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地震:马蜂蛰了哭肿的脸

打印

化为泡影的“核电复兴”

   几年前,在日本采访企业家时,他们中间很多人看到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对能源的高度需求,认为世界在1979年美国三哩岛核电站事故及1986年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之后,随着技术的发展,核电安全问题已经基本解决,核电复兴近在眼前。

   “集中是我们在考虑企业战略时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几年前,东芝高管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那时东芝正在将企业经营资源集中到核电及半导体上。

   日本企业大都有着太长的产业链,让企业主营业务很不清晰,给企业带来效益的业务和让企业亏损的业务往往混淆不清。如果把核电及电子原材料作为企业的主要经营内容,随着国际社会对能源需求的加大,手机、平板电脑等进一步走进消费者,两个主营业务都能有不错的发展机会。

   东芝公司在2006年并购了美国核反应堆企业西屋公司,成为世界上同时具有两种核电技术(沸水型及压水型)的企业。并购金额达54亿美元(6200亿日元)。当时的企业高管对记者谈到这次并购时,很有信心地说,“不论从新兴国对能源的需求,还是从全球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要求上看,核电都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特别是美国小布什政府开始重新评价核电后,核电复兴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潮流。

   东芝公司原本预计在2015年让其核电业务的年销售额达到1万亿日元(110亿美元),在现在的5000亿日元基础上翻一番。

   民主党政权在向国外推广日本核电技术上,比自民党更加积极。“这既是减排的一个方式,也能解决世界经济过于依赖石油及煤炭的问题。”有数个民主党议员在和《中国新闻周刊》谈到该党的经济政策时说。越南引进日本的核电技术,与民主党议员的积极推进有着很大关系。

   但是东电福岛核电站事故,已经让核电复兴化为泡影。东电处理核电事故需要用近万亿日元,花十数年之久。对核电站周边居民的赔偿要在数万亿日元之上。这样的赔偿金额,已经大大超出了东电本身的经济能力,日本政府的连带赔偿责任则难以推脱。

   “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控制核电的能力是这么的小,而核电会带来的危害则是这么大。”东京大学的一位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日本的核电专业技术人才、行政管理官员主要是从这所大学里走出来的。

   核电在拉日本经济的后腿。东电核电站发生事故后,东京周边缺电1000万千瓦,突然减少了20%的供电量。日本东部和西部的电力赫兹数不一样,西边有电也不能提供到东部来,让东部要补上如此大的电力缺口,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东部经济的衰退已经成为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