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正孝:夜色中的迷路者

打印

   清水凌晨四点半左右便回到了总部。五点一过,菅直人首相已经驱车直奔到了这里,办公室门也未关,就大声斥责清水总经理:“别想逃避,你们要是逃了,东电100%再也别想活下去了。”从门外也能听到菅首相怒不可遏的声音

   地震引发的日本核危机还在持续。与政府发言人、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成天鼓着大大的黑眼泡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大相迥异的是,发生事故企业的最高负责人---东电公司总经理清水正孝,却一直躲闪在镁光灯之外。

   尽管如此,舆论仍然试图觅到他的行踪,试图勾勒出完整的事故责任人形象。

   美国《华盛顿邮报》批评清水正孝是个“云里雾里的人”,说他没有履行一个大企业,特别是发生了重大事故企业的总经理责任。

   即便是偶尔出现在记者前面,清水也没有太多语言,双目紧闭。技术上的事,他说不清楚;经济上的事,已经超出了他能预料的范畴,如何处理这场严重事故,他束手无策。

   清水正孝的低调隐身引发各种猜测,“清水已谢罪自杀”“清水已经逃亡”等假消息不时现身日本网络。

   他活着,他并没有逃亡。偶尔,大家能从东电应对事故的大办公室里看到他的影子。那是一天24小时连续工作的司令部,清水一直坐在那里。

   但从3月16日到22日期间,的确很难看到这位总经理的影子。那是他就在总部楼上,一直打着点滴。生撑了几天后,极度的头昏和高血压,这位66岁的总经理不得不离开一把手的位子,让退居二线、已经71岁的董事长胜俣恒久再度出山。

四年的抄表工

   不止一位东京电力公司的人对《望东方周刊》记者说清水正孝总经理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因为在东京电力这样的大企业里,总裁一直只有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的人才有资格做。在清水之前,东电总经理这个职位47年来一直是东京大学,特别是该校法律系毕业的人长期把持的,一般人升不上去。

   庆应大学经济系毕业的清水正孝,1968年进入东京电力公司时,干的活儿是抄表工。其父也是东电职员,心里有种对东电的特别感情。但日本的抄表工和中国某些地方的抄表工不一样,与高薪、高福利、巨清闲无关。先得一家一家地查表,然后过几天去收钱,和人打交道,那是一件很苦的活。清水大学毕业后,一干就是4年。

   如果是东京大学毕业的人,虽然在东电也要从抄表工干起,但大都是干三个月,然后去较大的营业所,坐办公室就是了。他们的日常业务大多和东大的同学有关。政府中有太多的东大同学任电力方面的官员,企业有太多的事需要和政府沟通,同校同学做起来毕竟容易。即便是业内,特别是核电站方面的干部人才,基本上都是东大的毕业生,业内交流也非常容易。

   清水则在干完抄表工后,接着去核电站负责和普通市民的沟通,让地方上能同意核电站在那里继续工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清水就日复一日地走街串巷,和核电站周边的居民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工作27年后,1995年清水也当上了处长,负责采购。他干的第一件事是把东电5万员工的工作服改为委托中国生产,一下子就为企业节省了3亿日元的采购费。在这个基本上和国营企业差不多的东电,能做这个工作的人并不多。这为清水后来当上负责策划及广告业务的副总经理打下了基础。

   可惜,清水和地方上交流的经验,在企业传播方面受到的训练,在这次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中,基本上没有派上用场。事故给将近40年来安全运行的东电当头一棒,让日本的核安全神话彻底地告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