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佳彦绕不过去的三场拼争

打印
核电去向、消费税增税及反击党内小泽一郎派的进攻,一场政治经济上的鏖战将分三个战场等待着这位履新不到一年的首相去指挥。

   东京进入5月以后,街面上就忽然安静了起来。从4月底到5月6日,长长的黄金周连休,让很多市民涌向了避暑圣地或国外。自从5月2日从美国出访回来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也进入了休假期。他每天基本上待在首相官邸静养。这是一个难得的休息时机。

   有观察者发现,大多数政治家在当了几个月后的首相之后,额头会忽然亮起来,显示出一种不同于常人的特有气质,他们从首相位子上退下来后,也能长期保持着这种光辉。日本人特意用“北极光”来称呼这种光泽。

   在野田额头上要发现这种“北极光”,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尽管从2011年9月到现在,野田上任首相已经8个月了。不论什么时候见到野田,他总是与在地震海啸及核电事故中每天睡不上几个小时的前任首相菅直人一样——面色铁灰、双眼鼓出了大大的眼泡,眼下一条长长的纹路似乎还要更深地印刻下去。与大多数自民党政治家穿高级品牌的西服不同,野田到现在仍是很普通的一套西服裹在有些发胖的身上,如果没有胸前那枚显示国会议员的徽章,人们很难猜出他是不是已经首相级的人物了。

   黄金周期间,野田在首相府不太露面,据说并没有安心养神。因为5月6日一过,一场政治经济上的鏖战——核电去向、消费税增税及反击党内小泽一郎派的进攻——将分三个战场等待着这位履新不到一年的首相去指挥。

   野田能否在9月份的民主党总裁选举中争取到连任,民主党政权能否维持到2013年大选,目前谁也没有谱。

野田想的不是简单的事

   5月5日,位于北海道的泊核电站3号机组停止了运转。至此,3•11地震海啸核泄漏事故以来,日本54座核电站已全部停止运转。

   失去了核电站发出的电,日本的发电能力一下子少了30%,按一些舆论的说法,日本的天该“会塌下来”。

   但从东京街头来看,天依旧蓝蓝的,晚上灯红酒绿的繁荣景象,并没有因为黄金周顾客的减少而显得冷清。任何街道上的路灯,所有大厦中的走廊,不论有人没人,天一黑便会亮起来,并没有任何暗淡的感觉。民众对泊核电站停机似乎没有什么反应。那些鼓吹天会塌下来的大报,在5月连休的时候,尽管并没有什么人去读,但也还是四十到六十版照出,东京城里的报纸中还夹了厚厚的商店打折广告。一点节约能源的意思都没有。

   “我统计了日本的发电能力,发现他们一直保持着让供电能力超过实际使用能力的安全供电体制,在失去30%的核电发电能力后,那些火力、水力等未启用的发电能力能派上用场。日本并不会因为缺电而出现大的问题。”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负责经济研究的研究员张季风在地震发生后不久后对笔者说。

   但是野田考虑的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日本一旦不去维持核电,今后要保有包括军工在内的核技术就会变得非常困难,而且将来启动时,需要面对国际社会的说三道四。

   如何让民众同意在日本维持核电站的使用,这是野田政权首先需要打的一场硬仗。

“我们并不能控制核技术”

   对于核问题,由于历史原因,日本民众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加敏感。1979年美国发生三里岛核电事故、1986年原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时,日本是世界上最关心事故的国家之一。日本本身也在1999年发生过JCO公司生产核原料时的临界事故,舆论本来对核电就非常谨慎。

   在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半年之后,日本五大报之一的《每日新闻》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结果是70%的市民认为“应该逐步减少核电站”“应该尽早让所有核电站都停下来”。不过民主党政府只是说“摆脱对核电的依存”“核电站的使用期限为40年”,以此来回应民众的呼声,但并没有决定立即放弃核电。日本国家与民众之间,在核电问题上出现了巨大的反差。

   但维持核电有着诸多困难。“发生福岛核电事故后,我们立即向银行借了2万亿日元。”在东京电力公司,负责公关的东电员工对笔者说。但2万亿日元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用完。“每个出事故的核反应堆,处理起来要用几十年时间,费用也会以万亿日元计。”日本核电方面的企业负责人告诉笔者。

   “最终我们并不能控制核技术。”在东京,不仅核电专家这样感叹,所有对核技术有些知识的人也反复这样对笔者说。

地方大员吹响进攻号角

   如今,地方政府的大员们也已经纷纷行动起来,表示反对野田内阁的核电政策。

   对于野田内阁在4月决定让大阪邻近的福井县大饭核电站在例行检查之后进入发电状态,大阪市长桥下彻勃然大怒。“这太过分了。我们已经不能容忍民主党政权,该立即取而代之。”

   其实,眼下日本最红的政治家在地方,不仅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言论影响甚大,就是大阪市——一个大阪府下面设的市,其市长桥下彻的言论影响也已经在很多时候超过了野田内阁的主要大臣。

   不要以为桥下不过是地方一个普通市的市长,其麾下培养政治家的学校“维新政治塾”有学员三千余名,他们个个都是有政治抱负的人。一个从大阪市推向东京的政治势力正在形成。自民党、民主党内的小泽派、主张建立新党的石原慎太郎,均看好桥下,把日本政治的希望寄托在这位刚刚年满42岁的年轻市长身上。

   而深受核电事故影响的福岛县内的几个市、町,更是反核电的先锋。4月28日,几个市长振臂一呼,日本便有70多个市的市长、市长的代理人聚在一起开会,主张“去核”。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等地方大员立即参加了进去。

赌上政治生命提升消费税

   每年日本的财政收入是40万亿日元(约合5012亿美元),而政府预算是80万亿日元。政府支出中的一半靠的并不是税收,而是财政赤字。增加财政收入的一个比较简便的办法是提升消费税。

   野田内阁希望在2014年4月把消费税税率从目前的5%提升到8%,然后到了2015年10月再提升到10%。这样国家的财政收入能有很大的转变。

   “我将为此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在3月30日内阁会议决定了消费税增税法案,准备将法案拿到国会上讨论前,野田这样说。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挂着背水一战的神情。

   应该说,日本舆论对最终提升消费税并没有太多的反对声音。但能减的财政支出是否减了,日本民众并没有看到民主党内阁的具体行动。

   “大学及研究机关的学术研究经费,这两年的确减少了不少。”在大学、研究所工作的学者们对笔者说。

   “日本的外援经费这些年也少了许多。”外交官们说。

   “和国会议员维持着良好关系的团体,他们的经费没人敢动(削减)。”东京大学教授藤原归一说。

   几十年前决定的国家土木工程项目,在民主党刚刚上台的时候,曾经想过要中断,但后来才发现牵一发动全身,其他利益团体的经费,就是一丝一毫也不能动。于是,像八场大坝等动辄上千亿日元的项目还要接着做。

   日本的财政支出是不是可以重新编制,国会议员的数量是不是可以减少,这些问题不去触及,野田只希望能够用最快的方式增加税收。

   至于提升了消费税后日本的财政收入能否增加,野田心里也没数。

   在不触动既得利益者的情况下,野田如何让民众支持提升消费税的法案,这是一场和核电政策一样难打的硬仗。

来自小泽的挑战

   民主党上台后,尽管台上站着的是总裁等人,但党内的主要势力是小泽派,不去掉小泽派的影响力,就不能真正发挥党总裁的政治力量。

   人们发现,在民主党内,重要干部前原诚司、冈田克也等比自民党更加痛恨党首小泽一郎,恨不能尽早让检察院把他送进监狱。民主党内的斗争可谓你死我活。

   但4月26日,关于小泽的政治资金用途问题,东京地方法院以检察院提交的证据不足、个别证据造假等原因,当庭宣布其无罪。

   “这次宣布小泽无罪,应该给小泽重返政治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北海道大学教授山口二郎说。

   “应该回归我们在选举时向民众承诺的各种诺言。”小泽在被宣布无罪后,说了这样一句话。2009年,民主党向执政的自民党发起进攻时,并没有谈提升消费税的问题。野田内阁一定要提升消费税,与民主党的选举政策并不相容。小泽反消费税的态度十分鲜明。

   小泽在4月18日回答日本记者提问时也说到,“如果没有核电站所在地及国民的同意,就决定核电站该重新启动,那不是政治决定还能是什么?”其反对政治决定的态度跃然纸上。

   在民主党内,小泽派的人数一直维持在3位数,最高时150人,最少时也有120人,而其他派阀尚没有能够超过50人的。小泽维持着党内最大的势力,小泽无罪后可以放心地从事政治活动,野田自然无法忽略。特别在消费税、核电问题上,就算能和外部做一番拼争,野田派在党内的较量仍处于人数上的劣势。

《环球》2012年5月16日

http://news.xinhuanet.com/globe/2012-05/10/c_13158022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