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内阁“奇策”:用赌博刺激经济发展

打印

   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老家山口县下关市(马关是下关中的一部分,120年前,中日在这里签订的马关条约),一直沿日本海向西行,除了能看到蓝蓝的大海,绿色的稻田外,很少能见到村庄,更不用说工厂了。出下关20公里后,路上路灯渐渐少了起来,晚上需要开大灯,偶尔在来了对向车时,如果忘了关大灯,就显得非常失礼。

   在路上偶尔能够看到一个灯火辉煌的地方,这就是日本人喜爱的“拔金科”—— 一种用弹子赌博的赌场。把很多钢珠投进机子里后,让钢珠进入不同的小洞,大多数情况下钢珠会被机子吃掉,但也有会几倍、十几倍的钢珠从机子里冒出来的时候。

   日本市民最普遍的娱乐,大概就是玩这种拔金科了。在东京能看到排队的时候不多,但拔金科开门前会有很多顾客在排队,去抢一台今天有可能出大量钢球的机子。更多的普通人,比如从安倍的老家出来一直西行,开车十分无聊的时候,看到灯火辉煌的拔金科店铺,自然会为之一振。白天这里高音喇叭传出的节奏十分强烈的音乐,也让人能兴奋起来。

   “安倍先生家族和拔金科店铺的老板关系极好,为拔金科说话,该是安倍家族的传统。”日本月刊杂志《选择》在今年4月号的文章中说。

   现在安倍已经不满足于老式的拔金科,要在今年秋季的临时国会讨论“赌场”能给日本观光旅游带来的巨大经济价值问题,在2020年前,让日本多一项赌场亮点,在安倍经济学很难出彩的时候,让赌场走上前台,振兴日本观光旅游业,同时也“振兴”日本经济。

访问新加坡时,安倍特意视察了赌场

   今年5月,安倍晋三首相去新加坡访问时,特意去了那里的赌场视察40分钟。国内外媒体对于这样的视察大都没有报道,特别是日本媒体,在这方面报道得非常少,认为这种视察的新闻价值不大。

   国外的赌场并非像东亚某些国家找个偏僻的山沟,约上几个人,到那里去堵上一把。美国、中国澳门的赌场,首先是金碧辉煌,和高级酒店、美食、情色服务等等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日本很多媒体把这样有赌场、提供美食、购物甚至色情服务的场所称之为“综合型休闲设施”。

   新加坡的综合型休闲设施已经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在特别缺少经济发展对策的时候,安倍参观完新加坡的相关设施后,路透社有个简短的报道,说“安倍首先认为,综合型休闲设施今后应该能够成为日本经济增长的一个支柱”(5月30日,路透社报道,31日翻译成日文后,日本网络也有转载)。

   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经营赌场的“金沙海湾公司”,这些年总的效益并不是很好,自从移师新加坡后,发现了亚洲大油田,赚得盆满钵满。

   参观完赌场后,从路透社的报道看,安倍非常地满意,立即要随行的官员考虑在日本也建设相关的设施。安倍比普通日本人更知道拔金科还不能和真正的赌场比,首先在拔金科玩上一天,输赢都非常有限,到了赌场才能看到什么是赌。拔金科首先算不上高雅,环境极为嘈杂,如果有赌场在的话,拔金科也就是个小儿科。

   到2020年东京召开奥运会的时候,该有最现代的赌场在日本同时出现,让外国游客好好享用日本的赌场,对日本感兴趣,把货币主动留下来。不可能让欧美中国的客人去拔金科,现在去日本旅游的外国人,已经在2014年要超过1000万人,但肯去拔金科的外国人恐怕1%也没有。到2020年,日本一年接待的外国观光客要达到2000万人,有赌场在,这些外国游客就会去逛。

拔金科培养的一大批政治家

   以安倍晋三首相对拔金科的理解,想象一个升级版的赌场,这并不难。

   不要以为拔金科算不上什么,可以说在日本看这个地方是否有人气,数数拔金科的数量就能知道几分。越是人多的地方,拔金科就越多,声势也越大。2013年版日本《度假白皮书》显示,这年拔金科及相关机械制造商等的总销售额有19万660亿日元(约1.2万亿元人民币),这个不是一个小数。

   “安倍首相是国会议员中最熟悉拔金科的人。”《选择》杂志说。

   拔金科也有自己的组织“拔金科连锁店协会”(PCSA),他们一直通过议员来为自己争取“信用及地位的提升”,很多议员是这个协会的“政治方面观察家”。我们可以查到的最新版本中,这样的观察家中有鸠山邦夫、野田圣子等大牌议员,自民党的议员有22人在这个议会里任观察家。

   如果上述协会名字中冠有拔金科,听起来不是很好,但和该协会关系紧密的“国际观光产业振兴议员联盟”,全体成员由国会议员组成,听起来就很好听了。但在日本国会内部,这么称议员联盟的话,没有人太知道是做什么的,但谈“赌场议员联盟”则无人不知,就是一个主张在日本建赌场的议员联盟。这个联盟的最高顾问中,就有安倍晋三的名字。

   从事过治安警察方面工作的人,如果竞选进入议会后,大都会和赌场议员联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过去监督赌场的人,当了国会议员后就会希望代表赌场、拔金科的利益、权益。

   “PCSA的大佬叫政治家出席他们的活动,就像叫出租车一样,这边放下电话,那边人都到了。”熟悉这个联盟的记者说。毕竟将近20万亿的资产在他们手中,拔金科支持谁,谁就能繁荣昌盛起来。

   “参院选举前,拔金科大佬亲自将5000万日元交给了安倍。”《选择》说。选举最缺的就是钱,如此大量的资金能送过来,安倍自然要为拔金科业界说话。

   现在拔金科想做的事是产业升级,从玩玩钢球,到真的能够轮盘赌,开设赌场,于是日本的议会中有了相关的议员联盟,有人专门为拔金科说话。

经济增长需要扩大赌博

   安倍经济学在过去600天中,能拿出促进消费、提升投资、加大出口的政策不多,经济增长一直是个很大的问题,今后赌场在日本出现后,随着大量外国游客进入日本,让日本代替拉斯维加斯、澳门及新加坡,成为世界最大的赌博圣地,在很多日本政治家眼里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日本人好赌的实在不多。”有不少日本学者在对比了日本人与其他国家的特点后,往往会这样说。但日本厚生劳动省在2014年8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给出了完全不同的一组数字。“日本人中成人总体的4.8%,男性的8.7%患有赌博依赖症。比世界大多数地方的比率都要高。”该报告称。相对来说,瑞士的比率为0.5%,美国的一些州为1.58%,中国香港为1.8%,均不能和日本比。

   推算一下的话,全日本有536万人赌瘾难禁。这还只是有拔金科等较为低级的赌博方式的情况下,日本人如此,如果有了更为豪华、高额的赌场,日本的赌瘾问题恐怕就会显现得更为严重。

   日本目前的情况是,个别政治家受到了拔金科等行业的资金支持,需要为他们说话。安倍经济学前景黯淡,找不到新的发展思路,把赌场罩上了“综合型休闲设施”后,便准备在秋季的政治舞台公开亮相了。安倍内阁在拿出综合型休闲设施的相关法律后,差不多就该寿终正寝了。

《中国经营报》2074期 2014.08.25

http://news.cb.com.cn/html/economy_9_19613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