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的胜负手在"外部"

打印

   北京时间10月30日凌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发表声明称,在10月份完成最后一轮150亿美元购债活动后,将不再进行此类活动,这意味着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历时6年,先后三轮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正式宣告结束。QE3的彻底终结,基本表明美国持续5年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正式进入转轨阶段,未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进入正常化。

   第二天(10月31日),在东京日本桥的日本央行----日本银行,9名政策委员汇聚一堂,开始讨论该如何制定日本金融政策。这9名委员,分别是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两名副行长及6名审议委员。谁都知道,黑田是安倍晋三眼中的大红人,他有丰富的金融知识,但最近这两年已经基本上不考虑央行独立性,在经济政策上乏善可陈的安倍首相的意志,便是黑田的主张。

   美国金融政策发生了重要变化,日本央行推行的超级宽松金融政策,从结果上看,已经带来了股价的飙升,同时让日元汇率大幅度下滑,就连日本经济界也在最近开始谈日元贬值太快等不良影响。现在是调整金融政策的时候了。

   "花两年时间,让通胀回到2%",这是安倍内阁,也是黑田央行追求的物价目标。超级宽松金融政策,在股价、汇率的变化之外,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通胀,在两年就要过去的时候,人们发现通胀目标并没有实现,但民众生活开始明显拮据,太多的人从对安倍内阁的巨大期待,转为对现实生活的叫苦不迭。在日本央行内部,希望和美国一样收起超级宽松金融政策的人一天天多了起来。

   "进一步实行超级宽松的金融政策。"黑田不仅一点没有收紧的想法,反而做出了这样的提议。顿时,审议委员中有人表示强烈反对,让此次会议难以拿出一个结论。

   最后用举手表决的方式对黑田提议做出决断。黑田等5人表示支持,另外4人表示反对。进一步推行超级宽松的金融政策,在这天成为央行的重要决定。日本央行也只有在意见难以统一的时候,才用表决来决定某项政策。这4比4的表决结果,实际上等于让黑田一人做出金融政策的决定。

2%在日本是个难以实现的通胀目标

   在过去的20年中,日本遭遇了通货紧缩、日元升值、产业空洞化、技术革新停滞、人口老龄化等一系列问题。

   对于外交、军事、历史等问题,安倍晋三经常语惊四座,但在经济问题上,平日谈及甚少,日本不少媒体认为,安倍基本上对经济问题没有兴趣。但安倍政权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经济问题,他本人更需要有一个口号,能让选民觉得他很重视经济,会为日本发展经济做出重大抉择。

   一个比较容易让人理解的数值便是股价、汇率。日本电视、报纸天天都在报道相关数据,似乎股市上去了,日元贬值了,经济上的问题就能立即解决。安倍、黑田提出的2%的通胀率,十分简要地规定了行动目标,这个目标实现了,就是安倍内阁在经济上为日本做出了巨大贡献。

   到11月6日,日本平均股价已经上升到了16792点,安倍上台不到两年,股价基本上实现了翻番。日元与美元的汇率为114日元兑1美元,和安倍刚刚执政时的76日元比,也快要贬值一半了。"降到120日元的可能性很大。"不止一位金融方面的日本专业人士这样对笔者说。

   在股价、汇率出现如此重大变化的时候,唯一让安倍内阁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通胀一直没有跟上来。

   当然,在日本生活已经能够非常明显地感到通胀的存在了。不用说电费、交通费等看得见的涨价,去超市听听普通市民对商家的抱怨,也能知道几分。

   "奶酪的价格没变,但比过去可小得太多了。"主妇们抱怨说。厂家、商家通过减少商品供应量来维持价格,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奥秘。从4月开始提升了3%的消费税税率,但涨价范围可不是3%,给人的感觉是,这些年物价没人敢动,现在商家终于有了涨价的天机。

   在加油站,看看只涨不跌的汽油价格,开车的人没有好心情。国际原油价格差不多是这十几年最低的,但日本的汽油价格却很少有下调的时候。日元汇率的贬值,让进口商、炼油厂家、汽油卖家、汽车使用者的日子都很不好过。

   不过,2%的通胀目标,和奶酪等食品,以及因为进口价格的上升而带来的商品价格提升并无直接的关系。安倍内阁的通胀目标是刨去这些因素后的通胀。结果是不该有的涨价在日本出现了,期盼的通胀却远没有到来。

   日本央行在10月31日发表了《经济•物价形势的展望》(展望报告),从这份报告公布的数字看,超宽松的金融政策不会让2014年、2015年消费者物价指数(生鲜食品除外)发生上涨。在今年7月,央行曾经展望过物价的上升,但现在又消失了。

   "到2015年能够实现1.7%的通胀率。"展望报告中明确写道。但这和2%有差距。庆应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小幡绩认为,"物价已经很难上升了。"

   超发货币,按说会带来通胀。日本央行行长等人,一直认为通缩通胀都是一种货币现象,钱发多了,钱就不值钱了,换句话说,物价就会上去了。但是在伊藤忠金融公司做过总裁的石田护先生对笔者说:"日本国民的收入没有什么增加,日本企业这些年没有进行设备投资, 今后投资的可能性不大。货币量记在央行的账上,纸币存在银行的金库里,通胀怎么可能出现?"这不是石田刚刚发现的现象,记得几年前看电视时,石田作为企业里直接负责金融问题的专业人士,在国会听证会上,也是这么说的。几年过去了,石田的观点没有一点变化。

   今年,或者今后几年,2%的通胀率,在没有涨薪、没有设备投资的情况下,对日本来说是一个很难实现的金融目标。在这个目标不能实现的时候,最简单的表现安倍经济政策获得巨大成果的数值也就是平均股价、汇率了。

   "用不了太多的时间,股价、汇率都会走过峰值,成为一路狂降的过山车。"在一家日本大报做过社论委员的横堀克己先生对笔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