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萩市建筑:传统四百年不变

打印

   "我认为萩市四百余年来,建造每座建筑都像盖寺院一样,要求建筑本身与寺院能够保持和谐,房屋能够永久使用。"金子说。金子是金子信建筑事务所的老板。"除了上大学那几年,我一直在萩市,在这里,我用建筑来维护这座城市。"金子说。

   日本在自身现代化过程中对传统的保护是世界闻名的。对每一个刚到这里的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保存着大量优美、典雅、有着浓厚中国古代元素的日本传统建筑。不久前去日本访问,在山口县的萩市,笔者有机会实地体会了这种对传统建筑的保护。

精神力量影响建筑保护

   1996年,世界著名建筑家、城市建筑规划专家丹下健三为山口县萩市设计、建造了在我们看来非常摩登的山口县县立萩美术馆•浦上纪念馆。纪念馆只有两层,但在看过这里的浮世绘和以中国、朝鲜半岛的陶瓷为主要展品的东洋陶瓷馆后,如果在美术馆附近走走,人们会发现,大半个萩市,除了这座美术馆外,四百年来原汁原味的古建筑,依旧静静地横卧在周边:长长的白墙围起一座座武士大宅,庄严高大的寺院时时能传来报安的钟声,煞红的枫树下是被磨得发光的石块,僧人或赤脚或穿一双软底鞋,数百年如一日,从石板上面走过,无声地由僧房进入大殿。

   当金子信被选中设计山口县立萩美术馆的陶艺馆时,他同样首先选择了与美术馆相隔几公里的地方,其次他让陶艺馆与丹下风格迥然不同,从外表上看更像萩市普通的大屋顶建筑。

   在萩市转了一圈,发现最好的地段肯定有寺院,而每座寺庙历史都在一百年以上。几十家或者上百家寺院周边的住民,共同供养一座这样的寺庙。大的寺院过去由将军供养,但武士、普通市民也能去那里捐赠,并获得寺院的加持。

   寺院大殿成为精神及现实生活的最高境界后,不论从萩市外出后获得多么高的荣誉,赚取了多少金银财宝,也不论明治维新后,这里有多少人出使国外,去异地经商,他们回来后,从不会建造一所不同于寺院的住宅。伊藤博文、田中义一、山县有朋等出任过首相的当地籍人士,他们在萩市的居所,也还是沿用数百年来的建筑风格,不见有半点异变。

   中世纪以后,驻守在萩市的将军为毛利家族。毛利将军府的规模和市内的大寺院比起来,无论高度、占地面积均十分有限。特别是高度,绝对不能和寺院相比,显示出将军对佛法的尊敬。到近代以前,普通市民建设一座比寺院更为高大的建筑,更是想入非非了。这个传统,到了近现代被豪商、政界大佬继承了下来。

   说日本特别注重保护古建筑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里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寺院周边的住民共同为该寺院的施主,向寺院捐赠财物,也将家人的遗骨永远存放在寺院里。对寺院的崇敬,来自日常生活,自家的建筑物不可超越寺院,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识。这形成了一种精神力量的巨大影响力,单纯的国家政策是很难做到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