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地震:马蜂蛰了哭肿的脸

打印

   陈言

日本汽车行业受到的影响,可以从丰田、本田等企业的停工看出来。电子行业恢复生产所需时间将更长。拆除核电站废弃的反应堆需要近万亿日元,东电还需要向受灾民众赔偿数万亿日元。东日本地区的房屋道路海港重建,需要数十万亿日元。本来应该用来进行技术革新的投资,今后数年需要用在对灾区的救援上。即便日本的GDP不会出现太大的下降,经济复苏也越来越遥远

   日语在谈到祸不单行的时候,常常会用“马蜂蛰了哭肿的脸”这个谚语。

   3月11日下午2时46分,里氏9.0级强震足足在东日本震了好几分钟,1个小时后20米高的海啸在东日本沿岸纵深5公里范围肆虐了数小时,将汽车、渔船推上了数层楼房的房顶。地震海啸还造成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重大事故。

   在地震海啸发生半个月后,目前还没有将事故控制住。“估计废弃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数座反应堆要用十年时间。”日本一位核电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从数分钟的地震到几个小时的海啸,再到需要用十几年时间处理的核电事故,3月的日本遭遇了史上最为惨烈的天灾人祸。不只一位日本人在谈到此次地震时说:“我们还没有从失落的20年中挣脱出来,就遇到了这么大的地震,上苍太不公平。”

分散风险成为了一种风险

   在地震到来前的2011年2月,丰田为了分散风险而设立的一个重要项目在宫城县大衡村落户。

   “东北就要成为(丰田)在国内的第三个生产中心,我们对在这里的生产充满了希望。”在工厂正式启动仪式上,丰田董事长张富士夫满怀信心地说。

   爱知县丰田市是丰田汽车第一个生产中心。丰田公司一直希望建立一个能用好全日本资源的生产体系。丰田混合动力车的一些重要零部件工厂设在了东北地区后,混合动力车使用的车载电池也开始走进宫城县,2010年1月已经开始投入生产。谁都没有想到,地震、海啸这么快就袭击了工厂。

   地震发生后,丰田迅速在公司内设立了抗震救灾本部,宫崎直树常务董事直接兼任本部长。公司内有着救灾经验的人也先后聚集到这里。

   2007年7月新泻县大地震后,道路被毁坏,丰田工厂各种机械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丰田想要恢复生产,至少要3个月时间。”业内评论家看到工厂的惨况后说。但从日本各地驰援到新泻的200人,只用了1个星期,就让工厂恢复了生产。

   但这次宫崎直树率一班人马来到宫城县时,发现情况远非他们在2007年地震时见到过的。“零部件供应不上,从3月14日起丰田停产。”很快丰田公司对外宣布了这条消息。

   到了10天后的24日,停产已经持续了10天,奋力筹措的零部件,仅够普锐斯等销量好的轿车使用。3月28日开始能组装普锐斯了,但并不能保证今后持续生产下去。生产电池的宫城工厂正式开工还需要不少时间。

   丰田工厂的工人虽然未遭遇伤亡,但地震海啸来得太惨烈了,东北地区的生活十分艰难。

   “我们首先是向灾区运送食品、饮料、医药及毛毯、衣服、大人用尿不湿等生活用品。能把救灾物资送到灾区已经很不容易,像在新泻县地震时那样迅速修理、调整生产设备,进入到恢复生产的阶段,非常的困难。”丰田(中国)有限公司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

   这次和新泻地震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工厂缺电。从其他地方紧急来宫城县支援的60名丰田救援人员,对于这个情况束手无策。

   不仅丰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难题,日产也同样在震后被迫停产。地震当天,日产总经理志贺俊之正好在横滨公司总部21层的办公室里。电梯已经不能使用,他赶紧下到8层,在这里召集负责生产的副总经理、负责各个工程的董事开会,迅速收集零部件厂商的受灾情况,准备了应急措施。但日产也不得不很快就宣布停产。

   东北地区的零部件厂家,虽然选择了尽量不在海边设厂的稳妥方法,但地震及狂扫纵深5公里的海啸,还是让很多厂家受到了损失。结果丰田、日产、本田等日本主要汽车零部件厂家未能幸免于难。丰田等在海外的工厂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影响。

   “我们有可能会停产。”3月23日,丰田在北美的工厂贴出这样的告示说。

   原来希望通过在东北地方设厂,在一定程度避免生产体系过于集中在东京、大阪、福冈等地,一旦遭遇天灾企业难以应对的情况,但天灾首先出现在了宫城县,分散风险的结果是带来了更大的风险。局部地区的工厂供应全集团甚至全产业零部件的方式,因这次地震给企业造成了巨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