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电公司用什么来赔偿

打印

陈言

   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发生危机,让人们第一次对核电站的经济成本有了新的认识。而真正能够计算出这个成本到底有多大,也许要花数年或者十几年时间。

   怎一个“赔”字了得。

   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简称东电)东电核电站发生危机,让人们第一次对核电站的经济成本有了新的认识,而真正能够计算出这个成本到底有多大,也许要花数年或者十几年时间。今天我们仅能从现在获得的信息中计算出其中的一小部分。

350米的避难区域与150亿日元

   我们可以借鉴的例子在1999年的日本发生过一列。那次工厂周边350米范围的居民被疏散,企业赔偿150亿日元。

   JCO公司位于福岛县与东京都之间的茨城县。那里有个核电企业、研究机关集中的东海村。1999年9月30日,该公司在加工铀原料时发生了核分裂连锁反应(临界事故)。临界状态持续了20个小时,企业周边350米以内的50户居民被立即疏散,3天后才在确保安全后返回自家。当天半径1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被要求不得外出,在家避难。

   加工工序本来是有一套完整的实施规则的,JCO未按规定进行,而工厂本身制定的“内部工序”在实际操作中也没有执行,整个工序完全没了套路,致使事故发生。日本国家在其后追究厂长“业务过失致死罪”,其厂长为此负了刑事责任。

   在车间里工作的两名工人受到严重的核辐射,几天后死亡。参与救助的企业职员、防灾业务方面的相关人士及附近居民多人受到了核辐射。好在核辐射的范围比较小,对周边住民及环境的影响不是很大。对农畜牧产品也基本上没有影响,事故很快就处理完了。

   但毕竟是两名工人殉职,救助人员受到了辐射。JCO向殉职的工人家属、参与救助的人员及受到辐射的居民赔偿。整个处理过程使用了150亿日元,在当时相当于15亿元人民币。企业参加的保险为这150亿日元赔偿金中出了10亿日元,余下的则由JCO公司负担。

   东电福岛核电站四座反应堆受损,方圆20公里内的人避难,20到30公里的人需要在室内避难,其影响程度要大大超过11年前的JCO事故,需要动用国家资源来进行相关的赔偿。

日本现有赔偿制度不足以支付赔偿金额

   日本在建核电站的时候,便考虑到一旦发生核电事故该如何赔偿的问题,但真的出现了核电站事故,这个应急体制根本不够用。

   在日本还没有建商用核电站之前,国家已经开始制定“原子力损害赔偿法”(原赔法=核电损害赔偿法)。该法规定,如果核电站发生事故,在受害人的救济方面,企业负有无限赔偿责任。

   这需要企业在建反应堆的时候,必须与保险公司及政府签订保险、补偿契约。按照这个契约,一个核电站能从保险公司及政府那里拿到最高1200亿日元的赔偿金,超过的部分原则上由企业负担。

   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能够从政府补偿契约那里拿到最高1200亿日元的款项,但这已经绝对不够。

   东电需要补偿的对象有:受到核辐射引发的各种损害、居民避难时的交通费及在外住宿的所有费用、企业停业造成的相关损失、谣言导致企业不能进行的业务损失、财产方面受到核辐射后不能继续使用的补偿、核辐射方面的检查费用(包括人及物品的核辐射检查)。

   20公里范围内的所有企业已经不能从事生产,对于这方面的赔偿,东电恐怕已经很难担当得起。核电站30公里范围内20万人已经避难。避难途中发生的老弱病残死亡事件等等,东电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目前东电核事故的处理费用要超过1万亿日元,赔偿费用为数万亿日元,给日本国家在今后几年里造成的经济损失同样有数万亿日元到十几万亿日元。这当然不会在一年内处理完所有赔偿,但相当于国家一年税收总额将近一半的费用,在这次事故中需要拿出来。制度的设计不足以完成这么大的赔偿。在设立核电站的时候,无人能推测出核电站的经济成本有如此之高。

核电事故中不能使用不可抗力

   尽管是地震、海啸后出现的核电站事故,但福岛核电站依旧难以适用不可抗力。

   3月11日地震发生后,日本核电方面的国家机关迅即发出地震灾区核电站完好的安全报告。的确在地震到来之后,核电站立即停止运转,备用电池也全都用上,之后是备用发电机全部开动,核电站并没有出现倒塌现象。

   日本“原赔法”中规定的“异常巨大的天灾地变”、外国侵略造成的“社会动乱”条款显然不能在东电适用。东电股东用最大力量希望能适用该条款,最好由国家承担赔偿责任。但从枝野官房长官回答记者提问时的发言看,实际做起来则很难。

   “从事故的过程及社会状况看,我个人认为不能简单地使用免责条款。”律师出身的枝野官房长官在3月25日的记者会上说。

   东电本身也没有这个奢望。其第一副总经理鼓纪男在3月22日见记者时也说:“东电需要负这个责任。”他还说:“我们在考虑哪些是必须立即补偿的,在寻找补偿的方式。”并没有使用免责条款的意思。

   日本媒体在对比了福岛核事故与JCO事故的规模后,单从规模看,“东电需要至少赔偿7.5万亿日元。”日本经济评论家杜耕次说。

   能够考虑的方法是售出东电股票,在股市上筹集相关款项。但核电站发生事故后,东电股票已经暴跌到了年内最高价的13%。4月6日为每股292日元(2月23日为2197日元)。市值总价为5600亿日元(事故发生前为3万4600亿日元)。已经没有了赔偿的能力。

   从银行贷款是一个解决的办法。3月23日东电和三菱东京日联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瑞穗银行及一家大型信托银行商量借用2万亿日元。估计这些银行也不得不向该企业融资,但就是有了这2万亿同样杯水车薪。

   在不能适用不可抗力的时候,集一国主要银行之力,亦不能救一家核电企业。这也是人们未曾预料到的。

收归国有,国家买单

   最终解决的办法也许只能是将东电收归国有,由国家去支付巨额赔偿。但这笔钱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

   尽管日本国家不愿意接手东电这个烫手山芋,但东电国有化似乎已成必然。3月29日,枝野官房长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目前尚没有哪个政府机关在讨论东电一时国有化问题。”当天《读卖新闻》发表社论说,应该将东电国有化。

   国家战略大臣玄叶光一郎并不同意枝野的观点,他说:“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把问题拿出来进行一番议论,再自然不过了。”并未否定国有化问题。在野党领袖渡边喜美谈到东电早已经没有赔偿的经济能力后说:“现在是讨论将东电暂时国有化问题的时候了。”渡边当过金融大臣,他对问题有比较冷静的认识。

   日本国家开始从本年度削减公务员工资5%,为此能省出1500亿日元。为了处理国内事故而削减公务员工资,这在日本是第一次。民主党承诺的给所有未成年孩子家庭的生活补贴,高速公路费用的减免提案等等已经停止,众多的公共工程也将停工。这些满打满算能挤出1万亿日元,离东电核事故的赔偿金相差甚远。

   倾一国之财力去救一家核电站,尚有如此大的困难,这也是建核电站时始料未及的。羊毛最终出在羊身上。国家赔偿不起,体制就要发生巨大变化。1986年前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3年后苏联摧枯拉朽般的轰然倒塌。

   到了福岛发生核电站事故后,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根本不知该如何计算核电站的经济成本,日本不会,其他国家同样不会,甚至连个概算都很难拿出来。

(作者系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 本报特约撰稿人)

《中国经营报》2011年4月11日

http://opinion.cb.com.cn/12714523/20110408/198186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