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佳彦绕不过去的三场拼争

打印

“我们并不能控制核技术”

   对于核问题,由于历史原因,日本民众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加敏感。1979年美国发生三里岛核电事故、1986年原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时,日本是世界上最关心事故的国家之一。日本本身也在1999年发生过JCO公司生产核原料时的临界事故,舆论本来对核电就非常谨慎。

   在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半年之后,日本五大报之一的《每日新闻》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是70%的市民认为“应该逐步减少核电站”“应该尽早让所有核电站都停下来”。不过民主党政府只是说“摆脱对核电的依存”“核电站的使用期限为40年”,以此来回应民众的呼声,但并没有决定立即放弃核电。日本国家与民众之间,在核电问题上出现了巨大的反差。

   但维持核电有着诸多困难。“发生福岛核电事故后,我们立即向银行借了2万亿日元。”在东京电力公司,负责公关的东电员工对笔者说。但2万亿日元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用完。“每个出事故的核反应堆,处理起来要用几十年时间,费用也会以万亿日元计。”日本核电方面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

   “最终我们并不能控制核技术。”在东京,不仅核电专家这样感叹,所有对核技术有些知识的人也反复这样对笔者说。

地方大员吹响进攻号角

   如今,地方政府的大员们也已经纷纷行动起来,表示反对野田内阁的核电政策。

   对于野田内阁在4月决定让大阪邻近的福井县大饭核电站在例行检查之后进入发电状态,大阪市长桥下彻勃然大怒。“这太过分了。我们已经不能容忍民主党政权,该立即取而代之。”

   其实,眼下日本最红的政治家在地方,不仅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言论影响甚大,就是大阪市——一个大阪府下面设的市,其市长桥下彻的言论影响也已经在很多时候超过了野田内阁的主要大臣。

   不要以为桥下不过是地方一个普通市的市长,其麾下培养政治家的学校“维新政治塾”有学员三千余名,他们个个都是有政治抱负的人。一个从大阪市推向东京的政治势力正在形成。自民党、民主党内的小泽派、主张建立新党的石原慎太郎,均看好桥下,把日本政治的希望寄托在这位刚刚年满42岁的年轻市长身上。

   而深受核电事故影响的福岛县内的几个市、町,更是反核电的先锋。4月28日,几个市长振臂一呼,日本便有70多个市的市长、市长的代理人聚在一起开会,主张“去核”。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等地方大员立即参加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