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电教训

打印

   到2012年3月初,在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将要满一年的时候,东京电力公司受理的800件民事赔偿交涉中,仅有4件达成了协议。更多的交涉还在进行。

   在福岛核电站附近的富岗市,居民已经全部转移到了距离机组20公里以外的地方。原驾校教师小野田长尚,今年已经69岁,小野田自20岁开始到富岗工作,亲自看到了核电站建设、发电给市财政带来的巨大效益。在富岗市,小野田有了自己的家、子孙,当然盖了不错的房子。在3月11日9级地震到来的时候,福岛县的地震相对小一些,但依旧让房子左右剧烈晃动了好几分钟,好在房子本身基本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但是核电事故,让小野田全家不得不离开富岗市。以至于后来政府准许他们回去取重要物品时,仅给了他比信封口袋大一点的透明塑料袋。看到自己的房子完好无缺,但在核电事故后已经不再能居住时,小野田悲愤不已。

   “这一年我的老母亲去世,我连葬礼都不能给老人家办。我自己也没有了住的地方。”小野田说。和东电交涉的赔偿事项,离达成协议还有不少要做的事。赔偿中每一项内容都要反复确认,东电方面是不愿意多陪一分钱的。事情就这么一拖再拖地延续着。

   东电有东电的难处。几十年的安全运营,让东电觉得每年上百亿日元的保险交起来实在没用,在几年前便停止上这个保险了,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核电事故。这让东电赔偿起来感到力不从心。v

   尽管在事故发生后东电已经向银行借了2万亿日元,国家特别拨款3000亿日元,但民事事故的赔偿还没有正式开始,仅核事故的处理工作便让这2万多亿日元消失了。今后废炉(拆除反应堆)工作所需要的钱会更多。与国家签订的稳定供应电力的条约,让东电必须启动火力发电,以保证对东京地区的电力供应。这部分突来的费用,也压得东电喘不过气来。

   推进发展核电事业的四大根据(原料多、发电成本便宜、可以循环使用、不排放二氧化碳),随着福岛事故大白于天下,已经失去了说服力。核电给日本经济造成的巨大影响,开始愈发受到人们的注目。

   可以说,福岛核电站在能源安全方面留下了太多的教训。

矮了一点的防波堤

   事故往往因为巨大系统中的一个小小破绽而引发,而且一旦生成事故便一发不可收。

   日本的核电安全并不只是一个神话。在过去40余年里,每当爆出核电事故的新闻时,人们发现其实只是核电周边的一些设备出了问题,而在中心部分,如反应堆等等,从未显露出半点破绽来。重要地方有双重保护,关键部位更是三重严守,至少反应堆固若金汤。

   在3月11日地震到达后,福岛核电站立即停机,并未发生损伤。此时反应堆内的燃料棒需要循环水来冷却,如果不在水中冷却,就会与在炉中一样继续反应,不加以控制的话,便会发生炉心熔融(烧穿炉底)、核材料储藏池熔融现象。那将是特别严重的核事故。于是,向反应堆内供应冷却水比什么都重要。在核电站停止发电的时候,循环水的供应依旧要用电,外部电源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东电对此有着充分的准备。首先是每座反应堆的地下部分都备有两台柴油发电机。在停电的时候可以靠柴油发电机供电。v

    但因为防波堤设计得比较矮,一切都泡了汤。

   从最近几十年的经验看,福岛附近的海啸高度为4米左右,东电的防波提在设计上能防5.7米以下的海啸。

   但是在3•11大地震之后到来的海啸为14米,不仅冲过了防波堤,而且让整个核电站浸泡在超出基准水位10米的海水中。当然淹没了柴油发电机,紧急情况下的供电设备完全丧失了。

   其实在道路已经被破坏,海啸到来的时候,存放在油库中的柴油罐不知卷到何方,就是柴油发电机能发电,在数小时内也会因为没有柴油而启动不了。

    因为防波堤未能挡住海啸,柴油发电机不能发电,反应堆内的循环水很快烧干,最惨重的炉心熔融事故发生了。

   “很多时候,并不是中枢部位出了问题,而是其周边的设备、装置有各自的弱点,于是整个系统便瘫痪了。我认为是边缘事故最终导致了整体的瘫痪。”日本评论家柳田邦男在总结福岛核事故的原因时,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