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史专家田冈俊次:文职主战比军人更甚

打印

   在甲午战争发生120年之际,走在东京最著名的图书一条街——神保町,想找几本和这场战争相关的著作,除了看到今年6月出版的一本《日清战争——近代日本最初的对外战争的实相》(大谷正著,中公新书)外,其他能找到的大都是几年前或十几年前甚至几十年前的一些旧作(日本称“甲午战争”为“日清战争”)。

   日本对这场战争已经基本上没有了记忆,更谈不上广播电视做相关的报道了。

   120年前,偏居东亚一隅的日本“意外”地战胜了有四万万人口的清帝国,而这个帝国,从1840年开始已屡屡打不过入侵的数百人到数千人英国军队或者是法国军队。

   “日本的民族主义经历了这场战争的洗礼,开始形成国民概念。”近代史专家原田敬一在其专著《日清战争》中如此总结。也只有在具有国民概念后,日本真正成为一个现代国家。

从“意外”到必然

   “读甲午战争资料的时候,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前线指挥作战的日军司令官,在他们的记录、日记及后来的回忆中,常常谈到‘意外’这个词。” 日本军事评论家、军史专家田冈俊次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今年73岁的田冈俊次,曾任《朝日新闻》记者、《朝日时代》周刊副主编,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因长年从事军事报道,被日本新闻界、防卫厅官员称为“田冈元帅”。

   成欢之战后,明治维新时曾经指挥山口县的军队对福岛县会津藩屠城的山县有朋,在1894年负责指挥了平壤之战。

   “山县做了相当长时间的准备,特别是面对在武器装备上超过日本,在朝鲜的根基又比较扎实的清军,山县知道一场恶战必定会在平壤打起来。”田冈谈山县时说。那时山县是准备在这里与清军决一死战的。

   但是一天就结束了战事,清军毫无战意,瞬间便落荒而逃——“意外”,山县反复和部下说,给上司的报告中,也多次提到这个词。

   史料上有这样一段记载。在成欢之战前夕,山县强征朝鲜人做“军夫”——负责为日军运送粮食、弹药。但朝鲜军夫显然看出了日军的弱势,刚刚征来的军夫,第二天就会跑失过半,有时甚至一人不留。山县问其缘由,部下答军夫中盛传日军必败。山县惊恐万状。等成欢之战过后,日军在平壤对清军不战而胜,按日本文献的记载,日军在半岛所到之处“民众出门相迎,箪食壶浆,令兵士军心大振”。

   在半岛打败清军如摧枯拉朽,日军迅速作出了陆上攻击辽东半岛,直取北京的新计划。但山县深知,进入清朝境内,与在半岛会有很大不同,民众的抗击将会变得十分惨烈。等指挥军队在辽东半岛登陆后,依旧没有遇到像样的阻击,一路所向披靡。

   “山县最后知道战争如此顺畅地能够取得胜利,在于(当时)中国民众对满清的极大仇恨。灭清是东北等地汉民的重要目标。”田冈分析说。他看到很多史料上写着,东北民众夹道迎接日军,“吾等本明朝遗民,欢迎日本灭清。”不少地方官员这样对日军谈他们为何投诚日军。

   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后,开始逐步转变为近代国家,而清依然处在只有民族而没有国民国家的阶段。清与日本相比,不单单在议会制度上落后了很多,在国民国家方面的差距更不是一星半点。面对一个只有家族、民族观念的国家,尽管其军备强大,人口众多,但日本打败这样的国家也就不是多难的事了。

   山县开始渐渐地熟悉了这样的邻国,战后回到东京,看到东京的清国留学生为日本打败清国奔走相告、欢喜雀跃,更加深了以后从邻国夺取领土的野心,他由过去对清国军事、民众行动的不理解,而变得不再感到有什么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