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福岛核电站

打印

   福岛县内有大约30万人离开了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今后再让他们回到福岛,回到核电站周边居住生活,已经非常困难。

IMG_0866_.jpg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乘坐的汽车在距离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10公里的地方,就看到了道路中央的栏杆。日本警察24小时站在那里,只有得到特许的车辆才能开进去。

   福岛县立高中理科教师远藤直哉,站在10公里警戒线边上,望着远处的死一般寂静的世界,不知道何时才能让学生、普通市民回到他们热爱的地方。“核电事故人们都知道,但也许没想到会用这样的方式、在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发生。”远藤老师对本刊记者说。

   核电事故后,核电站附近城镇、福岛县内有大约30万人离开了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今后再让他们回到福岛,回到核电站周边居住生活,已经非常困难。

   福岛核电站必须拆除,但拆除费用要大大超过建设投入以及数十年来的企业利润。即使富裕如日本,目前支付这样的费用也困难重重。况且,日本需要向世界各国输出核电技术,政府层面不能简单地像德国那样否定核电站。

   于是,核电在日本变成了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解决起来也愈发艰难。

失去的平稳生活

   在日本,“福岛”在某些场合成为了人们避讳的词汇。

   距离核电站一百多公里的福岛县会津若松市,是日本的文化古城,有久负盛名的温泉、驰名日本国内外的漆器,美食美景不胜枚举。

   “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后,来我们这里的国内观光旅游者一下子减少了一半以上。”会津地区联合中心理事长生孝之向本刊介绍。只要是福岛,不管与核电站是否有关联,日本一些市民都尽可能回避。

   1868年日本明治维新的时候,最后一场战争就是在会津打的。从西面过来的号称政府军的长洲武士在会津屠城,彻底让幕府方面放弃了武力抗争的念头。当时的城堡还在,每年中学或者是高中毕业生会选择会津去毕业旅行。但2011年的福岛核电事故后,很多日本学校不再组织学生来这里旅行了。

   对生活在核电站附近的居民来说,情况更艰难。附近上万名居民,现在已经散居在福岛县内或者日本各地。在距离核电站近一百公里的郡山市,住着240多名富冈町的居民。

   《瞭望东方周刊》在郡山市采访的临时住宅不是很大,大一些的也就住一家两代人,原来一家三代居住的房屋在这里很难维持。“很多老人十分孤独,打起电话就没完没了,和家里人聊完了,还会和一些熟人聊,到了月底看到账单的时候,会吓一跳。”吉田惠子说。她在临时住宅附近的支援中心工作。

   富冈町有不少人在退休后才盖好新房,准备在这里再住上二三十年。但一场核电事故,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国家给了一些补助,但绝对不够让他们到其他地方重新盖一套房子。两年过去了,日本现在的救灾政策,还满足不了这些老人想和子孙一起居住的现实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