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式“的士”

打印

   如果不是乐在其中,或是退休后发挥余热,要干开的士这一行也干不久的。在日本,的士司机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行业。

   相隔数月,和几个同学去见大学老师后,老师还像过去一样,请我们这些已经年过半百的学生吃饭。天色已晚,老师准备打车回家,在东京街头等了一辆又一辆的的士过去,最后看到有车顶上挂着一个黄色灯笼状的“个人出租”后,老师才举起手把车招停,乘坐这辆“的士个体户”回家。

   日本是个对的士不做限制的国家,个人在拿到普通驾照3年后,再参加专业司机考试,拿到第二种驾照,并通过地理考试后,便有了开的士的资格。所以,开的士的也有个体户。虽然日本法律对“黑的士”往往是教育了事,打压并不严重,但“黑的士”极少,因为反正赚不到什么钱。

   我的老师只乘坐个人的士的原因却是,“的士司机太苦,的士个体户更苦”。以至于我们这些学生,在当着老师的面时,也都只选择乘坐个人的士。

   在学生时代,我们曾与老师一起去的士司机那里做过调研,有些地方的的士,一个月的营业收入也就30万日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左右,除去油钱、各种保险之后,到手8万日元(约合6600元人民币)。8万日元相当于40岁左右普通上班族不到一周的工资。

   此外,开的士在日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通常每100万公里的行驶里程,普通车平均出1.1件事故,但的士是1.7件,的士的事故率要高过普通车许多。

   工作时间长、收入低,所以在日本,很少能看到像中国这样的士主要由比较年轻的人群去做的现象。大多数日本的出租车司机头发花白,很少能看到年龄在40岁以下的,而60岁以上的则非常普遍,年逾古稀还开的士的都很常见。

   的士司机想获得较稳定的收入的话,加入的士公司是一个渠道。因为的士公司会与企业签单——日本企业往往没有“公车”一说,只会为常务董事以上级别的高管提供的士接送服务,像现任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当世界500强企业伊藤忠的总裁时,也是没有专车的。在这种情况下,司机拿的是固定工资,如果超时超距离可以与公司分成,公司不抽“份子钱”。对于司机来说,虽然收入稳定,但比个人的士高不了多少。

   在顾客看来,的士公司比个人的士更有优势的是,的士公司会安排司机参加急救培训,在乘客万一出现意外,或在行驶途中遇到意外情况时,能够发挥能力。

   很多的士司机甚至学习了像当保安那样的防身能力,倒不是防乘客,主要是天天在外面驾车,遇到某些社会问题时,除了向警察等报告外,也需要为维稳贡献力量。现在有些的士司机还具备为卧床病人提供护理的能力,这样在残障病人需要外出时,司机能提供帮助。

   但其实,如果有了这么多本事,另外找一份工作也不是难事,如果不是乐在其中,或是退休后发挥余热,要干开的士这一行也干不久的。在日本,的士司机是一个值得尊重的行业。

   在日本乘坐出租车并不便宜,出租车起步价高达780日元(约合65元人民币),每开出250米就跳动一次价格,且的士企业总会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提出上调价格的建议,所以如果要去较远的地方,普通乘客可不太能打得起的士。由于涨价会让乘客进一步对的士敬而远之,所以有些个人的士并不欢迎涨价。

《新快报》2011年10月20日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733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