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往事

打印

市长的两部手机

   这次地震发生后,中国民众会发现,尽管日本会有民众对政府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但总体上,他们还是信任政府的。

   这种信任是有来源的。我来讲个我接触过的野村兴儿市长的故事。

   十几年前,我在日本山口县萩市曾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我从庆应大学转到萩国际大学教经济方面的课程。每月都会和萩市的市长野村兴儿有一个见面的机会。

   野村兴儿原来是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官员,懂经济,因为出生在萩市,后来就回来竞选当上了市长。大概是1998年左右,他听说有一个外国人来市里的大学做教授,又是名校出身,就约了我见面。他也是东京大学毕业,与我算是同学,聊得很开心,后来我们就常常见面。我们当时还成立了一个政治经济联谊会,每个月都在小酒馆里聚聚,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一米七几的他有点微胖,日本市长不像中国市长,前呼后拥,他来去都是一个人,没有秘书跟着,也没司机接送,约吃饭更不会坐豪华车。平时联谊会会有六七个人参加,年底则会多些,二三十个人,有学者,也有当地官员。每次去酒馆,谁先到谁就坐上席,如果他后到,就坐在下席。他只喝啤酒,且每次只饮一杯。通常开始的时候倒满了,碰一下杯,他喝一小口。日本人是不劝酒的,只要杯里还有酒,就不继续倒,最后要散了,才会把这一杯剩下的酒喝完。

   他每次出现总是西装革履,有意思的是我发现他有两部手机且从不离身,还有一点奇怪的是有部手机基本不用,但电总是满的。有天,我晨练的时候碰到他,两个手机都还别在腰上。我后来忍不住就问了他,这两部手机的用途。他告诉我,这两部手机一部用来日常联络,另一部则是在紧急情况下,接通市内广播,向居民直接传递灾害信息用的。

   萩市三面临海,更像个半岛,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很频繁,暴雨的时候还要对付泥石流。野村市长一个重要的日常工作就是防灾抗灾,比如在台风到来前几小时,用广播、无线电的方式把外出的渔船叫回来,躲避灾难。这时市长会按事先制定好的程序,遇到多大的台风,该发布哪个级别的抗灾信息,一切都有章程可循,市长遇事不慌张,市民自然也不会慌乱。

   有个细节还可以交代一下,在日本每家的电视都有个机顶盒,但和我们中国用的机顶盒不同,日本的机顶盒在收到大的灾害预警时会自动打开电视播放警报,告知居民应对。我在山口县期间家里的机顶盒从未启动过,只是有几次从广播里听到过山洪预警,但都不是很大。如果处于危机时刻,我想野村市长会直接发布命令,让人们去学校避难,或者让当地的公务员去救灾的。

   有野村这样训练有素,比较尽责的官员,有特别清晰的防灾指挥和预警系统,再加上日本国民在日常生活中,经历过相关训练,所以在东北大地震、核电事故到来时,整个指挥系统不会出现大混乱,日本民众依然能保持平静,相信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