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选:滑向更深的政治失落 ——失去政权三年两个月 自民党有望重新执政

打印

野田出了口误, 但还是解散吧

   2012年11月16日,日本众议院,议长横路孝宏宣读日本天皇解散议会的诏书完毕,有几秒钟时间,会场上寂静得好像身边议员的呼吸声都听得到。接着所有议员不约而同地举起双手——

   “万岁!”议员们高呼了起来。

   一切是那么突然。要知道上一次讨论“近期解散众议院”问题时,似乎还穿着短袖,而现在早已经换上了厚厚的冬装了。甚至到11月14日下午执政的民主党与自民党等在野党进行党首讨论前,即便大街小巷都在吵着相同的问题,没有什么迹象显示首相野田有“近期”解散议会的意思。

   以至于野田与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举行一对一讨论时,从安倍身后跟随的自民党议员中,还不时传来一嗓子:“骗人!”野田骗人的具体内容,大家心知肚明:野田骗取了自民党等在野党支持民主党提交的提升消费税税率的法案后,便“忘却”了“你同意法案,我解散议会”的诺言。于是,“近期”转眼就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

   讨论中,野田突然对安倍说,“如果自民党同意减少国会议员的数量,我可以解散议院。”

   “是真的吗?是真的吗?你敢肯定?敢肯定?”平时在演讲及辩论方面表现相当不错的安倍,仿佛突然间有些像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复向野田确认,他是不是这么说的。

   据了解内情者事后的叙述,野田肿大的两个眼袋中,露出了就要卸下重载的神态,再次要自民党同意消减议员人数,并强调,“并不是单单指小选举区的0增5减,是包括消减40个议员数。”

   继而,野田非常坚定地表示,“如果自民党同意的话,我可以在16日解散议会。”

   如此快速地解散议会,民主党此前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来。难怪安倍乍听之下,仿佛一下子丧失了语言能力。

   “其实,野田开始时想说:我们可以在(12月)16日进行选举的,但像是说错了,变成在11月16日解散议会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真的在16日解散了议会。”长期在日本国会采访的一位日本记者告诉笔者。日本的首相,有个特别大的权力,这便是解散议会。

   随着解散已成定局,各项选举准备工作随即开始。尽管选举定在12月4日,但选战已经硝烟四起。

安倍坚持保守本色 但健康是问题

   众议院解散四天后的11月20日,自民党公布了自己的选举纲领,没有太多的新内容,还是安倍总裁喜欢说的那些老话。

   “现在才是彻底挣脱战后体制的时候。”安倍说。战后体制是以美军为中心建立的,安倍的言辞尽管强烈,但却听不出半点反美的意思。相反,他强烈要求强化日美同盟,要求日本能有集体自卫权(出国与美军并肩作战的权力,当然也包括日本的对外交战权)。

   事实上,早在9月27日自民党总裁选举时,在参选的5名候选人中,安倍就在“领土保全”问题上显示出超出其他候选人的、特别的“爱国”与“强硬”。当选后,这自然要在党的选举纲领中有所体现。于是,强化保安厅及日本的军事力量,也就成为自民党选举的“安倍色彩”。

   过去几年中,安倍在许多公开场合都会强调日本历史的光辉灿烂,及其建立一个美好国家的愿望。这一次的竞选纲领中也不例外。爱国主义教育是安倍谈得较多的另一个问题。“构筑高尚的道德力量及提高学习欲望,这是国家取得发展的基础。”安倍说。

   自民党失去政权已经三年零两个月,现有119名议员,在480名众议院议员中仅仅四分之一。不过,政治评论家佐藤哲却给出对自民党相对乐观的预测,他预计这次选举“自民党能够获得240个议席”。日本最大的新闻周刊《朝日时代》也给出了234席的预测。自民党获得将近半数的议席,似乎在成为这里的共识。

   人们唯一担心的恐怕是安倍的健康不够“美好”。2007年8月29日,时任首相的安倍突然宣布辞职,原因说来可笑——“肚子疼”。这听起来有些像不愿意上学的小学生、中学生惯用的伎俩,但安倍的身体却真的很艰难。“一天要上20到30次厕所。晚上也要起床4到5次。”熟悉安倍的日本记者告诉笔者。

   安倍患的是“溃疡性大肠炎”。遇到工作紧张的时候,肚子就闹得厉害。2007年1月,安倍参加国际会议的时候,那么重要的会议,安倍却一心在想该什么时候去厕所。他的私人医生日比纪文后来对日本媒体说:“突如其来的便意,让首相的思维能力下降了不少。”但日比医生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种十分有效的药。”安倍几次在公众面前说。熟悉安倍的记者对笔者说,这种特殊的药是“阿萨科尔”。自从有了这个药以后,安倍不仅能跑步,还在公众面前显示他的饭量。从公开的照片看,他的情况确实相当的好。

   “副作用很大,我们真的为安倍先生的身体十分担心。”熟知安倍的日本记者介绍说。

   日本大选的结果,也许是历史再次将大任降在安倍身上。但历史又总会重演,让日本不断在一年一换首相的道路上走下去。

16政党齐上阵但难成气候

   11月16日,“万岁”声在议会一浪响过一浪。三呼万岁后,众议院便解散了。

   三年前308名进入议会的民主党议员,注定今后不再有入国会讨论国是的机会。不少年近八十的老议员,包括做过首相的议员,已经不准备再次候选了。

   原首相森喜朗走到野田身边,先伸出了手。“我不再参加竞选了。以后在国会上,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你好好努力。”森是老首相、野田的老前辈,所属政党不同,但当过首相的人的那种大度,他还是有的。

   和大多数民主党议员如丧家之犬不同,自民党扎堆的地方,洋溢着喜悦的气氛。人们预测12月的大选,民主党将损失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似乎自民党的胜利、重新登上执政党的场景就在眼前。

   恐怕更高兴的人在议会之外。

   今年已经80岁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忽然学2007年的安倍,不久前宣布辞职。不过在辞职前,石原特意去大医院做了一次体检,结果非常的好,这反而让石原有了重归国政的信心。自从4月16日在美国宣布购岛,挑起中日争端后,已经有15亿日元汇到了石原指定的帐号上,民众理解、媒体清一色的支持,这都让石原对重归国政信心百倍。

   议会一解散,石原便从老友平沼赳夫那里获取了奋起党党首的职位。很快石原将这个有5名议员,党员平均年龄超过73岁的政党,改名为“太阳之党”。这样的党名,更能让人联想到石原的成名作《太阳的季节》,显示深层的石原色彩。

   几天之后,在反复劝说大阪市长、43岁的桥下彻赞同后,石原将他自己的政党全部归入桥下的维新会,摇身一变成为维新会的党首。

   日本民众似乎很难理解石原的政治风格。

   石原支持核电,主张在日本发展核武器。在8月,他甚至曾闯入首相府,直接向野田谏言“向中国宣战”,着实让野田吓了一跳。在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TPP)问题上,石原持反对态度。但是大阪的桥下彻过去一直反对核电,更不用说拥有核武器了,而TPP则是主张积极参加的。与石原在重大政策上完全不一样。在领土问题上,石原在主动挑起日本与中国的争端,桥下则主张通过国际法院来裁决。

   石原桥下本不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但走到一起。“为了能够获取票数,政治家什么都干得出来。日本精英对此看得清清楚楚,但老百姓不同。”一家日本大报的主编告诉笔者。

   “现在石原是党首了,过去我们可以不报道他,或者少报道,但现在则必须给他足够的露脸时间。”主编接着说。石原的语言开始更多地出现在媒体上。

   18日是星期天。日本国家电视台从9点开始播送各个党派的政治观点,前后有16个政党出来发言。

   各个党的主张并没有太阳之党与维新会那么大的隔阂,但让这些除自民党民主党之外的政党联合成第三极,也并没有太大的可能。

   在日本政局的餐桌上,如果说太阳之党是杯咖啡的话,维新会更像是一杯红茶。把咖啡倒进一壶红茶内,该是什么味道呢?接着再加入社民党、实现反TPP摆脱核电冻结消费税增税之党、国民生活第一党、大家的党等等,如同在政坛的茶壶里灌进了绿茶、咖喱、牛奶、清酒等等,日本国民该如何想像新的日本政治格局呢?

   也许唯一相信的是,在经济失落二十年后,现在的日本到了政治也走向更深失落的时代。

《南方周末》2012年11月22日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2112371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