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追捧安倍为哪般

打印

   “我发现任何对安倍不利的报道都排在边边角角,而对安倍的颂歌则大书特书。”美国的日本问题专家卡茨撰文说。

   在经济上连续失落20余年后,日本媒体太希望出现一位“大救星”,让不断沉落的民意得以振奋,经济能够再度走向辉煌。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长相还算得上年轻帅气的安倍晋三身上。自2012年12月26日安倍正式组阁后,在媒体那里反映出的安倍简直就是位“无缪”或“完美”的政治家。

   20余年来,除了小泉纯一郎在人们印象中留下一点残影外,似乎就没有像样的政治家能让人忆起了。即便是在2009年高举义旗将自民党从连续执政55年的宝座上拉下来的民主党领袖是谁,人们的记忆也已经相当模糊。

   “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一位强有力的政治家出现。我们已经期待很久。”日本民间的这些呼声,自然能影响媒体。

肆无忌惮言论受追捧

   “找不到绑架的证据。”2月7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回答其他议员就慰安妇问题的提问时,安倍这样回答。

   他接着说:“突然去绑架、到人家家里去抓人,强迫妇女做慰安妇,能显示这些的资料我们并没有看到。”在安倍看来,他没有看到资料,就说明慰安妇问题不存在“强迫”性。至于韩国慰安妇公开的那些惨不忍睹的历史、以及中国的各种史料,他都可以视若不见。

   尽管安倍的父亲安倍晋太郎对儿子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天天扎在日本人堆里一点不肯学英语,不肯与美国当地人交往非常气愤,最后强令他去了一个日本人很少的地方,总算让儿子能说上几句英语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他还是知道的。不过,他相信那里的意义与日本靖国神社是一样的。

   “为国家而失去自己宝贵生命的人,他们是值得尊敬的英灵,向他们表示自己的崇敬之念,是理所应当的事,我的阁僚不会屈服于任何威胁。确保这种自由是当然要做的工作。”4月24日,在众议院另一个预算委员会上,对于3天前安倍内阁的重要大臣纷纷去参拜靖国神社,国际社会出现的批评之声,安倍颇为“义正词严”地说。

   但显然,阿灵顿公墓与可以祭祀战犯的靖国神社,有着本质的不同。但从安倍的言行看,他已经在为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做铺垫。

   “靖国神社是军国主义的象征吗?我想你还是该去参拜一下,去参拜了就知道了。”5月14日,安倍就曾在议会公开言道。

   安倍不认账的语言热点,还有一个关键词,那就是“侵略”。4月时,安倍说国际上不存在对“侵略”一词的定义,但后来日本媒体找出了太多的国际会议、国际法中的定义后,安倍开始改口。7月3日,9党首汇聚一堂谈参议院选举口号时,媒体再次问到这个问题,安倍说:“我不是给‘侵略’下定义的人。”如此含糊,依旧不认账,已算是对此前发言作出了很大的让步。

   简单列举一下安倍这半年的发言,便会觉得日本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如果是十年或者是二十年前,不用说首相级的人物了,即便是普通大臣,只要是说过一次这样的话,十有八九会在议会被追究责任,会受到媒体的强烈质疑,下台是避免不了的。但在今天的日本,这是“示强”的一种表现方式,很少能听到媒体对安倍的批评,更不用谈追究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