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雅子妃

打印

   自从9年前开始养病后,日本皇太子妃雅子已经很少参与公务了。

   12月9日是雅子48岁的生日。日本各电视台自然有一些节目谈皇室,但并不是很长,倒是各种周刊、月刊,似乎要掀起一阵新的皇室报道热潮,天皇生病住院、天皇孙女爱子住院已经报道过,现在媒体把焦点对准了雅子。

   “雅子成为皇后时,能干好公务吗?”月刊杂志《文艺春秋》在提前出版的2012年1月号上直截了当地打出了这样的题目。

   “对准雅子殿下的包围网”,《朝日时代》周刊也站出来似乎要替雅子说点什么。

   这是日本发行量最大的两家杂志。《文艺春秋》偏右,《朝日时代》追求公正的报道,有它们领头,各种杂志自然摆出百家争鸣的态势,开始讨论起雅子来。

在灾区昙花一现

   “她没有护照,没有姓也没有户籍,没有投票权也没有信用卡,夫家的人说的语言她无法听懂。她没有工作,很少有机会到公共场所,即便去了也被人监视,只能说预先教好的话。她无法离婚,而夫家唯一关心的,就是让她生孩子,特别是生男孩儿。”

   这是澳大利亚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知名记者本•希尔斯在他的作品《菊花王朝的囚徒》中,对日本皇太子妃雅子平时生活的描述。

   按照日本法律,嫁入皇室就要变成皇家的一员。而日本皇室传统上属于“神族”,所以,他们没有姓,说的是普通日本人无法听懂的古日语。

   1993年,当小和田雅子和日本皇储德仁皇太子结婚时,日本的女权主义者为之欢呼:“一名职业妇女将成为皇后。”当时,美国《新闻周刊》称赞她是东京皇宫中“不驯服的王妃”。对日本民众来说,小和田雅子就像是“半个美国人”:她在美国度过了高中和大学时代,后来又到英国牛津受过教育。因此许多日本女性希望,小和田雅子能够把现代西方文化带进等级森严的日本皇室。

   尽管她自己从未证实,但许多人认为,她与德仁皇太子结婚并不仅仅是出于爱情,还出于自己的雄心。“在我身上既有传统,也有新生事物,我的目标是把优良的传统与新时代的挑战巧妙地结合在一起。”雅子说。

   出人意料的是,当这位成功的女外交官把职业女装换成了王妃宫服,行为举止完全像是一个木偶。她几乎不在公共场台发表任何讲话。即使偶尔开口,也是完全按照皇室礼宾官员起草的讲稿照本宣科。雅子总是注意保持落在皇太子后面3步,依照日本皇室传统,这是夫妇之间应当保持的距离。

   2003年12月,日本官方公开承认雅子存在“适应障碍”,患上了自闭症无法履行皇室义务。雅子的婆婆美智子在嫁入宫中的最初几年也几乎崩溃,最终却顽强地坚持了下来,不但成为深受日本民众尊敬的皇后,而且争得了按照自己平民的方式教育孩子的权利。但雅子从未像美智子那样受到日本民众的热爱。一些日本人甚至冷漠地怀疑她的女儿是试管婴儿。

   没有人会想到雅子会消失这么久。开始时对雅子不能出来履行公务,很多人还抱着等等的态度,时间长了,渐渐地有些耐不住了。传播各种小道消息的周刊杂志,虽然不敢太放肆,但出言不逊还是有的。

   有消息说,雅子拒绝参加皇室的新年祭祀活动,因为这样的活动之前需要先用冷水洗身,她对此难以接受,干脆拒绝参加。

  

   直到今年年中,人们才看到雅子出现在了皇室慰问地震灾区的活动中。

   6月4日,日本自卫队的运输机停靠在宫崎县仙台机场后,人们看到皇太子和雅子一同走下飞机,乘坐中巴去灾区慰问。在岩沼市皇太子建议向已故的受灾居民默哀时,皇太子和雅子同时深深地低下了头。

   多年一直不太参与公务的雅子,没有为参加这次活动购置新的服装,身上的是穿了多年的衣服。就那样一身衣服,伴随雅子视察灾区。雅子和还在避难的当地居民促膝交谈,询问了他们的生活情况、面临的问题。

   “我似乎看到雅子回到了外务省时代,觉得她不是在履行公务,而是真正地在和民众交流,让人们重新感受到了雅子妃的重要。”一位雅子上学时的同班同学这样对媒体说。

   不过,除了少数的几次公务外,雅子似乎一直身体欠佳。

   10月20日,美智子皇后生日。旧皇族等为皇后准备的午宴,雅子未能出席。晚宴前的各种仪式、交谈,雅子当然未到场,只是最后的宴席开始后,皇太子和雅子才出现在了宴席上。但在结束前的20分钟,雅子提前离开了宴会。

   “雅子与皇太子在皇后诞辰的宴席上中途退席”,各种周刊杂志报道说。表面上媒体在淡淡地描写雅子的行为方式,并未评论什么,但语言背后的含义,所有日本读者心知肚明。皇太子妃的行为规范,成了众多民众议论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