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中国改革与日企的下一个35年

打印

   前不久结束的三中全会,传出的最大信号是,中国会继续改革,有了改革的总方针,就有解决问题、最终实现经济持续发展的目标。

   1978年,那些已经十年基本上未能读书,在工厂、农村中劳作的年轻人,在学校一直“复课闹革命”的在校生,开始通过考试进入大学的时候,他们谈得最多的是农村之疲惫、工厂技术之落后,能想象的是一生中能买一辆自行车,家里能有个大衣柜。那年的年底,改革开放在中国开始实施,但就是这些78年入学的人在82年毕业工作的时候,什么是改革开放,真正能理解的人并不多。

   80年代初,已经有零星的日本企业进入到了中国,他们看到的是长安街上如潮的自行车。三十多年过去后,长安街上的自行车已经被汽车超过,那些78年进入大学的人,家里的财产已经不仅仅是一辆自行车、一个大衣柜。他们拥有的财富平均应该在其父辈的几倍或者几十倍以上。外资企业已经进入到了中国主要城市,成为中国经济中的一支重要力量。2013年进入大学的年轻人,至少从小学到高中的12年里读书学习,他们中间几乎所有人都上过网,略通一门以上的外语。新大学生们知道,欧美日在发展过程中也遭遇过环境问题,他们走了过来,中国也一定能克服当前的困难。至于国家今后要走的路,只要改革还在,那么今后35年,他们的生活就能有保证,中国不会停下发展的脚步。外资企业当然能够看到这些。

   前不久结束的三中全会,传出的最大信号是,中国会继续改革,有了改革的总方针,就有解决问题、最终实现经济持续发展的目标。外资企业也会有更多的机会。

为下一个35年打下的基础

   仅看2013年,从两会时开始推进的大部制改革,到9月底正式设立的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行政制度层面的改革步伐一刻未停。

   1978年的时候,繁杂的政府机关数量比现在多出很多,仅管理工业的便有一机部到九机部,今天这些部大都是工业信息化部中的一个局甚至一个处,从过去的几百人变成了今天的几个人,最多几十个人。现在国家机关被大幅度精简了。

   当然这35年中又产生了很多新的行政机关,地方更是如此,庞大的政府机关办公效率不太高,很多地方成了民间经济发展的阻力。三中全会传出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在于经济体制的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今后几年或十几年,就像今年对大部制的改革一样,国家将会对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作出重要的改革。在经济发展的模式上,从包括地方政府在内的政府力量主导,将向市场主导方向转变,民营企业、私营企业、外资企业能有更多的发展余地;在制度上,上海自贸区正在进行一场重要的改革试验。

   过去35年积累的经验,为我们今后走出一条新路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外资企业应该对中国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