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直人,蜜月期已结束,幻灭期才开始

打印

   作者: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陈言

   地震发生一个月后,在日本Google上键入“菅直人 有能”,日本Google却反问:要搜索的是不是“菅直人 无能”。

   在一家经济网站工作的进藤先生,算不上是日本民主党及首相菅直人的铁杆支持者,但在日本遭遇史无前例的地震、海啸、核电事故的时候,他也一直相信菅直人能带领日本渡过难关。“菅首相草根运动家出身,当大的天灾到来时,需要动用民间的力量,这方面菅首相轻车熟路。菅首相大学学的应用物理,对核电站也是比较清楚,处理核电站危机再合适不过了。”

   进藤对于《读卖新闻》等媒体在3月11日地震刚刚发生不久就发表种种批评菅直人的报道,很不满意。“国难当头,批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但有谁能取代首相带领日本国民去抗震去处理事故呢?”进藤问。

   但地震发生一个月以后的舆论,让进藤更觉得难以理解。“我想国外的网站或许会对菅首相有个冷静的报道吧。我用谷歌搜索了一下,输入‘菅直人、有能’这些词汇,日本谷歌便反问是不是要搜索‘菅直人、无能’。我实在无语了。”进藤无奈地说。

   日本经济评论家原英次郎对舆论的这种变化看得很淡。“通常大的灾难、事故到来后,受灾地区的民众心理分4个时期,不断变化。先是英雄期,其次是蜜月期,再次是幻灭期,最后迎来复兴期。”在“福岛50勇士”等可歌可泣的故事鼓舞下,菅直人首相度过了一个和民众、企业、官员、媒体关系还比较融洽的时期。但现在地震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幻灭期迫在眼前,菅直人首相及其内阁开始在余震中有些支持不住了。

   4月12日,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和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东京有个简短的碰头会。民主党在10日的数个地方行政长官选举中满盘皆输,核事故处理备受非议,两位大佬决定起草一个共同声明,其中会清晰地写上“菅政权对核事故处理不当,招致深刻惨祸”。地方行政长官选举失败“是来自国民的警告”。听起来这更像是在野的自民党对菅直人的批判。

   现在,菅直人首相似乎已经度完地震蜜月期,“4月危机说”“6月危机说”在东京满城风雨。

   不管进藤自己怎么看菅直人,在进入幻灭期的日本人眼中,也许“菅直人=无能”就是这样联系在一起的,而现在的菅直人首相却一直没表现出力挽狂澜的气势。

大乱之时 首相“不动”

   菅直人首相招致非议最多的,莫过于他的几次亲临现场。

   草根运动家的最大特点是到一线去,到问题最多的地方去,直接动员民众去处理那些问题。菅直人便是这样一个政治家。

   地震发生前,菅直人在民主党内遭遇了小泽派的强烈攻击,党外则有自民党等对收取外国人政治捐款问题的追究。菅内阁经数位重臣辞职或者是出了问题必须辞职,政权已遥遥欲坠。

   3月11日的地震给菅直人送来了一块免战牌。政争停止了,所有人都投入到了抗震救灾及和核电站险情处理上来。

   一个通宵,菅直人迅速成立了数个应急机构,建立起全日本的救灾体系。“我现在就去福岛核电站,去地震海啸灾区。”12日晨6时,一夜未眠的菅直人在首相官邸坐上前往福岛核电站的直升机,对着电视台摄像机,更是对着全日本的所有眼睛这样说。

   此时,被海水浸泡过的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1号机组的供电厂房,随着海水退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景象。将近一个小时的一线视察,让菅直人充分地显示出了自己在核电方面具有非常扎实的知识。

   在得知冷却系统已经因为缺电不能使用的时候,“我当时就决定让10公里以内的人立即疏散。”菅直人后来很有些自夸地说。而当时东电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该疏散居民。“向炉内灌海水。”如果是普通政治家,他们恐怕很难理解核电站的冷却系统出了问题会导致怎样的结果,但菅直人非常清楚,注水也是他当场拍板的。东电当然不愿意往炉内注海水。因为这意味着要报废一座造价4000亿日元(约45亿美元)的反应堆。

   而对于菅直人第一时间亲临现场,在日本媒体以及自民党那里却变了样——“当天1号机组厂房就被炸飞了”;“美国给出的是方圆80公里内的居民需要疏散”;“大量的核废水排进了海里”;“都因为菅直人12日一大早就跑到核电站捣乱,让核电站不能专心处理事故,结果导致了大事故的出现”……

   对于菅直人亲临前线指挥的得失,日本谍报问题专家佐藤优,拿出一本二战前日本军部编撰的《统帅纲领》,指着第10条念道:“高级指挥官需时常留意自己的态度,遭遇难局而泰然不动,沉着应对。保持自信,显露森严威容,维护部下对己之威信,振作其士气,强化成功之根基。” 佐藤优总结说,“这个时候,指挥官需要泰然不动,绝对不得亲赴前线。”

   但是草根政治家菅直人恐怕从未听说过这本书的存在。他本能地在动,有些像无头苍蝇般地动,为此招来了无数的讽刺与批评。

人尽其力 群龙无首

   在草根运动家看来,国难当头民众的力量才是应对难局的最佳方式。菅直人另一个受到本能的驱使就是,地震后迅速成立了一系列的组织。

   11日地震当天,菅直人成立了“紧急灾害对策本部”,在其下设“受灾者生活支援特别对策本部”,再后来又增设“受灾者生活支援各部局联络会议”、“副大臣联络会议”等等。在核电事故处理方面,则成立了“核电灾害对策本部”“福岛核电站事故对策统合本部”。在和其他党的联络方面有“各党及政府震灾对策合同会议”“电力需求紧急对策本部”“复兴构想会议”“复兴构想本部”“核电赔偿委员会”。菅直人就不断地在这些委员会转,不断地发指令,然后大家去做自己的事,然后发现其他委员会也在做同样的事,然后抱怨,怠工。“我参加了不少会议,但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会议要干什么。”国土交通部的一位官僚每天在各种对策本部参加各种会议,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这样说。

   每个会议都会有数十页的内部资料,需要官僚一一整理,在会上作出说明,出席的人热议一番后,就不了了之了。“跟那帮家伙说了没有?”菅首相喜欢用这样的词来问某些事是否落实了。“那帮家伙”大多数时候说的是首相助理,日文表述为“内阁官房参与”。在发生地震后菅直人当即任命了6人,现在已增至15人。每个首相助理都有绝对大的权力,但似乎没有一人发挥过作用。“那帮家伙”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负责管什么的,反正一天能开上无数个会,收集巨多的情报,但仅只是收集而已,并无人能发令。“让那帮家伙来报告情况。”菅直人一发令,一大帮人就准备进首相办公室了。每人身后跟着几个大部的官员。但官员不得入内,菅直人讨厌官员,要那帮家伙直接谈情况。但是政治家并不清楚一线情况,况且每天在开会也没有去一线看过什么。“有没有和那帮家伙不同的观点?”当菅直人问首相助理时,“那帮家伙” 指的就是官员们,于是这帮首相助理们就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言论NPO理事长工藤泰志,在地震发生后便招呼民间团体自备干粮燃料去东北地方救灾。汽车开出去了,但都堵在高速公路上。“比16年前阪神大地震时,动员的人更快更多。”工藤对笔者说。但去哪里救灾,各个地方最需要的是什么,“信息太少,国家给的指令更少。”工藤很不满地说。

   此时的日本国家正忙于成立各种组织,忙于应对会海。草根运动在一线出现了一些混乱,国家则在庙堂之上,不知该如何使用行政官僚组织,很多场合也出现了很大的混乱。草根治国出了问题。

对民主党及自民党同样幻灭

   日本民众对国家领导虽然也有说三道四的时候,但到了危机关头,却又显示出了一种绝对的信赖。进藤在看到菅直人首相的后缀会在网上自动地将“有能”变成“无能”后,依然觉得该支持菅直人。

   “看看自民党在10日的地方行政长官选举中的结果,同样能解读为民众不相信自民党。”进藤说。

   构筑日本应对自然灾害体系的是自民党,这个体系在3月11日的地震海啸中基本上没有发挥作用。决定建设核电站的也是自民党,如今东电出了和切尔诺贝利一个水平的重大事故,让自民党难以推脱责任。

   过去的一个月算是菅直人的地震蜜月期,民众已经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不管他干得好坏,现在幻灭期已经到来,成千上万的对菅直人、对民主党的怨言就要以几何级的速度爆发出来。“日本政治就要重组,大联合才能带来大的复兴。”一位经济产业省的官员对笔者说。菅直人似乎已经不能坚持太久,一个政治上大联合的日本行将出现,那时日本或将迎来复兴期。

《南方周末》2011-04-14

http://www.infzm.com/content/5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