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信行:雷曼冲击让我重新评估中国

打印

   在中国工作了整整三年后,2012年3月底,日立制作所中国总代表大野信行回国。

   我是在2009年刚一开年的时候,在东京大森第一次见到大野先生的。那时公司刚刚决定让这位并不是中国专家的企业家,来中国负责日立全盘业务。当时日立在中国的业务已经有100亿美元,本来大野来中国,大致要把这个业务扩大到110亿美元或者是更高的,但2008年9月突如其来的雷曼冲击,很有可能让世界经济进入到收缩状态,大野先生的中国之路有了些艰难。

   我们谈中国发展阶段与日本的不同,也谈08年底中国政府4万亿人民币投放市场后可能带来的效果等等。大野先生听得很认真。作为日立高层中的一员,他对数字的感觉有别于普通人。听到4万亿,按当时的汇率折算成57万亿日元时,他觉出了经济意义上的重要性。

   三十多分钟后,便从大野先生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在大森的办公大楼前,给他拍了照片,接着就准备离开了。忽然他像变戏法一样拿来了一盒大森当地烤制的仙贝(一种大米煎饼)。“大森本来是烤制仙贝很有名的地方,但现在这样的店铺已经不多了,这家烤的仙贝我特别喜欢。”我好像过去和在日立工作的一位朋友说过,在北京想吃的日本食品大致都能买到了,唯有好吃的仙贝还非常的少。当时不过随口一说,并没有在意。没有想到大野先生知道我好这一口。大野是日立负责电子信息业务的高管,在推进日常业务时,他调查之细腻,从这件小事上可见一斑。

   三年中,有几次正式的采访,也有过很少的几次私下的会餐。大野是我的同校学长,在同学会中也能时时能见到他,但毕竟他是老前辈了,即便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也都没有太聊开了。

   没有想到这么快三年就过去了。大野总代表临回日本前,和他有一个较为宽松的见面时间。谈到在中国的三年,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便是雷曼冲击中,中国的发展速度不仅没有降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到2011年,日立在中国的业务已经占公司总业务的13%,从金额上看,也有了1000亿人民币。”大野总代表非常自豪地说。如果换算成美元的话,那将是140亿美元左右,三年中在应对雷曼危机的同时,能有如此快的发展,实在难能可贵。这里有大野总代表肯大刀阔斧拓展中国业务的能力,也有他从宏观上对中国经济有准确的把握,敢于在国际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推进这些业务,他有这个决心。

   很多人在中国工作的数年后,身体会发生较大的变化,如发福等等。三年了,看看大野却基本上没有变化。她还是穿一套非常合体西服,系一条略有变化的领带。如果走进上班的职员中,看不出来他是在中国率领数万人,每年能做上千亿人民币杨业务的大企业家。他那种脚踏实地,细微而在推进业务时非常果断的工作作风,我只能从这些小事及数字中解读。相信他回到日本后,还定拓展出新的市场来。

Billion Beats

http://www.billion-beats.com/cn/2012/04/jfrommyeye_o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