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的新“价值观”外交

打印

   1月16日上午,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登上停在东京羽田机场的政府专机,前往越南、泰国及印度尼西亚访问。安倍出访时表示,日本将在经济、军事方面强化与东盟各国的关系。日本发行量最大的保守派报纸《读卖新闻》当日报道中说:“安倍的重要目的是牵制在南海开始崛起的中国。”

   日本媒体一致认为,第二次安倍内阁的一个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全面牵制中国的日本外交线路图,已经非常明确地摆放了出来。

   第一次安倍内阁时期(2006年9月—2007年9月),虽然安倍上任伊始便访问中国,提出了与中国建立“战略互惠关系”,但其具体执行的是“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外交。随着安倍因为“肚子疼”下台,继任者福田康夫执行的是重视亚洲的外交政策,“自由与繁荣之弧”战略无果而终。

   日本经济在第一次安倍内阁以后的5年多时间里,持续不断地失落,能够与中国抗衡的经济力量更小,现在要实现的目标却更大,最终能得到何种结果,恐怕安倍本人也缺少信心。

第一次“围堵”无果而终

   安倍晋三一直是个矛盾的人物。

   2006年9月,当小泉纯一郎的自民党总裁职务到期后,尽管党内希望小泉连任,但小泉本人不愿意破了总裁只连任一次的默契,到期后便提出了辞职。而自民党是执政党,其党首便是内阁首相。小泉辞职后,安倍当选为自民党总裁、内阁首相。

   小泉时代在外交上的一个重要问题,便是因为他参拜靖国神社而导致的中日关系的倒退。安倍上台后,首先访问的国家便是中国,建议和中国构筑“战略互惠关系”。

   但是出身于保守世家的安倍,并没有忘记在外交上推行以日美同盟为中心的“基轴路线”。在对外政策上,安倍青睐谷内正太郎从美国引进的“自由与繁荣之弧”路线。

   当时的谷内是外务省次官。他认为,日本外交应该在“自由、民主主义及法律支配的普遍价值的基础上,明确自己的主张与主见”。日本称之为“价值观外交”,有时也称作“有自我主张的外交”。谷内认为,只有这样才能高出中国一头,在经济上日益落后于中国的情况下,强调价值观能让日本在外交似乎有一些信心。

   但对于明确地要求用价值观概念来孤立中国的策略,西方国家没有显示出太大的兴趣。况且日本本身在第一次安倍内阁期间还提出了与中国的“战略互惠关系”,因此谷内等期望的“围堵计划”也就无果而终。

   矛盾的安倍外交,因为安倍本人的身体原因很快走到终点。继任者福田康夫一直持冷静的对华态度,价值观外交更无人谈及。福田之后的麻生太郎也想过在外交上重走价值观外交老路,但此时,自民党内阁已经摇摇欲坠,“自由与繁荣之弧”逐步被人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