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防灾与建筑

打印

   开车从东京一直向北驶去,经福岛县,到宫崎县再到岩手县,一路风景绚丽。太平洋风和日丽,碧波万顷,但在福岛县不见海边有人钓鱼,更谈不上游泳了。那里如今也是每天400吨流过福岛核电站的污染水会从地下冒出来,核电站在不断建设新的储水罐,把这些污染水存储了起来。但不断有人提议将核污染程度较低的水放入大海,这让福岛县沿海地区更难以钓鱼游泳了。地震海啸造成的核污染问题,不是几年或十几年就能解决的。

    驶过福岛,到了宫崎、岩手等地后,情况会好一些,能看到有人在钓鱼、游泳,但和几年前来这里时还是很不一样。岸边的防风林如同缺了牙的农村老人,残缺以后就补不上去了。过去的住房已经被彻底毁坏,虽然倒塌的房屋已经处理,但正在建造的新房不多。地震海啸的爪痕,就这样留存着,似乎2011年发生自然灾害以后,时间就停滞了。

   不过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日本社会在发生着变化。这里的人更重视防灾减灾了,房屋建筑在不断提升抗震标准,一个能让居民安心安全地生活的新社会,正在日本建设中,自然灾难并没有吓倒这里的日本住民。

公园学校用于防灾

   在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必定会有防灾避难的公园,所有学校兼有防灾功能。

   东京的公园,很多让我们很难承认那是一个公园。100平方米的公园到处可以看到,那里肯定有一个简易小屋,里面放了消防用的各种工具,有一年四季可以饮用的自来水,有一个简易的厕所。

   这些年日本谈论地震多了起来,东京何时发生大地震,日本人都不会惊讶。按周期算今后数年东京发生大地震的可能性极大,媒体也时不时地发表地震预报,似乎几天以后大地震就会如期到来。

   普通人家建造房屋也还是以木材为主,和我们比起来,日本用料要细很多,真的钢筋水泥部分却很少。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日本房屋需要做得更轻,在遭遇地震的时候,能让人较快地逃脱出来。

   “每次拆旧屋盖新房的时候,紧邻道路的住户,就会按地方法律规定为道路让出50公分。”家住东京附近川崎市的村田忠禧先生说。这样做的结果,道路变得越来越宽,一旦发生地震等灾害,有没有一条可以随时用上的道路,意味着人能否在地震后生存下来。日本的木制建筑,地震后发生火灾的情况也特别严重,有了较宽的道路,还意味着火灾会因道路较宽而不至于延烧到其他地方。

   日本的街道委员会叫町内会,町内会的议题似乎永远是防灾,在这里交换的信息也永远和防灾有关。

   “真的发生大地震以后,估计我们这里的饮用水、饼干、方便面等食品能吃上5天,但问题是厕所。”今年7月在东京中野区参加一个町内会时,听会长说。中野区人口相对集中,区内小公园里按附近人口的数量,准备了充分的饮用水、应急食品。而且每到保质期到来之前,町内会的人会将水、食品等分头拿回家,然后换上新的水及食品。但是厕所问题会相当困难。大多数厕所男女各有一个座便器,平时孩子放学后在公园玩,有一个厕所也就够了,但遇到地震,周边的人来这里避难的时候,厕所绝对不够用。

    “我觉得到时该将大量粪便排入防洪渠里去。”有人提议说。东京多雨,中野区有不少排洪用的水渠,平日看不到有水在里面,但雨大的时候,需要从这里排水。平常绝对看不到往这里排放污水、生活废水的现象,提出这样的建议需要一些胆量。

   遇到大地震后,人们想到的主要是能抗到救援队伍的到来,几天时间是需要的,但这期间粪便问题该如何处理,从最近传来的救灾信息看,问题相当大。如果能用上排洪用的水渠,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事先埋设好通往排洪渠的暗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公立小学中学,具有在地方临时避难的作用。遇到洪水地震等,日本市民首先想到的是去学校避难。学校全部建设在地势高,地基稳固的地方,在设计学校的时候,避难的功能已经设计在其中了,这让日本在遇到灾难的时候,很快就能启动救灾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