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一郎:罪与非罪

打印

   东京地方法院104号法庭。4月26日上午10时,法官大善文男坐定后便正式开庭。没有相机、手机、录音机,法庭静得出奇。

   “被告人请走到前面来。”大善对着离自己很近的麦克风说。

   被告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将近20年里多次组党,最终将各党派汇集到民主党中,推翻了自民党54年来一党独裁的奇人小泽一郎。小泽有过太多的机会可以自封为日本内阁首相,但他一一错过了。日本政坛的风云人物、革新者、阴谋家、逃兵、巨贪等等标签,都可以用来形容他,但都不全面。现在检察院起诉他“在政治资金记载方面造假”构成了犯罪,法院要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已经看不出小泽曾有过叱咤风云的英雄故事。这天他穿正装(黑色西服),戴一条紫色领带,表情僵硬,行动迟缓,走上证言台后,挺直了胸脯,眼睛直视法官。

   “主文,被告人无罪。”大善宣布了裁决结果。法庭是个绝对肃静的地方,在法官宣布裁决结果的时候,也无任何声响、掌声。为了争夺到46张旁听席位,这天半夜已经有人到法院门口排队,到抽签开始前,已经有2146人聚集在那里。“无罪”、“国民生活第一”(小泽的选举口号)等口号声,通过各种喇叭传了出来,其热闹程度要大大超过早上叫卖的日本鱼市。但到了法庭开庭时,则一切全部隐去,肃静成了唯一的特点。

“我再宣布一次,被告人无罪。本法庭的结论是无罪,你听清楚了吧?”大善再一次通过麦克风说。一动不动的小泽,这时点了一下头,轻声地说:“哈衣(是的)。”旁听席上有人附和:“好!”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反应了。

   法官开始用两个小时念裁决正文。小泽直挺不动,双唇紧闭,两个小时如同听法官宣布无罪一样短暂。

   法院已经宣布小泽无罪了,但日本舆论并不承认法院的判决,他们坚信小泽有罪,要和在野的自民党及执政的民主党反小泽的政治家,组成更大的宣传攻势,彻底地削弱小泽政治势力。

   媒体判决一个政治家的行为有罪,比法院的判决更有影响力。《读卖新闻》等媒体正在鼓动政府重启核电站、提升消费税,一旦小泽无罪,核电站、消费税甚至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等民主党要做的事,可能全面停止。《读卖新闻》等最怕的是这些。于是更强更猛烈的压力,向小泽袭来。

蹊跷的4亿日元

   穷山区里出来的政治家,如果能在东京买豪宅,财路肯定不正,多半和腐败、收贿有关。如果没什么文化,穿一条肥大的工作裤,套一双胶皮底长袜的工人,在酒喝多了的时候,发几句这样的牢骚也就算了,但日本大媒体等也基本上是这个论调。不过,要把小泽在法律层面彻底打垮,还需要检察院的合作。

   拉选票、做活动,政治需要钱,大派阀的领袖及政党党首就更需要钱,他们为了维持自己的政治地位,要通过补贴政治资金的方式,网罗各种人马,组成派阀,建设政党。政治家的不干不净,特别是派阀领袖、政党领袖在金钱上的不明了,是民众及媒体特别爱议论的内容。

   经常刊登美女裸照及各种小道消息的《周刊现代》,在2006年6月3日刊登出“爆料小泽一郎的6亿日元资产”。小泽的政治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在登记不动产的时候,全都写着小泽一郎个人的名义。言外之意是小泽打着陆山会的名义,在扩充自己的个人财产。小泽当时正准备向自民党政权发起攻击,一炮打来,顿时少了锐气。

至于一个从属于政治家个人,没有权利能力的政治团体,是否有登记房地产的能力,这点《周刊现代》特意隐去未说。普通民众并没有这方面的法律常识。小泽在金钱上不干不净,便开始广为流传。

   到了2009年11月,在民主党已经取得政权数月后,对小泽的不满以一种其他方式显现了出来,他的3名秘书因为在政治收支报告书上作假,违反了《政治资金规正法》,被告上了法庭。

   管理日常账务的是秘书,作假的也是秘书,那么主人小泽是否参与了作假,他的行为是否有罪,需要法院作出判决。

   日本媒体认为,数亿日元动来动去,没有小泽的指令显然不合理。1亿日元相当于700万到800万人民币,很多日本人一生不过挣这些钱。

   小泽肯定参与了,这是媒体给出的“推定有罪”,但需要检察院给出足够的证据后起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