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日新闻》的9・11,日本媒体的9・11

打印

   《朝日新闻》的沦陷根本上讲来自安倍本人及其支持者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来自该报的日本同行,这些同行与该报政见相左,又要抢人家的读者市场,于是就利用人家的困境踩一脚。这一切导致日本媒体自由主义立场的丧失,并造成了日本舆论环境的恶化。

   "本周我们会有机会和中国外交部沟通,我们要强调说明,《朝日新闻》对慰安妇问题的立场没有改变。" 一位《朝日新闻》人士周二这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笔者9日到日本后,先去买了能买的报纸杂志。见新潮周刊、《文春周刊》等日本销量最大的周刊杂志,和《读卖新闻》《产经新闻》等保守报纸正掀起狂澜,批评《朝日新闻》在三十年前的从军慰安妇问题的报道,还批评该报核电问题的报道,特别是今年该报的独家新闻"东电核电厂员工违反命令,向后撤退"的报道上"造假"的报道。

   尽管来日本前,在中国国内看到了一些报道,但没有想到现在日本各家媒体在对《朝日新闻》的批评,简直让人觉得像是回到了二战前,媒体变得只有一个声音,每家都是那么同仇敌忾。安倍9月14日在NHK说:任何与政府公开言论有所不同的声音,都有可能"给日本外交带来巨大困难"。

朝日自爆:两个"吉田"

   《朝日新闻》关于慰安妇和福岛核电事故的报道有不真实和表述不够准确的问题,这反映了媒体报道必须求真、求实的理念在日本已经深入人心。

   引爆自己身上背着的炸弹,在日本称"自爆"。

   让《朝日新闻》自爆的炸弹有两个:一个是自称作家的吉田清治(1913-2000年)在1983年出版的《我的战争犯罪》。吉田清治在书中谈的他曾自己亲自去朝鲜半岛强征当地女子去当从军慰安妇一事,在90年代人们已经知道是吉田杜撰出来的故事。日本史学家、记者等在读了他写作的《我的战争犯罪》之后,反复核实过书中提到的强征的人数、人名、地点等等,吉田的回答矛盾百出。《朝日新闻》的记者30年前曾前后十余次采访过吉田清治。进入21世纪后,《产经新闻》多次谈过《朝日新闻》在吉田证言的报道上,属于"误报",强烈要求朝日出面更正。按照日本媒体的观点:《朝日新闻》在吉田有生之年,明知该书籍是杜撰的,却未刊登更正说明。

   还有一颗炸弹是《吉田调查书》,这是日本政府的绝密文件。福岛核电事故后,对整个事故的处理过程,日本政府对重要人物做过调查。吉田昌郎(1955‐2013)作为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厂长,详细回答了整个处理过程的情况。2014年5月20日,《朝日新闻》获得了该调查记录,在报纸上做了详细报道,称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员工不听命令,自作主张撤退到了10公里之外的第二核电站"。

   8月,《产经新闻》反复刊出文章说朝日报道有误。说吉田厂长当时谈到员工的"撤退",但他理解的这种撤退,而不是临阵逃亡。产经说得非常坚决,不容置疑。

   "我们报社从事政治报道的记者阿比留(Abiru Rui),也拿到了《吉田调查书》,而且是全文。他拿到后第一件事是复印了几份,交给报社的数个部门,让大家知道了调查书的全部内容。"一位在产经新闻政治部工作过的记者对笔者说。

   笔者在各类采访现场曾经几次见过阿比留记者,他与安倍晋三首相的关系非同小可。2007年安倍首相因为肚子疼,宣布不能继续做首相的时候,当着所有记者的面,流下遗憾眼泪的正是这位记者。在日本在2013年公布了保密法之后,《产经新闻》能拿到400页的绝密调查报告,不仅没有被日本安全局盯上,而且让《产经新闻》对朝日的攻击变得证据确凿了。

   《朝日新闻》这次的报道有不够全面的问题,在北京的《朝日新闻》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属于"表述不够准确"。这反映了媒体报道必须求真、求实的理念在日本已经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