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流行“中国化”说法

打印

   在日本议会的立法功能相对较弱、民众对国家政治越来越失望的时候,日本一些地方官员越发成为“政治明星”。这在舆那霸润副教授看来,也是地方自治中“中国化”的一种表现

IMG_7667s.JPG

   几年前在日本采访一位政治家结束后,进入到不做记录的聊天阶段时,这位政治家忽然说:“我们(日本)实际上是美国的第52个州。”看到访者有些困惑,他笑了笑说:“加拿大被戏称为美国的第51个州,我们几乎是第52个。”

   这句话是玩笑话。可看看日本社会,到处可见美国化、西洋化的生活行为方式,大量英语进入到日语中,日本的外交军事政策也追随和依靠美国,二战后尤其如此。

   但2011年3月的大地震,似乎在改变着日本。酒桌饭局上和不少日本记者聊天时,会有许多人都提到,日本越来越多地受到中国影响。一位日本记者曾当着同僚的面说:“日本越来越‘中国化’了。”

   这说法可能有些夸大,现在每次去日本,都能看到更多的“中国制造”:菜摊上在销售来自中国的蔬菜、超市中有数不清的产自中国的消费品,日本大概从未有过如此大量使用中国产品的时代。经济上的中日一体化,并不会因为日本在外交军事上的美国化而放慢脚步。

   日本政界、商界和知识界越来越关注这么一个话题:日本是继续在外交军事上向美国靠近,还是在经济层面上加深与中国的关联?

   爱知县立大学副教授舆那霸润在2011年11月出版了《中国化的日本:日中“文明冲突”一千年史》(文艺春秋出版社)一书,引起日本国内的关注。通过分析中日一千年的交往史,历史学家舆那霸润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日本终将选择“中国化”的道路。

社会组织形式相似的现象

   对于舆那霸润的观点,有日本人并不认同,理由是近年来在日本外交、军事全面与美国保持一致的时候,舆论中不断充斥着“厌华”情绪。

   历史学者舆那霸润认为,“中国化”并不指现实生活中日本与中国的力量对比,而是“日本社会形式与中国社会愈发相似”这样一种现象。

   在他看来,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不存在特权贵族”,而日本只有到了近代才基本上让贵族绝灭,社会形式从此逐步接近中国。

   近代的西方及日本,贵族是巨大的难以撼动的既得利益集团。相比之下,中国社会自宋代以后,并不存在特权贵族。在组织形式上,没有一个利益集团可以和皇帝讨论利益分配问题,治理国家的首要任务是挑选有能力的官僚。至于是不是贵族,是不是有资产,这在中国并不重要。

   明治维新取消来了日本各个地方封建武士的领地,让武士成为国家公务员,城堡变成国家公共设施,开始向中国社会组织形式靠近。尽管日本从西方导入了议会制度,但始终没有出现西欧贵族那种通过议会斗争的方式与国王(天皇)抗争的现象。不是通过议会的方式,而是用行政官僚的有效统治来治理国家,这也是宋朝以后中国社会的特点。

   在他眼中,日本的“中国化”就是指这种社会形式上的趋同与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