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扩大防卫合作,重在宇宙空间及网络领域

打印

   8日晚,日美发布了《重新审视日美防卫指针》(中间报告)。这次对1978年制定的两国防卫指针做了重要的修改,虽然中间报告在日美两国还不具有法律权利及义务,但修改幅度之大需要我们关切。

   1978年日美防卫协议中规定的地理限制,在本次中间报告中已经消失,日本具有了去世界任何地方协助美国参加战争的权利,这暗合了2014年7月1日安倍内阁通过对日本宪法作出新解释,而获得的出兵海外作战的意图。现代战争,宇宙空间及网络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为重要,情报的收集、传递、运用对战争结果的影响十分重大。日美在宇宙及网络上的合作,也具有了更为实战的意义。

   日美为何重新审视日美防卫指针?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在10月8日晚给出的解释是,"本次新指针的中间报告,尽管没有直接指名道姓地说中国,但对中国威胁的危机感刻画得入木三分。"尽管日美防卫指针说的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两国军事合作,但部分日本媒体却只谈日美在军事上强化了与中国的对峙,在报道上迎合了日本国内的厌华情绪。

日美军事目标及合作范围的转变

   1978年日美开始制定防卫合作指针时,主要的军事目标为前苏联。二战以后,苏联对日本并没有领土要求,但在东西方对峙的年代,日美军事同盟需要一个假想敌,这时的苏联自然成了他们的军事行动对象。

   苏联崩溃后,日美军事同盟失去了存在意义,日本媒体开始拼命炒作朝鲜威胁。朝鲜人口只有日本的1/5,人均GDP为日本的1/83,军事力量完全不能和日本同日而语,而且两国在地理上隔着韩国。日本不对朝鲜发动军事攻击,朝鲜才能勉强维持。稍微有一点世界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日本在战前奴役过朝鲜半岛,而没有发生过朝鲜半岛奴役日本列岛的情况。鼓吹朝鲜威胁论,在日本很难站住脚。但为了维持日美军事同盟,日本必须炒作朝鲜威胁,虽然这种威胁论没有任何历史根据,不是客观存在。

   也只有到了近年日本右翼势力挑起中日间的领土纷争后,《产经新闻》等日本媒体图穷匕见,直接主张日美军事同盟的矛头应该指向中国。

   日美防卫合作原本对日本状态有详细的规定,分"平时"、"有事"(日本称"战时"为"有事")及相当于两者之间的"周边事态"(和日本周边国家发生摩擦,尚未正式发动战争的时间段)。从本次中间报告看,平时、周边事态及有事三个阶段已经取消,日美有了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进行军事合作的权利,这种权利在中间报告中称之为"无缝对接"。

   中间报告谈到了在宇宙及网络方面的日美军事合作。从美国特工斯诺登披露的内幕看,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窥视者、最大的网络攻击人。日美进一步加强在宇宙及网络方面的合作,有着在和平时期进行情报收集分析,战时先发制人,致敌于死地的作用。

   重新设置假想敌,在宇宙及网络上的深度合作,是本次中间报告的最大变化。

   现代战争最需要的是情报,特别是通过卫星、设在海底的观察站,测算哪里的机场起飞多少飞机,港口有哪些舰艇,这些飞机、舰艇何时到达某地,需要派多少战机拦截等等。因此,日美在情报上的合作,对他们来说更具有现实意义,也是日本特别能发挥其工业产业优势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