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泄危机中的渔民悲歌

打印

   陈言

   不收鱼,是不能想象的事。鱼贩子和渔民之间都非常熟悉,很多人都是祖祖辈辈这么与对方做着生意,这次不要渔民打回来的鱼,已经有些要断交的意思了。

   在与福岛县相邻的茨城县,4月6日一早,平澙渔港的渔民和往常一样外出捕鱼。这里距离发生核泄事故的福岛核电站有100公里,日本政府此前只是划定了核电站周边20公里的禁渔区。

   7时前后,该开始收网了。无线电里却传来了渔港的通知:昨天捕捞的海产,被东京的鱼市拒收,渔港要求所有渔船尽快放弃捕捞,立即回港。

   渔民们当然也听说了核泄事故,也知道这20来天基本上天天需要往反应堆灌水,好像那里有个无底洞,不断地需要灌水,只要少了一点,核电站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但本来这和茨城县好像没有太大关系,东京等地的恐慌虽然也传到了茨城,可是渔民们觉得,距离福岛220公里的东京是不是有些大惊小怪了?

   可是终于现在连自己也被牵连到了。6万吨核污水在无地可存放的情况下,开始被倾倒入大海。“大惊小怪”的东京市民,绝对不会再购买太平洋近海的海产了。

   我以前经常去日本渔港,和发达的工业相比,渔民收入很少。很多人以为日本的渔业很发达,但那主要是远洋渔业,近海渔业一直很冷清。在茨城县,打鱼还不如去东京打工。在中西部的山口县,渔民的收入大概只有普通工人收入的一半,为了维持生活,除了打鱼,往往还必须多打一份工。本来收入就不稳定,福岛核泄危机开始后,渔民被夺走了谋生的手段。

   “太可怕了!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运营商)总裁敢在我前面露面的话,我会把水泼到他脸上。我们的鱼没人要了!东电得赔!我快气死了!”64岁的平澙渔协理事长武子宽气到几乎语无伦次,“打到鱼却卖不出去。我这辈子没有这么惨过,天啊。”

   鱼卖不出去意味着什么?在东京的时候,我经常会去逛鱼市。渔民卖鱼,都是一船船放在渔船的水仓里运过来的,鱼贩子用大网把鱼捞出来,给渔民一个数,连讨价还价都不用,就这样就把一船鱼买下了。

   不能说鱼贩子敛财什么的,和国内不一样,上百年来,他们几代人都是这么卖鱼和买鱼的,已经不只是顾客与卖主的关系,那是一种积累多年的信用关系。

   所以,不收鱼,是不能想象的事。鱼贩子和渔民之间都非常熟悉,很多人都是祖祖辈辈这么与对方做着生意,这次不要渔民打回来的鱼,已经有些要断交的意思了,要么渔民不再打鱼了,要么是鱼贩子不再贩鱼了,否则是不会这么做的。

   祖辈积累下来的信用就这么毁了。渔业都要崩溃了。同一天,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服部郁弘来到东电总部,他在大楼一楼见到了东电董事长胜俣恒久。

   “全国渔民对国家与东电不负责任的态度非常愤慨!我们要求向渔民全额赔偿!”服部真的很愤怒。

   “我真诚地接受批评,向渔民表示道歉。补偿一事我们和国家商量后,将尽最大的努力。”以一贯谦卑与内疚的形象,胜俣说。但是,他并没有明确具体该如何赔偿。

  我想,东电肯定会赔一些钱的,几十万日元或者上百万日元吧,相当于一个月或几个月的工资。但渔民以后会怎么生活呢?那点钱是不够用一年或者数年的。

   日本政府在核泄问题上似乎失去了信用,没有和渔民说核污水的事,总是在说能处理事故。东电总用谁也听不懂的技术名词解释事故过程,初听让人觉得马上就能阻止事故了,但今天肯定比昨天也比前天的情况要差了很多。最相信政府的渔民们,现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东电还有更多的高浓度废水等待处理,其中免不了“不慎”被排到海里的情况。茨城县渔民的苦日子现在才刚刚开始。

《新快报》2011年4月7日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668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