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众议院,日本政治有多脆弱?

打印

   今天,11月21日,日本将解散众议院。紧接着在12月2日正式进入选举拉票活动阶段,14日投票,投票当晚公布选举结果。

   国内不少媒体评论称,安倍经济学的破灭让安倍晋三首相不得不解散议院。这种说法与日本实际情况所去甚远。安倍经济学虽不成功,但也算不上失败。至少这些年阻碍日本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的日元汇率过高问题,在安倍任首相期间已经解决。

   日元在过去两年内从1美元兑换76日元,下滑到了118日元,缩水55%。日本股市多年不振,安倍2012年12月26日上台,上台前的25日,日本股价刚好超过1万点,但2014年11月20日的股价为1万7340点上下,上涨了70%。从汇率及股价看,安倍经济学的失败导致安倍不得不解散众议院的说法,值得商榷。

   所以,安倍解散众议院得寻找其他原因。

   18日,安倍晋三在官邸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21日解散众议院并提前举行大选,消费税10%增税也将往后延期18个月。

   安倍个人一直希望能够建设一个长期政权。现在解散议会,大选获胜后,将再度获得4年的执政权,这次解散无非是为了安倍个人的一点利益。持此说法的日本媒体、在野党不少,听起来也很有道理。

   但干完本届之前解散议会,安倍能再干6年,到那个时候,东京正好在开奥运会。申奥是安倍在职期间获得成功的,安倍个人也十分愿意干8年首相。但自民党总裁通常只能干两届,每届两年。日本执政党党首通常就是内阁首相。不改变党的习惯性原则,在已经做了两年半自民党总裁的情况下,安倍今后最多能再做1年半首相,想干4年,从制度上看非常的困难。

   那么安倍解散议会的原因是什么?这样的解散能给自民党带来什么?从本次解散,我们能看到日本议会体制的哪些特点?这些也许是我们最值得讨论的问题。

为拖延提税解散议会?

   在18日晚宣布将在21日解散众议院的时候,安倍说:"消费税的提升将延缓18个月,我们在推进经济政策、增长战略,今后该如何继续向前推进,我希望获得国民的支持。"表面上看,是在消费税税率的提升问题上,执政党、内阁、首相想要问信于民。

   在重大问题上出现争论,内阁意见难以获得议会通过,舆论对争议话题也无法达成统一的时候,日本曾经有解散议会,通过选举让大多数人的意见成为国家政策的先例。比如2005年,当时的小泉纯一郎首相,认为邮政改革是日本需要最先改革的内容,没有邮政改革,国家经济就会搞不下去。当然日本的邮政不足以左右国民经济,以邮政改革来改变社会,显然是缘木求鱼,便是在执政党内部也难以获得议员们的同意。小泉解散议会,通过重新选举来推行了自己的改革。

   安倍在解散内阁问题上,迈出了更大一步。事实上,在野党、舆论并未对推延提升消费税的时间提出太多反对意见,整个日本社会完全能够理解在2014年4月提税后,经济连续失落,今后缓一口气,到2016年4月再度提税无可厚非。这基本上是日本整个社会的共识,拿消费税问题当托辞,解散议会,显然极度缺少说服力。12月2日开始的选举运动,消费税提税问题,不可能成为选举的争论焦点。