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地震两年后的日本福岛

打印

   三月的福岛县,依旧春寒料峭。樱花要比东京晚开两三周时间,大概要到四月中下旬才能进入赏花期。整个冬天堆积在路边的积雪,在不少地方还有一米或两米厚,汽车在雪墙中行走。

01s.png

   到2013年3月11日,地震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由于不单单是发生了大地震、大海啸,更因为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核电事故,福岛的震后复兴要比其他地方更加艰难。

   走在福岛的路上,地震的影响挥之不去:成堆的垃圾尚未处理完,被核辐射污染了的地表,经过人们铲除后,很多还堆放在附近,要找到一个处理这些地表土的地方,似乎还有不少困难。

   也正是因为有了核电事故的特殊原因,今后数年让福岛走出地震阴影,就比其他重灾县,如宫崎县、岩手县困难很多。特别是在日本自民党政府决心继续维持核电政策的时候,核电政策的不彻底,让福岛县民众恢复震前的生活也就变得愈发困难了起来。

   但是,自古以来就以坚韧著称的福岛县民众,在重重困难中,开始一点一点地尽可能地去恢复生活,探索新的生活之路。

福岛成了永远的故乡

02s.png

   福岛县郡山市一下雪就是大雪,厚厚地一层又一层,一直到3月底才差不多渐渐融化。

   大地震、核电站发生大事故后,电站附近的一些居民便开始搬迁到了这里。县里正好有一块农业试验田,便在这块地上建造了“富冈生活复兴支援中心”。

   支援中心的女职员吉田惠子,每天在这里热情地招呼来自富冈町的老住户们来参加活动。东京电力公司的核电站基本上就建在富冈町,发生核事故后,这里的住户自然不能回去了。所有居民外出避难,其中有二百多人,搬迁到了距离核电站将近一百公里的郡山市。在这里的简易房中住了下来。

   谁都知道,富冈的居民回故乡居住生活的可能性极低,但失去了故乡,特别是老年人,失去了自己几十年居住的故乡,那种难舍难分更超乎想象。连成排的简易房,并不能让所有家庭都成建制地住在一起,特别是需要工作的年轻人、中年人,只能在有工作的地方找个住处住下来。来郡山市支援中心的主要是老年人。

   晨9点多钟,听说町长要来,很多老人便一早就聚集在支援中心,等待町长的到来。富冈町原有一万余人,地震后他们分散到了福岛县内外,町长要经常奔波于各个支援中心体察民情,工作负担不小。町民见到町长,谈谈各自的需求,町长给解释一下最新状况、经济政策等等,民众的情绪非常稳定。

   穿雨靴的人,纷纷在门口把鞋脱了,门口很快就排满了鞋。数十名老人在木板地上席地而坐,虽然大家原来大都不认识,但现在早已经很熟,但彼此的话似乎不多,就这样静静地等着町长的到来。

    “大多数人内心非常寂寞,不断地给远在他乡的子女、孙子孙女打电话,一聊就忘记了时间,电话费成了他们支出中的很大一部分。”吉田说。

   农业试验田当然不会安排在市中心,“过去大家在富冈町买个菜,不过走几步路,现在需要开车,需要去很远的地方购物,生活中多了交通方面的支出。”核电事故后,这些突来的变化,让福岛县民与其他地方相比,生活负担更加沉重了起来。吉田对此特别清楚。

   大多数人该知道,今后几十年回富冈町居住的可能性不大。但日本自民党内阁到3月初还没有给核电站制定出最终决策。内心希望在日本继续发展核电的自民党政治家为数不少,但在如此悲惨的核电事故面前,他们一时还不能完全亮出自己的核电政策。至于该采用何种方式拆除福岛核电站,日本就更没有一个完整的路线图。

   吉田说:“富冈町是大家心里的故乡,失去了这个故乡就会失去生活中的很多意义。”2011年3月11日的大地震后,大约有31万人不得不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其中16万人是福岛县民。在其他地方的人能够陆陆续续返乡后,福岛县民因为核电事故,真的能返乡的人恐怕不会很多。福岛在很多人心中成了心中永远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