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宗教日渐世俗化

打印

            陈言

   看看国内的一些寺院,已经比较接近观光点了,和民俗、信众没有太多的关系。日本的宗教也有这个问题,寺院成为敛钱的装置。

   日本是个对宗教特别宽容的国家。每到周六或者是周日,总会有一些宗教人士来推销自己。推销的花样繁多,不过更多时候是往信箱里投放宣传品。很多宣传品印制精美,图文并茂。不过我们这种经过“文革”洗礼、之后来日本又亲眼看到“欧姆真理教事件”全过程的人,对那些新教,感觉很难理解。

   宗教和民俗联系到一起的时候,就可以看做是深入到民众中去了。日本人过新年前,很多商店装饰了圣诞树,虽然没有觉得日本有多么信基督教,但看到这个情景,至少觉得大家不讨厌基督教。很多饭店里是有教堂的,重要的不是让住宿的客人在周日来这里礼拜,是因为有太多的人需要在教堂里结婚,既然是结婚,就必然要宴请。去教会结婚,不如去有教堂的饭店结婚,办完仪式后,就可以在饭店举办婚宴了。

   元旦前,很多人会把照片、情书、定情物或者是旧娃娃等送到寺院里去,托寺院进行超度。所谓的超度就是和尚念一回经,然后把照片、娃娃等送到一个很深很深的山洞中,没有这个条件的话,便会焚烧。照片、情书等毕竟和一时的感情有着太深的联系,随便处置是对那份情的不敬。娃娃等虽然是布做的,但也已经有灵魂,不愿意放在身边的话,不得随手扔到垃圾中去。至于从寺院里拜请的“护符”、“绘马”,更不能随意处理,否则神灵不会再保佑自己。这些当然要送到寺院。

   也许是人的欲望太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太繁杂,新宗教在日本不断出现。看了一下日本的统计,2011年日本宗教法人的数量有18万2527个,可见数量真的不少。不用说周末来传教的各色人物,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能听到某人信奉了某种教义,书店里卖的最火的书永远和宗教有关。日本有位比较著名的宗教领袖,年龄不大,已经著书600余册,腕上戴的是20万美元一块的手表,衣着更是穷尽豪奢,过上了比大企业家、政治大佬要更加惬意的生活。

   看看国内的一些寺院,已经比较接近观光点了,和民俗、信众没有太多的关系。日本的宗教也有这个问题,寺院成为敛钱的装置,对这点日本民众意见很大。由于施主们对宗教的捐赠是免税的,宗教团体的收入大都可以算作是“布施”,有免税的资格。所以宗教在日本已经越来越世俗化,甚至成为了避税或者是占便宜的一个工具。

   前不久媒体爆料说,金阁寺及银阁寺的“住职”有马頼底,在2006年-2009年的三年里“逃税2亿日元”(约1600万人民币)。不过,这可不是一个独一无二特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