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没有雷锋的国度

打印

   和日本人说中国有大善人“雷锋”时,他们不可思议;这几天日本电视、报纸大量报道小悦悦的遇难与最终死去,他们同样感到不可思议。是的,一个几十年以雷锋为榜样的国家,发生了小悦悦事件,这的确让人百思不解。日本社会又是怎样处理类似问题的呢?

   我们观察日本社会,觉得这里穿上制服的人,就必须是雷锋。比如穿制服的出租汽车司机,同样穿制服的保安,或者是穿西服,在西服上别着一枚公司标识的人,他们遇到别人有困难时,必须伸出救援之手。军人、警察就更不用说了。

   穿铁路公司制服的人,如果乘坐动车的话,看到有空下的座位,可以不可以使用该座位?对于这个问题大多数铁路职工会说,宁肯让座位空着,也不能去坐。更不用说抢座位、占座位了。军人、警察是不是可以使用动车上的座位呢?首先笔者在日本动车上没有看到过军人和警察,就是在普通地铁上看到执勤的警察,也从未见他们坐在座位上的时候。他们随时需要为其他人提供服务,他们不能身穿制服还想休息一下。他们上下班,自然会换上一套普通服装穿在身上的,这时他们是普通市民。

   穿制服的人在遇到问题时需要无偿地提供服务,日本不存在穿制服去做志愿活动的好人好事。

    看到交通事故,特别是发生了交通事故后逃逸现象时,日本人会怎么反应?首先不会视若无睹的。

   明知发生了交通事故却逃逸的,在日本罪加一等。交通法规上明确规定,救助遭遇事故的人,这是司机必需履行的社会责任。对于逃逸事件,日本警察会倾巢出动,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能够最终逃逸的在日本实在属于凤毛麟角。日本警察能做到这点。

   普通民众也会立即行动起来,打电话要急救车、向警察报警、根据日常学习的救助知识,在第一时间为受伤者实施救助,这些是普通人最起码要做的事。

   如果是公交车,日本并没有抢上抢下的现象,和日本人谈南京出了彭宇事件,他们难以想象那是个怎样的场景,更不能相信法官会这么简单地做出了判定。

   日本的法律特别强调无缪,在作出判决的时候,会反复推敲,不潦草行事。从物证、逻辑性、法理、对其他民众行为的影响等方面考虑,日本法院至少在判决书上,不至于让一次次判决的结果使得“善”成为过街老鼠。民事上纠缠不清的事,日本法院在推断时非常谨慎,所用的时间会更长,给出的结果尽可能让双方满意。双方存在不满的时候,也有再审理的机会。

   日本是个岛国,整个国家如同一个村落,大家离不开这个小岛,需要有长期在同一个地方生存下去的思想准备。加之贫富悬殊不大,人人皆有保险,法律强调“性善”之说,这些让社会出现的大事件不是很多。

   所以,日本没有“雷锋”那样的大善人,也没有出现过对交通事故见死不救的怪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