彬彬有礼VS傲慢无情,严守规则VS无所适从
矛盾的“两个日本”

打印

   “对地位低、年龄小、知识少的后来者,日本社会缺少了一种宽容、阔达。这个社会要让所有人有序地排成各种各样的队伍。有时是按先后,有时按高低,缺少了平等。当这种平等受到挑战时,不宽容便会以一种刻薄的方式,以泰山压顶之势压过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上下、远近两种态度:
印象中有礼热情的日本人
现实里冷酷不宽容的日本人

   从东京车站向西乘车30分钟左右,便到了埼玉县的浦和市。

   30年前刚到这里留学的时候,我曾在一所日语学校里为中国留学生教日语。那时正是中日友好如日中天的时候,对日本非常有好感,这也是之后我决定去日本留学的原因。

   现在的浦和市车站前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日语学校。日语学校中的一些记忆又浮现了出来。在这里特别感觉到中日的不同,而我们印象中的日本与现实的日本也非常的不一样。

   浦和日语学校中有一个女教师,她的姓名我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她厉声厉色,带着某种羞辱我的语气,在教员休息室斥责我的声音如今依旧在畔,多年来不能忘却。

   那位女教师比我大一些,从事日语教学多年,算是学校中比较有教学经验,也很有几分威望的老教师了。那时她三十多岁,未婚。整洁、干练、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觉得她像个大姐姐,对她有种好感。

   和我在中国时与很多日本人接触时一样,我心目中并没有上下远近之分,虽然她是正式教员,我只是个留学生、日语学校的代课老师,但我自己把自己归入正式教师中去了,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和日本教师交往。

   80年代初能来中国的日本人,尤其是我见过的, 到了日本后才知道他们大多是日本的精英,至少能经常从电视中见到他们。平时我和这些名流都是平等相处,与日语学校的教师们在一起,就更没有在内心中比较彼此的高低了。

   大概语言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了这种态度,我发觉那位女老师很不满意。在她眼中,代课教师应该在休息室里的时候,比正式在职的教师低人一等,但我那时二十多岁,尚年轻不懂这些。渐渐地觉出她的眼光看我时是那么的冰冷,让我不得不和她之间拉开了距离。

   “日本茶是不能泡的!谁用茶壶泡茶了?”她看到我用茶壶泡日本茶以后,用极高的声音,大声询问,有意让我这个刚从中国过来,连泡茶礼节都不明了的代课教师在二十多名教师面前“获得”羞辱。我承认是自己泡的,表示不知道日本茶并不能泡着喝。“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懂日本吗?”她的羞辱更加深了一层。

   自从有了那次刻意的羞辱后,我未在日语学校长久待下去。后来我总在想,为什么往日在中国见到的、在电视银幕上看到的日本人都是那么彬彬有礼,热情周到,到了日本忽然周围的日本人蛮横无理、冷酷无情了呢?

   对地位低、年龄小、知识少的后来者,日本社会缺少了一种宽容、阔达。这个社会要让所有人有序地排成各种各样的队伍。有时是按先后,有时按高低,缺少了平等。当这种平等受到挑战时,不宽容便会以一种刻薄的方式,以泰山压顶之势压过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那时教过的刚刚来留学、还不懂日语的学生,大都有同样的感觉,说起日本的上司、同事,觉得各个狼牙虎爪,牛鬼蛇神一般。大概和我在教员休息室的遭遇一样,他们以一个打工者的身份谋求和正式职员一样的心里上的平等时,被日本社会打得落花流水。对这个社会的不理解、感受到的寒冷,以后便一直记忆在皮肤里,久久不能忘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