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中的日本:困难与活力

打印

   初看日本,东北地区大地震后留下的伤痕依旧历历在目,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残缺的机组厂房,很容易让人想起广岛遭美军原子弹攻击后留下的标志性建筑物上的半圆形屋顶。在地震中倒下或者被破坏的并不止这些,电视、半导体企业巨额亏损,高升的日元汇率,巨额的国家财政赤字,一直未能有效行使政权的民主党内阁,让日本处于重重困难之中。

   二战结束时,日本大部分工业城市已经被炸成平地,但没有十年时间,日本便准备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了。2011年的地震,只是让东部地区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虽然受害面积很大,但灾区在日本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率不会超过2%,日本经济本身并未受到严重打击。核电事故的影响更大一些,但日本即便没有核电站,以其保有的火力发电能力,能够应对经济上的能源需求。

   我们更多地看到的是日本国家、企业现在处于新的一次转型中。如果说二战的结束让日本从军国主义走向民主主义的话,那么这次地震核电事故也许是让日本国家从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向智慧环保的新经济模式转型的一个重要契机。日本也只有进入到了这种新模式中,才能长期平稳富足。

大量生产的阶段已经过去

   随着中俄印巴南非等金砖国家的出现,大量消费成为世界上一个新的热潮,而且这个热潮今后能维持数年。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生产大量消费品的国家----日本,却在此次大潮中远远地落后了。

   我们在2012年3月看到的日本家电等企业的财年报表是,松下公司亏损7800亿日元、夏普亏2900日元,其他公司如索尼亏2200亿日元、NEC亏1000亿日元,汽车企业中马自达亏1000亿日元。丰田、本田等的营业利润也大大下滑。平板电视、电脑、汽车的国际市场未见萎缩,韩国在电子产品方面、美国在汽车销售的恢复上都成绩显赫,美国苹果公司甚至在这几年开发出的iPhone、iPad风靡世界。但这些却与日本企业无缘或者是缘分很少了。

   不能简单地把罪过全往地震、核电事故、泰国洪水、日元升值上推。大量生产消费品,带来消费革命的日本经济发展模式,在地震到来前后已经走到了劲头,日本有太多的企业已经不会因为没有地震就能维持盈利。

   东电的福岛核电站是在炉龄行将到期,本该寿终正寝的时候,因为已经在数年前决定再用20年,结果遭遇了这次与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一样的最惨重的事故。为大量生产大量消费提供大量电力的核电站,不仅仅发生事故的东电要停,到了2012年4月,所有核电站必然都会停止运行。

   当然日本并没有深刻的电力不足现象。但是人们明显地看到,过去六十余年日本一心进行的大量生产,民众全力追求的大量消费,在地震到来前后,已经走过了其历史阶段。充分富足的日本,也无需再添更多的消费品,用更多的能源了。日本国内电器产品市场不振,汽车市场冷淡,反应的其实是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