/2504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