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是公共的,日本不能随意倾倒核废水

打印

   陈言

   经济观察网 陈言/文 4月6日上午,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见日本记者时,谈到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向大海排放低浓度核污染废水一事时说:“本应该向水产方面的人士、向周边各国准确地转达这样做的必要性。”承认事先的沟通工作很不充分。“应该详细地进行沟通,有这个必要,我们愿意诚心诚意地接受批评。今后和周边国家沟通时,我们将更加细致。”枝野补充说。

渔民要把水泼在东电总裁的脸上

   低浓度核污染废水进入大海一事,在本月已经从日本少得可怜的对海洋的检测中得到了相关数据。开始时一直说是福岛第一核电站厂房有裂缝,冷却水从这些裂缝渗漏到了海中。舆论也没有太追究日本政府及东电的责任。但到了5日,东电主动将低浓度的核污染废水排入海内真相大白。东电说的低浓度核污染污水并不是一个准确的科学术语。按《核反应堆规制法》的相关规定,通常指比普通海水中的辐射浓度高出100倍的污染水。和数万倍比起来,这个程度的污染不算高,但绝对不是字面上的“低浓度”意思。因此日本渔民及韩国舆论在得知此消息后顿时怒不可遏。

   6日上午,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服部郁弘亲赴东电总部,直接向胜俣恒久董事长提出了抗议:“你们完全无视渔业从业者的存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大楼一层服部会长斥责东电公司在放出污染水之前,没有和渔业从业者联系,“全(日本)国渔业从业者对于日本国家及东电公司不负责任的做法表示强烈愤慨。”服部会长接着说。

   “相关人员遭受的损失东电必须赔偿!”对于服部会长的这个要求,胜俣董事长只是小声地说:“真诚地接受(批评),衷心表示歉意。”对于赔偿一事,他说:“我们将和国家商量后,尽最大限度的努力。”未能直接谈该如何赔偿。

   靠近福岛县的茨城县渔民,在6日前尚不知道东电已将低浓度核污染水排到了海内,照常在海上捕鱼。6日晨像往常一样将鲜鱼运送到东京鱼市时,已经没有鱼商肯接受他们捕回的海产品了。到了这时才火速和县里联系,让出渔的船只赶紧回港。

   福岛核电站还在往反应堆灌水,渔民武子宽说:“我手头要是有水的话,我非得泼在东电总裁的脸上。卖不出去的鱼要他们赔!气死我了。”一脸的锈色与无奈。

   韩国政府也非常愤怒:“事先没有和我们做任何沟通。”该国发言人说。

6万吨核污染海水等待处理

   日本本来在核问题上是个非常谨小慎微的国家。十几年前,由于苏联崩溃,核潜艇被大量废弃,很多被放置在日本海一侧。那时的日本反复与俄国交涉,舆论猛烈攻击前苏联及俄国不负责任。日本还努力通过修改国际公约“伦敦条约”,让核潜艇成为禁止向海洋抛弃的废旧船只中的一部分。

   和核潜艇相比,福岛核电站被核能污染的污水数量更大。日本媒体推测福岛第一核电站1、2、3号机组的厂房中,共有6万吨左右的核污染污水,特别是厂区内存有大量的高浓度核污染污水。这些污水的管理特别困难,如果“不慎”再次浸漏到海中,危险程度也会更大。

现在需要的是日本政府及东电对核污染污水的处理负起责任来。

日本应该用国际力量解决核电站事故

   用“没办法”这样的说辞,今后向国际社会做解释,恐怕说不过去。东电在核事故刚刚发生的阶段,“婉拒”了来自美国的救助申请,以后与国际社会并没有形成广纳众议,共商排除核危机的体制。现在也依旧没有动员全世界的核电专家来帮助处理核事故。

   日本政府在此次地震海啸及核电站事故方面,与外界的沟通显得非常不顺畅,日本国内媒体对日本政府在信息透明方面的工作评价不高。核污染污水排放到海洋一事,与周边国家沟通非常不力,日本政府的公信力在国际社会被大大打折。

   4月6日,《朝日新闻》以很大的篇幅刊登该报驻华盛顿记者胜田敏彦的文章,谈中国2007年击碎的卫星“风云1C”有可能撞上国际宇宙空间站。说卫星碎片有15公分大小,已经距离空间站6公里。“中国在挑起宇宙空间军备竞赛”,该报引用欧美的言论说。

   但是,此时提这个问题不足以转移日本民众及国际社会对日本在核污染污水处理上的关注。6万吨核污染污水的处理,是关系着国际社会民生的一个大问题,也是任何核电站都没有处理过的巨大难题。国际社会的通力合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才是解决问题之路。

经济观察网 2011年4月6日

http://www.eeo.com.cn/observer/shelun/2011/04/06/19810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